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徐福传说的创造
徐福传说的创造
作者:逵志保  上传于:2005/4/29
 
  本报告的目的是为了表明,关于徐福传说的今日的注目将要开辟新的视野。徐福这个渡来人在传说里所遇的事情现在时刻被创作着。这里要明确的是传说不是被固定化的东西,而是由于地域的人们和传说的关系而经常亦容的。
  一、作为传说研究的徐福
  在日本流传有徐福传说的地方涉及到二十多处。对于没有明确地方的个数的表示这个问题,从流传地的现状就可以明白。徐福在个个地方都被与当地的物和事联系一起,然后作为传说流传至今。于是由于地方的人们与传说的关系经常变化的缘故,流传地的数量也没有明确的表示出来。
  但是,很多的徐福的研究不是把徐福作为传说,而只是在历史之中论述来的。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以传说的手法而被明确的徐福传说的丰富的地方却被疏忽了。在另一方面,日本的传说研究并不是注目徐福等的固有名词,而是把固有名词去除后,向着固有信仰的方向去展开的。就是说,在日本徐福传说作为传说研究的对象却被忽略了。
  地域的人们把这个徐福传说重新认识,在地方与传说的关系性之中,现在,地域的人们对于徐福这个人物有什么寄托哪?对我们来说是需要汲取地域的人们的这种心意的视野。为什么虽然徐福这个固有名词对传说研究者不值得注目,但对于围绕徐福传说的人们来说不能没有徐福的原因是什么哪?从地域的人们的角度来看徐福传说的现在的话,不止是现在,在各个时代或地域之中已经形成了对徐福的感情。
  二、讲诉徐福之前与之后
  现在围绕徐福传说的各动向之中,地域的流传被热心的掀起和注目着。直到现在,对于徐福传说的关心是从70年代的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前后得到提高,80年代开始各地喷出了徐福的传说。就这样注视徐福传说的现在的话,正是要重现当年而创造徐福传说。
  对地域的人们来说在三重县熊野市叫波田须(hadasu)的地方由于有被叫做秦(hata)氏的人住过,也曾经把这个地方写成秦住(hatasu),还有把登陆的徐福做陶瓷的窑的地方叫做“釜所”等原因已成为徐福东渡的见证。还有秦代的古钱的半两钱和作为当地人帮助过徐福而得到的奖励的擂钵也被区长或总代表保管着。并且,“波田须颜(波田须人的脸)”是中国系的脸,“波田须颜”在地域内外的也被使用等等,徐福传说活在地域的人们的生活之中。谈到熊野的时候,一般被注意的是与和歌山县新宫市的只是区别在政府举行的活动的程度。
  这个熊野市波田须临海,由于海浪猛烈的拍打海岸的缘故不能建立港口,如今也不断的发生海难事故。在那个海滩有叫“sotonohae(地名)”的岬,尖端建立了法华塔。每年3月20日在那里举行海难祭祀。
  2004年地方的报纸关于这个海难祭祀有如下的记述。“这个仪式是纪念以前徐福遭难的时候,矢贺(地名)的地方的人救助徐福一族的功劳,每当晦日村民就向矢贺的海滩里扔白色的石子,是被带有‘佛’的印记的白纸包着,然后向波田须浦里扔,就代表为徐福一族而进行了海难祭祀。”
  可是,从2001年到2003年的时间,我断续的在波田须做实地调查中,曾听过法华塔的海难祭祀。但是并没有说成和徐福的祭祀有联系。为了这个原因,我是这样记述的,“在波田须曾有过与徐福传说有关联的海难祭祀”。但是不能详细知道关于徐福而由来的海难祭祀的过去的事来说只能这样来记述。
  在现有报告者的实地调查之中,仅仅到一年以前为止,海难祭祀与徐福传说不能连在一起来说,只凭眼前的述说不能判断哪个的说法(我的调查或报纸的报道)比较确切。但是,眼前、可以肯定的是与徐福传说关联的事还有一个是的确在波田须登场的。在这个背景下,2003年度熊野市开始尝试围绕徐福的地域振兴开始调查5。
  就像这样,在现在徐福渡来传说叙述的地方可以认为像没有被叙述过的一样。1950年的《日本传说名汇》里记载了全国的13个“片叶苇”的传说。其中佐贺县佐贺郡新北村寺井津的传说如下。“在金立神社后面的河岸的盐井场是金立权现(神的名字)上陆的地方。那个时候权现拨开稻草而使稻草变成半片的。求雨时权现下来把这个半片稻草取回用来祭祀”。这是引用了1915年的《佐贺郡志》。这与现在的佐贺县佐贺郡诸富町里流传的徐福传说颇为相似。但是《佐贺郡志》记载的是登场的半片的稻草是因为权现的行为而形成的与徐福无关。
  三、活在今天的徐福传说
  从这些事例中可知,关于徐福传说的状况是今天传说在前后关系上被放在什么位置的事,也就是说展现了传说的实践的动向。只是一个渡来人的传说而己的徐福传说而却活在和有效的活用在地域的各种日常生活之中。于是围绕这徐福传说的人们要把徐福的东渡放在日中、日中韩这个国际的视野中,积极的重新认识。日中邦交正常化这个新的历史的开幕之际现露头角的徐福传说今天以逐渐成为东亚地区的交流的象征。
  只是把这些围绕徐福传说的状况的变化用在地域振兴上,也有由于和本来的传说的位相的不同而被舍去的想法吧。但是,传说的今天不断的流传下来的不只是靠地域的人们。还有发掘地域的历史的乡土史家,把徐福作为地域振兴和国际交流的象征的市町村的存在,这些是在现在的徐福传说之上认识的不可无视的。倒是这些人正在左右着今天的地域的传说。
  站在那样的观点上,今天这个会场也是正在创作现在的传说的地方。确切在流传地之中有从古流传徐福传说的地方。但是,如果重新问起被漠然的设定的“从以前”、“从古来”的这个时间是可以追溯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徐福东渡来的2200年前开始,地域的人们的主张的传说的起源的本身也是传说。
  徐福传说的今天,一边看着传说地,眼前在落笔的瞬间,可以感到传说活生生的存在。我们在落笔之前,落笔之后,都可以在无限的传说的世界里尽情的想像。通过徐福传说的现在来描绘东亚地区的新的形象。
 
上一篇:为亚洲的交流发展,我能做什么?
下一篇:徐福东渡与箕子入朝之比较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