当前:首页>>学术研究>>追随徐福东渡行—东巡散记(上)
追随徐福东渡行—东巡散记(上)
作者:曲玉维  上传于:2005/4/29
 
  茫茫大海并非世界的尽头,最先证实这一点的是龙口人——徐福。公元前209年秦始皇派遣徐福乘楼船入海求仙,徐福船队经韩国抵达东瀛,不仅揭开了中国历史上对外交流的第一页,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人的胆识和气魄。
  公元前219—209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5次出巡中曾4次东巡。北至河北省秦皇岛市,南至浙江省岱山县,在秦始皇东巡东海的路线图中很多地方传承着徐福率童男童女东渡的故事,如今这些地方的地方史志爱好者纷纷成立了研究徐福而不是研究秦始皇的民间组织。自1998年底我加入到徐福文化研究交流工作者队伍中来后,坚持每年走访一两个兄弟徐福研究组织。每每走访之后我都会发现,凡是沿海有秦始皇东巡遗迹的地方都会有方士徐福的踪影,这是因为秦始皇东巡与徐福东渡是因果关系,东巡促成了东渡,恰好说明了公元前219年—209年的10年内,秦始皇为了“东抚东土”以求长生不老药之名不惜人财物力4次东巡,徐福为选择“入海求仙人”的最佳入海地点和季节也曾追随秦始皇遍访秦帝国海疆,做了大量而又充分的准备工作,无论是《史记》明确记载的两次或三次出海记录之外,一定还有多次多处启航探海的经历。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秦始皇的支持,李斯或某位大臣的经办,东渡之谜的彻底解开有待史料研究和出土文物的双重证据,而一手的史料则有待于秦始皇陵墓的发掘,一切真相将大白于天下。目前,最有力的史料莫过于鲁迅称之为“无韵之离骚,千古之绝唱”的伟大信史《史记》,再辅之以各代史料、各地方史志资料。因而与左右商定多以《史记》原文为题的本篇题目以《东巡散记》为好,与2002年完稿的《东瀛散记》、2003年完稿的《西归散记》以及将来有机会访问日本历史上另一个徐福重要活动地佐贺之后要完成的《东瀛·九州散记》,共同组成《追随徐福东渡行》全篇,以飨读者。  
“过黄月垂”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始皇东行郡县 …… 过黄
月垂”,其行程先后顺序:先上邹峄山,再登泰山;然后沿渤海到达黄、月垂 、成山、芝罘,再南行至琅琊;在琅琊留住三个月,作了琅琊台,徐福正式上书并同意其组团入海求仙。《史记》字面记载是“立石,封禅,祠祀”,“颂秦德,明德意”,其目的不外乎显其神威,以服海内,展其雄图,巩固其统治。潜心研究秦始皇第二次出巡、首次东巡的行程安排,秦始皇是做了一番精心安排的,是有特别的寓意在其中:一是祭祀“齐国八神主”,行程中明确记载过往五地有神主,地主——泰山、月主——龙口、阳主——芝罘、日主——成山、四时主——琅琊。追索八主历史很久远,至少在上古时代就有,是古代人自然崇拜的产物,除兵主祭祀炎帝,因齐国是炎帝后裔所建,其余七主全是自然崇拜。也有说姜太公作八主,因为八主祭祀地都在齐地。其余三主:阴主——莱州三山、兵主——东平、天主——临淄,也在秦始皇东巡路线图内,只是没有记载。二是富庶的齐地周临大海,秦始皇灭齐后曾将齐地富商西迁,加之他早已接受驺衍的“大九州”说,统一海内的秦始皇非常渴望海外世界,海外“三神山”更有“仙人”居住,有长生不老之药,正中始皇下怀。这应当是秦始皇急急东巡的真实原因。  莱山,古称之莱山,海拔619米,在龙口市(原黄县,1986年改龙口市)东南,古时曾与泰山、华山齐名,是全国唯一祭祀月亮的地方,八神中的第六位,姜太公、汉武帝、汉宣帝、唐太宗都曾祭祀过月主。据《史记》、《汉书》和地方史乘记载,秦始皇4次东巡3次过黄县曾2次登临莱山祭祀月主,并给了秦齐郡黄县徐乡著名方士徐福以接近的机会,在月主祠和月主行宫,作为地方名流,秦始皇接见了徐福,因为《史记·封禅书》中说:“自齐威、宣之时,驺子之徒论著始终五德之运,及秦帝而齐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秦始皇与徐福是一个想求,一个能求,一拍即合,当下命徐福随驾东巡,南至琅琊筑台上书,正式领命出海。乾隆版《黄县志》记有曾任过登、莱、青道台的沈廷芳《芝莱山》诗篇:“始皇祠八神,月主坛于此,雄图跨海表,求仙穷典祀。”
  秦始皇过黄月垂不仅仅是莱山祭祀月主的原因,还因为《汉书·主父偃》记载,秦始皇北伐匈奴,“使天下飞刍 粟,起于黄月垂、琅琊负海之郡,转运北河”。北河指今内蒙古澄口以下黄河段,当时征调军粮,从黄月垂琅琊起运,那时黄河从今天津入海,进入黄河,溯流而上,运抵北河一带防地,这是我国最早的海河联运军粮,可见黄月垂一带古时就有良港。古黄县绛水河畔有登瀛村,传说徐福东渡瀛洲时,就是在这集结各地征来的童男童女顺河北上,在黄河营古港启航出发的,至今登瀛村还留有登瀛门遗址纪念碑。
