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为亚洲的交流发展,我能做什么?
为亚洲的交流发展,我能做什么?
作者:石川幸子  上传于:2005/4/29
 
一、前言
  1993年,韩国的徐先生要来日本参拜先祖坟墓,请我做他的向导,此坟墓位于和歌山县的新宫市。令我惊讶的是,竟然是2200年前东渡日本的徐福。
二、在日本和徐福相会
  当时,虽然我对古代史感兴趣,可关于徐福却一无所知。通过访问新宫市,我才知道,日本列岛竟然有20多处徐福的传承地。
  从此我拜新宫市的奥野利雄先生为师,以新宫市徐福所缘地为起点,从京都府伊根町、鹿儿岛县串木野市、宫琦县延冈市、佐贺县佐贺市诸富町到福冈县八女市、山梨县富士吉田市、三重县熊野市、爱知县丰桥市,遍访徐福足迹。并通过和各地学者、民众的交流,感受到了活生生的徐福的存在。
  在日本,各传承地的人民十分感谢徐福为他们带来了各种技术,代代传颂着徐福的丰功伟绩。弥生时代也有记载表明,很多人漂洋过海来到日本。我的徐福之旅,和历史相反,先从韩国开始,然后再到故乡中国。
三、在中国和徐福相会—和孩子们的交流
  1994年9月,为参加北京的徐福国际研讨会,第一次访问中国。研讨会结束后,我去了秦皇岛、岱山等地。这以后,每年都要去中国各地参加有关徐福的研讨会。先后访问了江苏省的徐福村,辽宁省的绥中,河北省的秦皇岛、千童镇,山东省的琅琊台、青岛,江苏省的连云港、苏州,浙江省的慈溪、岱山等地。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河北省沧州市千童镇的信子节。
  1997年,我有幸参加了信子节,当地人民直到如今还在期待亲人归还的情形令我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人们在守望着,他们面露愁色,推着孩子们乘坐的四轮山车。千童镇,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是伴随徐福东渡日本的童男童女的家乡。这里,每年都要举行活动,将对亲人的思念代代相传。身临其境,我感到自己真实的存在。
  现在,可能是一种缘分,我开始了对沧州市的孩子们的教育援助活动,已经5年了。在孩子们给我的信件里,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一颗颗温暖的心,看到了希望,眼前浮现出孩子们努力学习的情形。
  2200年前,徐福将各种技术和优秀的孩子们送到日本,2200年后,徐福之花能再次开放,这是我的心愿。
四、在韩国和徐福相会—图书交流
  徐福的传承地在韩国至少有三处以上,庆尚南道的南海岛、济州岛、釜山市等。
  1994年开始和各地的研究者进行交流,1998年正式访问,通过南海岛的徐姓秦先生等南海文化院诸位的帮助,参观了“徐 过之”岩刻文字以及徐福一行曾经使用过的豆毛浦,碧莲浦港口,而且还参观了据说徐福一行曾经逗留过的锦山。在济州岛,在洪淳晚先生的解说下,参观了入港地朝天浦,出港地西归浦等地。在整个过程中,感受最强烈的是,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中国,诸位前辈一直持之以恒地坚持研究。
  同各地区的信息交流也十分频繁,在济州岛,近年来,先史时代的遗迹被发掘,出土了瓮棺等,2001年6月,济州市新的博物馆和愚堂图书馆正式落成。以次为契机,通过该图书馆馆员,在日本各位作家的帮助下,开始向图书馆赠送和徐福相关联的书籍,其中,有奥野利雄先生的《浪漫的人——徐福》,池上正治先生的《追求不老灵药的徐福和始皇帝》、《徐福·雾的彼岸》,羽田先生的《徐福传说》,渊胁次男先生的《徐福》,此外,还有各地关于徐福传说的资料,其它各类图书。
五、结束语
  1993年,初识徐福,通过徐福,走过不少地方,结识了不少朋友,也学到了很多知识。这些是在书本里绝对学不到的。
  2200年前,古代人类飘洋过海,进行多种多样的交流,历史得以延续至今。
  近年来,亚洲历史问题重新抬头,在对世界各地纷争,我深深地感受到应该正确地认识历史问题,加强彼此间的交流。民间的文化交流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现时代,如何再现徐福精神,并使其发扬光大,这和我们每个熟知徐福的日韩中各位人士的相互努力有着密切的联系。
 
上一篇:徐福文化源流寻绎
下一篇:徐福传说的创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