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百家争鸣>>试读被新发现的“徐福后代”墓碑——在神奈川县寺庙里“福岗家肃道日正居士”墓碑
试读被新发现的“徐福后代”墓碑——在神奈川县寺庙里“福岗家肃道日正居士”墓碑
作者:池上正治  上传于:2005/4/28
 
  在上个月,我从山西省回日本了。在山西绵山种树苗,时隔3年,是第二次的事。第一次的2001年,种树以杉树为主,这次种了白皮松树较多。然后,过黄河,观看壶口瀑布后,在司马迁的墓前合掌了。
  那司马迁在《史记》上写过:
  ——(徐福奉秦始皇的命)领率几千童男童女,东渡入海,求仙……
  ——(他们)携带五谷种子,百工……
  ——(徐福)得平源广泽,停止,当王,不回来……
  关于徐福的各种各样的传说,我向日本有关人士介绍过好几次。它很广泛分布在亚洲的中国、韩国、日本等地。
  那么,徐福他们,童男童女,然后到底去那儿呢?他们和她们的后代,到底在哪里生根,过日子呢?
  在日本的《徐福古文书》上写:徐福本人有7个男孩,他们的姓福永和徐方等,在日本各地繁殖下去。这本《古文书》恐怕是在世界是惟一无二的徐福传记,是家住在山梨县(省)富士吉田市的宫下先生家的“宝贝”。
  最近,住在宫崎县的渊胁先生调查在九州七县的所谓徐福后裔的现况,并发表在《徐福——方士·徐福和宫崎的地名·芳士》(2002年)。
  离东京往西80公里左右,在藤泽市有个寺庙,叫做妙善寺,在妙善寺的墓地里有徐福后代的墓石。对这个墓,日本有名的徐福研究家奥野利雄先生,在他的著作《浪漫的人——徐福》上提过,可是他还没亲自看这个墓碑。
  最近,神奈川县徐福研究会的广野先生去现场,努力解读碑文,把部分结果发表在该会报纸《日中友好的轮》上。本着这些先人的引导,今天我也对这个墓碑试一试译释。首先,我对好多徐福研究的前辈表示衷心的谢意。
  妙善寺属于日本的日莲宗,在那墓地有福冈家的墓所,里边有不少历代的墓石。我一入墓地,就注意右边的第二墓,因为其表面写着:
  天文廿三年甲寅 肃道日正居士 正月十一日
这(肃道日正)是个戒名。(天文廿三年)是公历1554年。时代已经近于室町末至战国,离日本史上有名的关原大战有40年左右。大家最关心的是,在墓里面的碑文。个别文字已经被风化,看不清楚,个别文字经过以前的维修已经完全看不懂。我本人以最大的小心,边查看,边类推,最后把全文再现,如下:
  居士讳肃政称正兵卫其先出于秦徐福
  徐福避始皇之乱航海来我神州而下居
  于富士山周麓故子孙皆以秦为姓其以
  福冈为氏者亦取徐福一字也且近地有
  名秦野者盖系政肃一族之旧址亦足以
  征为祖先之地矣我子孙其永记勿忘焉
共有6行,每行16字。
  这位名叫做正兵卫的徐福后代是离他的祖先有1800年以后的人物。长达接近于2000年的“时间上的空白”,咱们该怎么思考呢?
  徐福受秦始皇的命令,为了搜集不老灵药而敢东渡启航,最早在公元前219年,经过好多失败经验,最后一次好像在前210年。
  那么,给徐福出命令的秦始皇,等了很久“不老灵药”,而可怜绝命是恰巧在210年的事情。
  司马迁所说的“平原广泽”,意思就是说,可以把稻苗育种的,有水的,很广泛的地方。当时,日本列岛属于绳纹时代,那些绳纹人只知道石器,只靠采集、狩猎、渔捞等过日子。对他们来说,金属器和农耕正是划时代的生活方式。
  现在,谁也不敢反对,弥生时代是从日本南部的九州地方开始出发,然后往北走的历史。在佐贺县有供奉徐福的金立神社。有不少地方主张,自己的地方就是“平原广泽”。在濑户内海的祝岛也是拥有徐福传说的地方。
  在和歌山县的新宫市有徐福的坟墓。经常有人把鲜花和食品奉给徐福墓前,一年四季有不少香客。在京都,靠日本海的伊根町有供奉一对童男童女神的新井崎神社。在富士山北麓的富士吉田市有徐福祠,把徐福供奉为纺织神。
  关于东京的徐福, 本先生已经做过详细地介绍,在江户时代的小说里也有描写徐福的场面。日本本岛的最北部,在青森县有绳纹时代的规模很大的遗迹,叫做三内丸山遗迹。离这个地方稍往北走,靠日本海的地方有小泊村。村民他们早就把徐福供奉为航海安全的神。
  这样想来,我们把神奈川的徐福后代的碑(墓),应该放在全日本的视野上,经过各个方面来考虑,最后小心得出定论。
 
上一篇:老新闻《徐福墓发现在日本》读后
下一篇:试论徐福文化神佛习合的主客观因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