  秦始皇过黄月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看“海市蜃楼”,古黄县辖今蓬莱、长岛境,唐神龙三年(公元707年)析黄县置蓬莱县。《史记·封禅书》记载,三神山“在勃海中”。清人钱泳《覆园丛话》卷三“海市蜃楼”条说:“王仲瞿常言:‘始皇使徐福入海求神仙,终无有验。后游山东登州,见海市,始恍然曰:秦皇汉武俱为所惑者,乃此耳’。此言甚确。”
“穷成山”  
  秦始皇东巡队伍“过黄月垂”,直“穷成山”,尔后又折返“登之罘”。2003年7月16日,我曾陪同韩国西归浦市徐福协会徐福资料采集团,沿秦始皇这段行程也“东巡”了一次,从莱山月主祠下来赴蓬莱阁北望“三神山”,然后抵达荣成成山头,再折回芝罘岛。
  成山是日主祠所在地,1991年修复过的日主祠保存完好。日主祠碑记是这样写的:日主,古代八神之一,起于何时失考,但祭祀地点均在山东。日主,八神中的第七位,祠成山。盖因成山“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艺文类聚》引《三齐略记》记载秦始皇东巡至成山,嫌在成山头观日出仍然太远,想搭一座桥过海去看日出的地方。有一个神人想把石头赶下海去,为他造桥,石头走慢了,神人鞭石出血,变成七色。唐代诗人李白在他的《古风·第四十八》 中说:“秦皇按宝剑,赫怒震威神,逐日巡海右,驱石架沧津。”鲁迅《古小说钩沉》辑 《小说》中,也有秦始皇修石桥的记载。成山头古名召石山,山崖多豁裂,红碣石上多锈斑,伸入大海中。于是人们附会说,那是秦始皇修桥时,神人鞭石的痕迹。
  成山头现刻有“秦桥遗迹”碑和1984年秋胡耀邦同志题写的“天尽头”碑,相传李斯曾手书“天尽头”和“小东门”石刻早已无踪迹。在秦皇、汉武两组雕像前,我们与韩国朋友和陪同我们参观的荣成市文化局刘新立副局长、王鹏科长合影留念。我也不失时机地向刘局长建议成立徐福研究组织,联合开发秦始皇东巡、徐福东渡旅游资源的想法,刘局长连连点头。参观了秦皇庙、汉武观日图后,刘局长又引我们去参观附近居民的海草屋,荣成近海盛产海草,古时居民多打海草筑屋顶,冬暖夏凉,百年不烂,至今好多居民仍保留或新筑草屋,不失为荣成的一道亮丽风景,不知当年秦皇“穷成山”和二返成山寻“射大鱼”时也曾享用过?
  到了荣成,法华院不可不去,因为韩国朋友到龙口来都曾要求去赤山法华院,原来法华院为新罗人张保皋始建。张保皋曾入唐在徐州军中任小将,后回国任清海镇大使、清海将军,一生在开拓中日韩三国海上运输事业卓有成效。1989年5月1日重修法华院后,在院东莲花顶上建立了张保皋纪念塔,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题写塔名。日本“慈觉大师”圆仁和尚公元838年随“遣唐使”入唐求法,第二年由扬州回国途中9船同行行至大珠山海中相失,圆仁所在2号船,雾中漂落一个月入住法华院继续入唐求法,回国后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日本学者称之为“东洋至宝”,世界文化史上将其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的《东方风闻录》一起称为“东方三大旅行记”
  圆仁在《入唐记》中也记叙了一段秦始皇东巡故事。“秦始皇于海上修桥”,“于此山(青山)向东见蓬莱山、瀛山、胡山……”
  中国与日本、韩国“一衣带水”,而地处荣成的成山头,恰好是“一衣带水”的端点,烟台距韩国仁川273海里,距日本长崎540海里,这么有优势的地缘、血缘、文化缘,三方互动,相得益彰,尤以徐福文化缘意义深远而重大。
“登   之   罘”
     烟台北海中横亘着风景秀丽的芝罘岛,当地人称为北岛。它三面环海,一径连陆,形似“灵芝”,是中国最大的陆连岛。芝罘岛以古之罘山而得名,之前曾称转附,为中国6大古港之一。之罘山海拔294.1米,全岛东面长9.2公里,面积11.5平方公里。
  “六国毕,四海一”,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曾3次东巡之罘,在之罘岛留下许多珍贵遗迹。公元219年,为歌功颂德,入海求仙,一登之罘山,时年40岁的秦始皇年轻气盛、意气风发。公元前218年,时年41岁,“时在中春,阳和方起”,“巡登之罘,临照于海”,尽管秦始皇“至阳武博浪沙中,为盗所惊”,但仍不为所动,继续东巡,“望之罘,刻石”,在之罘遂有《之罘刻石》、《东观刻石》留于后世,其碑文皆载于《史记》中。秦始皇4次东巡7次刻石表功,5块刻石在山东,之罘就占了2块。如今2块刻石均已不存,甚为憾事。那么为什么秦始皇仅隔一年就二次东巡,直奔之罘呢,恐与头年派出的徐福入海船队有关,是否行前有过约定呢?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二次东巡只有40字的约略记载,表明这次东巡对秦始皇来说没有什么好消息,不值得大书特书。他却不厌其烦地记录了之罘刻石的长篇铭文。三登之罘是公元前209年,时年50岁。长达10年的期盼与等待,用“望眼欲穿”来形容可能也不为过,10年的皇宫生活,秦始皇已经苍老与憔悴,但对徐福仍一往情深,言听计从,这时的他对徐福的厚望可能已经从东海探“大九州”转移到“求仙人”长生不老之术上来了,或许两者并重。而徐福10年入海求仙不得,恐受怪罪,花了这么多钱,还没办成事,内心深处必然诚惶诚恐。“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秦始皇深信不疑,当即随徐福入海,从琅琊沿岸巡海至成山,未见有鲛可射,西行来到之罘山,“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秦始皇亲自为徐福东渡扫除了障碍,徐福已无话可说,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秦始皇放心西去,徐福再次扬帆起航东渡。按逻辑推理,徐福东渡成功的这一次应当在黄月垂海域启航,一是因为这是循岛而行的最佳路线,这是许多航海史专家的观点;二是因古黄县是最近的出发点,黄河营古港首当其冲,徐福不会舍近求远,再从半岛以南或其它什么地方启航。至于徐福东渡成功,“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更宽容一点分析徐福因秦始皇病死沙丘,失去了皇权的有利支持,赵高把持秦政,李斯于公元前208年7月被腰斩于咸阳市中,国内政治局势动荡,实质上已彻底割断了徐福回归之路。
  秦始皇的名字紧紧与芝罘岛连在一起。更有诗曰:“昔日始皇登归处,今日遗迹犹斑斑,历史一去不复返,大浪滔滔空悠悠”。如今芝罘人在已有秦始皇射鲛图的基础上,在同三高速入口处,又树立了秦始皇射鲛大型石雕。曾在龙口任职参与徐福故里文化节的芝罘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张丽敏,芝罘岛镇孙亮副书记热情接待了我们,并陪同我们参观齐八神中排5位的阳主庙,对开展徐福研究,芝罘更有优势和条件,他们充满了信心。前年日本有学者提出18条徐福东渡学术问题,其中关心秦始皇射鲛用的“连弩”是什么样子,这个题目芝罘岛人研究似乎更有发言权,于是我便把这个题目交给了他们。他们告诉我,在2002年4月19日由烟台市政府同意、烟台史志办在《烟台日报》推选的“八八系列”烟台地方史料精华项目投票中,秦始皇三登之罘岛和徐福东渡列“八大历史事件”前2位。
  朝代更迭,汉代秦,汉武追随秦皇的脚步,也4次东巡之罘,以至于600年后的唐太宗到之罘、碣石“披禁眺沧海,凭轼玩春芳”时在他的《春日观海》中写下“之罘思汉帝,碣石想秦皇”的著名诗句,睹物怀古,唐太宗的确由感而发。  
“南  登  琅  琊”
  琅琊台,先有越王勾践夯筑,后有秦始皇再筑而成,海拔183.4米。琅琊台上,胶南人树立的14尊石雕,再现了齐方士徐福正式上书秦始皇,秦始皇准奏并遣其入海求仙人的庄严场面。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三十六郡,琅琊为其一,秦始皇曾三巡其地,史有记载:一次是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南登琅琊”一次是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遂之琅琊”;一次是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北至琅琊”(《史记·秦始皇本纪》)。这位千古一帝三次登临琅琊,主要办了6件事情:一是迁民3万户于琅琊台下,并免其12年的徭役;二是大兴土木,修筑琅琊台,以观海望日;三是于台下修筑“阔三四丈”的御路3条;四是刻石之碑,颂秦功业;五是祭祀“四时主”,为齐八神的第8位;六是筑台受书,正式拜将,命徐福率童男童女“入海求仙人”。其后秦二世、汉武帝、汉宣帝、汉明帝亦多次涉履琅琊。琅琊素有“秦之东门”之誉,因齐郡设在临淄,而琅琊郡则为秦最东边的郡治,故秦始皇3次登临琅琊,并在郡治筑台拜将,确在情理之中,琅琊又是秦始皇5次出巡呆得时间最长、心情最为愉悦的地方。秦始皇第一次在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主要是“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为了表示对神仙的虔诚,在斋堂岛上建斋堂,供其斋戒沐浴之用。又命侍从大臣如李斯等帮助徐福筹划出海事宜,征调数千童男女,准备楼船,调集粮草等入海必需品。在琅琊一心一意等了3个月之久,也不见徐福船队归来,朝政又不能长期无人主持,便打道回咸阳。第二年再来也没见徐福归来,秦始皇很是失望,也认为求仙人非一日之功,于是事隔9年之后,念念不忘入海求仙之事的他又一次从南方来到琅琊,听听徐福的说法,于是有了“大鲛鱼”的“诈”词,以至于调动秦始皇亲自下海追射大鱼。由此可见,琅琊应当有充分理由是徐福船队首次入海求仙人的启航地,同时又有充分理由说明琅琊不是徐福最后一次正式东渡并获成功的启航地。至于徐福是琅琊人一说争议较多,其依据是1980年版和1989年版《辞海》之说,恐不足为凭,最重要的根据司马迁《史记》明确记载“齐人徐福”,齐郡、齐国、齐地,琅琊只具备齐国、齐地两个条件,而最重要的秦之36郡,齐郡、琅琊郡是并列关系,而不是从属关系,史学界大部分专家学者认定同属齐郡、齐国、齐地的龙口市(原黄县)是徐福故里,加之元代于钦的《齐乘》记载:徐乡县“盖以徐福求仙而得名”之佐证。笔者2001年4月参加胶南纪念徐福东渡日本2211年庆典暨第三届徐福研讨会上曾发言,着重谈了关于徐福研究的共同目的:一是弘扬徐福文化,昭示后人发扬徐福精神,勇于探索,不畏艰难,做好本职工作;二是恢复徐福在中国对外交往史、世界航海史和探险史上应有的地位,大家携手拂去历史尘封。三是弘扬徐福文化,促进地方两个文明建设,这样徐福研究才有生命力;四是弘扬徐福文化,求同存异,共同开发徐福人文资源;五是建议胶南市改为琅琊或琅琊台市能更好带动徐福人文资源开发。这些都是胶南同仁王景东先生、韩明彦先生、匡焕学先生、徐研敏先生都能认同的。
  到了琅琊台不能不提及琅琊刻石,因其是中国最古刻石之一,秦刻石存字独多者,琅琊刻石真品残体现存中国历史博物馆,碑文计有13行86字。刻石文字系李斯手书小篆,苏轼曾说:“文字之工,世亦莫及”。现琅琊台两侧的刻石是1994年复制的,为熊伯齐先生篆书,分秦始皇《颂诗》和二世《诏书》两部分,共计447字。  
“游  碣  石”
  秦始皇第4次出巡第3次东巡,改变了东巡路线,到最北海边除齐方士外另一个方士集中地燕碣石。《史记·秦始皇本记》载:“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始皇之碣石,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史记·封禅书》记:“后三年,游碣石,考入海方士,”根据记载,秦始皇到碣石办了三件事:一是除齐方士外再命燕方士从燕地入海求仙;二是刻碣石门,秦始皇东巡共有峄山、泰山、琅琊、之罘、东观、会稽、碣石7处刻石,峄山等6处均为先立石后刻字,只有碣石是刻于“门”;碣石刻石特别记叙了此行的特别功绩是“环城郭,决通堤防”,即拆除全国修筑的旧城墙,挖掘打通各国的河流堤防,使道路畅通,河流通畅;三是“考”方士,这个“考”字可解释为考核、考察、考验等等。《集解》的解释为:“疑其诈,故考之,”“考其虚实也”。长达4年的齐方士求仙之路,结果总是一无所获,秦始皇换个地方考察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因为方士即“方术之士”,是战国晚期起源于齐燕两国滨海地区以探海求仙、炼丹能掌握长生不老之术的人。齐燕两国的滨海,举目无边,海天一色,能给人浩翰之暇想;而海市蜃楼的时而出现,又会让人追求世外桃园。因此方士的术说加之种种解释不透的自然现象,在齐燕两地民间的长期传说之中演绎成许多动人的神话故事,而方士则成为民间颇具影响的名士之流。然而换到燕地考察,仍没使秦始皇放弃对“入海求仙人”的追求与幻想。
  秦始皇在碣石东巡“考”方士,提及了卢生、韩终、侯公、石生的名,却未提徐福,据秦皇岛徐福研究会副会长孙志升先生和高知然先生研究说,徐福和其它方士一样,也是要来应“考”的,只是以前提及徐福,在好多地方伴驾名字可以省略。明万历年间山海关兵部分司主事邵逵在《秦皇岛》一诗中就提到“徐福楼船去不回,銮舆曾此驻丛台,”清初山海关通判陈天植也在《观海亭望秦皇岛》一诗写到:“秦皇漫设筹边计,徐福空谈寻药方,”都是把徐福与秦皇岛连在一起的。
  那么秦始皇碣石之行的结局如何呢?从秦始皇公元前215年碣石归来,一连4年未再出巡发生的大事来分析:一是卢生、韩终等人不是一去不返就是空手而还。卢生求仙不得,便通过献上伪造的鬼神图书,使秦始皇相信“真人”之说,不再自称“朕”,同时下令在咸阳之旁200里内,造宫殿270座,以甬道相联,用惟帐、钟鼓、美人充实其中,听任“真人”居住,如有人泄露“真人”行踪,则以死刑相处。卢生、侯生见状恐而惧之,谋划逃之夭夭,从此一去无踪影。二是因议论分封,持分封制观点的淳于越与持支持秦始皇郡县制观点的李斯唇枪舌战,秦始皇不赞成淳于越的分封观点,而命李斯起革《焚书令》,加上方士的不辞而别,使秦始皇恼羞成怒,迁怒于借以妖言惑乱百姓的儒生,于是先后坑杀儒生460人,“伏机”杀死儒生700余人。这就是秦史上著名的“焚书坑儒”。从此结束了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局面。三是卢生上奏的鬼神图书中有“亡秦者胡也”5字,秦始皇命蒙恬率30万大军北击胡人,以至于从黄月垂一带运输军粮,巩固北方边境。
  当我和徐福办的同志2004年4月中旬作为徐福故里龙口的代表首次访问当年唐太宗“碣石想秦皇”的秦皇岛时,成立于1995年10月的秦皇岛徐福研究会已历任三任会长,除了每年一届的望海大会,还举办过两次徐福研讨会,结集出版了《秦皇求仙·徐福东渡·秦皇岛》等两部论文集。投资2000多万元修复的秦皇求仙入海处雄伟居中,南有避暑圣地北戴河,北有“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秦皇岛徐福徐福研究会李书和、杨丙田、孙志升、胡金明等一批有思想、有主见的有志之士,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秦始皇名字命名的城市一定会把这个独有品牌经营好。
“上   会   稽”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时年50岁,他决定第五次出巡也是最后第四次东巡,这次陪同他巡行的官员有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右丞相冯去疾留守咸阳。秦始皇喜爱的少子胡亥请求随同巡游,得到了始皇的允许。
  十月癸丑日,咸阳已是一片深秋景致,虽说秋高气爽,季节宜人,但昼夜温差大,早晚时有寒气袭来。秦始皇选择这个时节出游,是因为他选定的路线是先南行再北上:先走陕南的蓝田、商南一线,出武关后,沿丹水、汉水一路前行,十一月时到达云梦(今湖南洞庭洞一带),于九疑山(又名苍梧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对虞舜行遥望而祭之礼。相传虞舜死后葬于此山,成为九疑山的山神。秦始皇由云梦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登庐山后,再乘船沿长江顺水而下,经过丹阳(今安徽当涂县东),走水路到达钱塘(今浙江杭州市)。原拟临浙江渡水登会稽山,由于“水波恶”不宜渡舟,只好西行120里从“狭中”(今浙江富阳县附近)渡江,才登上会稽山。
  会稽山在今浙江省中部,主峰在嵊县西北。相传大禹当年在这里在大会诸侯,始名“会稽”。相传秦始皇登此山以望南海,故又称秦望山。在会稽山,秦始皇命李斯撰文并手书刻石。《史记·秦始皇本纪·正义》解释说:“其碑见在会稽山上,其文及书皆李斯,其字四寸,画如小指,圆镌,今文字整顿,是小篆字”。会稽刻石,是秦始皇的第7块刻石,除了和前面6块刻石类似的歌功颂德的内容外,另有60个字是有关整顿风俗教化的内容。刻石之后,秦始皇还在江浙一带巡游了一些地方。
  在会稽山东北方向的慈溪市,1995年11月28日在慈溪市徐福研究会筹备小组多次对达蓬山和秦渡庵考察调研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徐福研究会。1994年,南依达蓬山、北临杭州湾的三北镇、龙山镇、范市镇相继成立徐福会。1999年5月23日,我和徐福办的郝慧民同志由苏州到达慈溪,时任慈溪市徐福研究会副会长陆军先生、秘书长朱冠璋先生接待了我们。在市徐福研究会,朱冠璋告诉我们:几年来,他们在徐福研究、宣传、徐福纪念设施建设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他也毫不掩饰研究徐福的目的,就是要搞好徐福文化旅游,发展地方经济。达蓬山和秦渡庵摩崖石刻是秦始皇在会稽山巡游的重要遗迹,也是徐福组织东渡的一个重要活动地,历史上也曾在此试探组织启航入海。秦渡庵画像石刻长3.5米,高1.2米,画面上端刻两条鲤鱼跳龙门,下有一座宝塔,左边刻有正在航行的船,船下波涛滚滚,船内有一孩童仰卧。船下方有僧人挑一对童男童女,白马过桥。最左边刻倒着骑鹿的徐福像。据考证,此为徐福东渡后的纪念作品。为此,旅游部门开辟了达蓬山旅游区,在达蓬山入口,三北镇投资41万建起了用石料192吨的“达蓬仙境”牌坊,还建起了求仙亭和徐福宾馆。由日本徐福歌剧作家田岛孝子捐资建设的徐福纪念馆已经完成主体工程,2000年已落成,由田岛孝子女士任馆长。2001年为纪念徐福纪念馆落成一周年,庆祝徐福小学开学典礼,日本三味线表演团一行9人在慈溪表演一周,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为徐福小学题写了校名。随之,慈溪也加大了对徐福研究和宣传力度,多次召开有关徐福东渡启航地论证的学术报告会,编写《达蓬之路》、《徐福与达蓬山》、《徐福东渡的故事》、《徐福东渡歌词集》等,邀请日本东京歌剧院演出歌舞剧《徐福传说》,由宁波方太集团出资编拍了28集电视连续剧《徐福东渡传奇》。
  当我2002年11月在日本和2004年5月18日在龙口市第六届徐福故里文化节暨经贸洽谈会两度见到田岛孝子女士时,对这位对传播国际徐福文化不遗余力的长者充满了崇敬之情,并在接待中尽力安排好她的行程。
海  上  岱  山
  岱,泰山的别称。也叫岱宗,岱岳。唐代诗人杜甫曾有《望岳》著名诗句曰:“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末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黄县(今龙口市)盛传松岚田乐善著邑乘小说《海岱风云》。1957年6月,黄县撤区始设海岱乡,驻地在海岱仲家,后沿革海岱公社、海岱镇。
  自从事徐福文化工作以来,开始注意舟山群岛中有个徐福文化传承地岱山县。2003年7月原本计划召开徐福东渡国际文化节的岱山和龙口第五届徐福故里文化节一起被SARS,不得不推迟到2004年举办。7月 7日,作为特邀嘉宾,我和徐福办的赵兴亮同志同赴岱山。此赴岱山,携300余份书籍、刊物、折页,几经周转,鞍马劳顿,辛苦之至,但却苦中取甜,见百余名新朋老友,诸如王金林先生、耿升先生、刘毅先生、世本直卫先生、田岛孝子女士、逵志保女士及河北千童会、盐山千童会、琅琊徐福会、黄岛徐福会、连云港徐福会、赣榆徐福会、苏州徐福会、慈溪徐福会、三北镇徐福会、临川徐福会、日本佐贺徐福会、日本神奈川徐福会、日本八女市徐福会、台湾徐氏宗亲会等,当然还有比我们更辛苦的主办者岱山徐福会的朋友。曾到龙口参加第六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的岱山徐福会秘书长宓位玉送行时对我说:岱山之行,收获如何?答曰:海上岱山,收获颇丰!
  岱山位于舟山群岛中部,是我国12个海岛县之一,由404个岛屿组成,岱山岛119.3平方公里,为全国第五大岛。1953年4月设立岱山县,属舟山专区。但岱山历史上却有“蓬莱仙岛”之称,唐开元年间(公元738年)至明洪武 年间(公元1386年),清康熙至光绪年间,曾在岱山境内设蓬莱乡,岱山本岛原名蓬莱山,与秦始皇派方士徐福求仙相缘,宋乾道《四明图经·昌国县》记载:“蓬莱山在县东北四百五十里,四面大洋,耆老相传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入海求神仙灵药,尝至此”。登高山之巅的徐福广场,400余个岛屿,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好似馒头状地漂流座落在碧波万顷的东海之中,与杜甫“一览众山小”的山上观山不同,海山岱山构筑了岱山的独特景观。由于岱山乃至舟山群岛地处长江口南端和杭州湾外缘,滚滚长江水和滔滔钱塘江把舟山近海染得一片浑黄,真是比黄海还黄,这是行前我怎么也没想到的。同行的浙江海运职业学院副教授朱颖告诉我:所以这里的鱼饵料丰富,海产品味道鲜美,舟山是全国第一大渔场呀!我答曰:我们的渤海是水至清则无鱼啦!周围的人付之一笑。如果把岱山和慈溪的徐福文化传承联系起来看,两地是有必然联系的:从岱山西行40余海里,便是慈溪境地,慈溪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是全国为数不多的因淤泥冲积土地在增长的地方,当地称“唐涂宋地”,其达蓬山历史上宋代之前像岱山一样是海山,会后陪我登达蓬山的三北镇徐福会戴志明告诉我:达蓬山过去叫香山,秦始皇和徐福一行来此寻仙之后更名为达蓬山,意思是从这里可以到达蓬莱。达蓬山地质构造很是特殊,整块的巨石一层一层由碎圆石构成,好像冲积而成,我还拍到巨石的一层中夹有许多圆贝壳,这更加证实了这曾是海中之山。浙江的许多学者包括慈溪、岱山、舟山的徐福研究工作者认为:秦始皇一行到会稽山祭祀大禹陵后到达蓬山、蓬莱山求仙,徐福船队曾在达蓬山、蓬莱山集结顺海漂流启航。
  岱山的同仁在隆重的开幕式后还安排来宾分乘仿古的“绿眉毛”徐福东渡船和兰秀轮海上东渡漂流启航,这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安排,大会发给每人一个矿泉水塑料瓶改制的“中国(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节·漂流纪念2004.7”字样的漂流瓶,我又用空水瓶塞进一张名片投入漂流。7月8日上午10时30分,寄托着人们对徐福的景仰、徐福东渡漂流的认证和未来美好生活向往的漂流瓶投放在长涂岛海域,随波漂流。这里是最佳漂流地,但愿我的两个漂流瓶一个能漂到韩国济州岛西归浦市,一个能漂流到日本新宫市,以大海为邮递传接到那里我的老朋友手中!
  漂流仪式结束后,我们乘座的船也到达秀山岛,这里是文化节的重头戏——中国(岱山)徐福文化国际研讨会的场所。简短的开场白后,来自日本、韩国、中国的代表依次发表学术观点。我是第11位发言者,为了节省时间,我用了5分钟:一是介绍文化部社团办在河北南戴河举办社团负责人培训班的情况。二是介绍第六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的情况。三是论文要点,重新归纳在日本、韩国参加国际研讨会的观点,即徐福不仅是中国的,不仅是东亚的,更是世界的;徐福不仅是文化的,不仅是经济的,更是旅游的;与哥伦布相比,徐福不仅在时间上、形式上,而且在胆识上、精神上,哥伦布遥不可比,徐福才是世界上最早的航海家、探险家,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乃至东方人要联合起来,把徐福推向世界!中国日本史学会副会长、博导刘毅博士在大会点评总结时还提到并认同我的这一学术观点。这次研讨会大家对徐福研究的求同存异、徐福作为文化现象研究、徐福精神的研究等形成了共识,有的学者如浙江的周乃复先生提出各学科的研究者返回各自学科领域进行研究,引领学科对徐福进行广泛而深入的研究,避免孤军研究徐福。各地徐福研究会在席间、行间、晚间交流时,还提出要组织一次类似日本2002年日中韩三国飞行研讨会的活动,连云港徐福会副会长张良群先生主动提出龙口和连云港是否牵头联办一次活动等等。在舟山广播电视总台广播新闻部、电视新闻部对我的采访中,我也反复阐明了徐福文化研究交流联合起来、求同存异、共同开发旅游的观点。在去舟山的船上,舟山市普陀区史志办副主任邬永昌先生向我提议,你们徐福研究会是否联合山东、江苏、河北、浙江、江西各地徐福组织把徐福文化遗产作为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申报?我说:这个题目你是首倡者,徐福是国际人文资源,应当中国、日本、韩国联手来做更有意义,申报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岱山徐福研究会副会长、县旅游局长陶和平先生是由政协文史委主任一直从事徐福研究而转任旅游局长的,因而此次活动节目多、插曲多,旅游特征非常明显。7月8日晚间九子沙滩上点起了篝火,篝火晚会除了地方特色的马灯调、越 剧、沪剧、船工号子等,还以击鼓传花游戏的方式融入了国际性,日本舞蹈家篝口和代表演了日本舞蹈《樱花》、《北国之春》,与田岛孝子合作表演了《花茵音头》,日本83岁的渊协次男演唱了非常精彩的日本民歌,韩国的辛姬淑、慈溪的朱冠璋、盐山的陈秀丽被花击中而登台表演,博得大家阵阵喝采声。第二天还观看了素有“篷莱佛国”之誉的慈云极乐寺,在可以举办沙滩足球、排球的鹿拦晴沙,各地徐福会秘书长首次合影,在拷门大坝台风口建的中国台风博物馆以及在东沙古民居的中国海洋渔业博物馆,令人大饱眼福,最后汇集在古镇东沙百年老号“聚泰祥”,按编号座八仙桌观看岱山木偶剧团的木偶戏,品尝地方特色菜等。
  分别之际,热情的主人设宴饯行,杯子斟满了红酒、啤酒,赵兴亮提醒我:这是威龙葡萄酒。原来家乡的酒也销到了岱山。7月7日,因东京至浦东班机晚点而在晚上九点开始的欢迎宴会上也是威龙酒,一没用心去看,二没时间看,酒杯也是威龙的,真是太粗心,家乡酒自然要多敬要多喝了,上海方毓强先生也这样要求我。我在异乡用龙口酒邀请朋友到龙口来访问。  
“还 过 吴”
  秦始皇在会稽山一带活动完毕,据《史记·秦始皇本记》载:“还过吴,从江乘渡。”《江南通志·舆地志·山川》:“江乘浦在府(江宁)西北七十里,《史记》之秦始皇东游,还过吴,从江乘渡,即此”。
  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后下达天下为36郡的法令,其中之一就有会稽郡,郡治设在吴(今江苏苏州),范围包括今江苏省长江以南,浙江省、安徽省、福建省一部,为原春秋战国时吴越之地,属县26个,以吴县为首县。西汉时会稽郡治范围进一步扩大。东汉顺帝时(公元129年)分为吴郡和会稽郡,大体以钱塘江为界:江之南为会稽郡,郡治设在山阴县(今绍兴);江之北为吴郡,郡治在吴县。
  1995年10月31日,苏州市徐福研究会成立,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向大会赠送了“温故创新”题词,日本徐福会、香港徐福会、韩国济州徐福会、台湾徐氏宗亲会派员参加。苏州成立徐福会的缘起:(1)会稽郡治曾在苏州,包括宁波、绍兴、杭州等与徐福传承相关连之地;(2)吴地文化与日本文化密切相关;(3)台湾《徐氏大宗谱》记载常熟有徐氏后裔一支脉,常熟徐市镇与徐福有关;(4)鉴真第六次东渡选在苏州黄泗浦启航获得成功,郑和也曾从这里下西洋,是古代中国的重要出海口。
  1999年5月19日和2004年6月15日,我曾两度访问苏州市徐福研究会,拜会了管正会长,谢慧新、周凤鸣副会长,刘吉洪秘书长,王仁铭、沈光华副秘书长,相互交流了情况,交换了资料。龙口徐福研究和苏州徐福研究的情况在双方的刊物上互有刊载,王仁铭同志还应邀参加龙口市第二届徐福故里文化节并在研讨会上发言,回去之后王仁铭对龙口的情况作了广泛宣传。热情好客的管正会长在我二访苏州时,还宴请了龙口文化局南方考察组全体成员。苏州徐福研究会编辑出版了《徐福东渡与吴地》、《徐福研究论坛》1——7期,他们的年会制度坚持得最好,组团访问也是濒繁,遍访国内各地和日韩,与国内外兄弟徐福研究会和平友好相处,求同存异,这是管正会长一贯倡导的。苏州的徐福研究者的主要精力在于探讨吴地文化与徐福关系:吴地是中国生产稻米和丝绸最早的地方,余姚的河姆渡遗址发现了七千年前的古稻种,而且同今天日本种植的稻种相似,日本自弥生时代开始养蚕抽丝织布,称和服为吴服,这说明很可能是徐福从吴地带过去的;至于吴文化与日本的关系更为密切,如姓氏、文字、语音、性格、穿着、生活习惯等。
  那么,秦始皇东巡吴县来干什么?仅仅因为吴县是会稽郡治吗?据传说,秦始皇想到吴县虎丘挖吴王阖闾墓,相传吴王陪葬宝剑3000把,其中一把是有名的“鱼肠剑”,这把剑是专诸刺杀吴王僚,使阖闾登上王位的宝剑,传闻其如同鱼肠一样细小精细。他们一行来到阖闾墓冢所在,看到有一只金晴白额虎蹲在山上(后来这座山就被称为“虎丘”),秦始皇命大将打虎,白虎向西北逃去。秦兵追击在路经枫桥“射渎”时,他拉弓搭箭射虎,未射中虎,却把阳山上的最高峰射缺了一块。后来秦始皇射箭的地方叫做“射渎”,而阳山峰就称为“箭阙峰”。随后秦始皇又向北追赶,白虎突然不见了。秦始皇没捉到白虎,也没敢去动阖闾的墓,就继续北上了。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浙江岱山、慈溪,江苏苏州相继成立徐福研究组织,使前期认为徐福及其东渡活动主要是发生在北方、注意力也在北方的状况大大改变,他们的研究和探讨说明秦始皇与徐福对江浙一带的求仙探索也很重视,也曾在五谷百工、启航地诸方面做过探索。正是江浙徐福研究工作者们的孜孜不倦,上下求索,才使中国徐福研究形成了今天北至河北秦皇岛南至浙江慈溪沿海广而泛之的徐福研究、文化交流的空前大好局面,在徐福研究求同存异的前提下,“徐福精神”、“徐福文化”旗帜被高举起来,“徐福文化节”、“徐福东渡节”相继举办,徐福研究组织和领域也在不断扩展壮大,徐福研究人员也逐渐实现了老中青三结合,中日韩三国和港台地区的“徐福热”在地方和民间不断升温。1998年11月28日,江泽民同志在日本早稻田大学作了“以史为鉴,开创未来”的演讲中说:“我们两国的先人早在两千年前就开始了相互往来。秦汉之际,中国大陆传到日本的生产技术和生产工具,促进了日本列岛从渔猎采集为主的绳纹时代进到农耕为主的弥生时代。”
  这是中日文化相通的源头!是中日友好的渊源!
 
上一篇:碣石·秦皇求仙与徐福集团东渡
下一篇:龙 口 市 徐 福 后 裔 初 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