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文化交流>>关于参加中国(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节的情况报告
关于参加中国(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节的情况报告
作者:曲玉维·赵兴亮  上传于:2005/4/28
 

  应浙江省岱山县徐福研究会的邀请,龙口市徐福研究会秘书长、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办公室主任曲玉维和编辑赵兴亮一行2人于7月8日至11日赴浙江岱山县参加中国(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节,随后还赴慈溪考察交流徐福研究情况。通过会上宣传、考察交流,搜集了大量徐福研究资料,宣传了龙口市徐福研究情况,加强了同全国徐福研究组织的联系,收获很大。

    一、会议及考察过程

  我们于7月7日上午到上海,下午乘公共汽车到上海芦潮港,晚上乘船到达岱山。7月8日上午8时30分举行了开幕式和文艺表演,9时30分举行海上东渡漂流瓶放漂活动,下午召开徐福国际学术研讨会,晚上举办篝火晚会。9日上午7时40分至9时举行徐福国际学术研讨会,然后参加拜祭徐福像活动,下午参观中国台风、海洋渔业博物馆。10日赴慈溪考察徐福遗迹,参观徐福纪念馆,观看日本电影《徐福》。11日返回龙口。
   
    二、主要收获

  在参加会议期间,我们与国内外徐福研究组织人员广泛交流,沟通感情,搜集资料,同时积极散发宣传材料,带去的近300份宣传材料受到热烈欢迎,宣传了徐福研究成果,扩大了影响,提高了龙口市的知名度。曲玉维主任还在会上做了发言,接受了舟山电视台的采访,其宣传徐福是文化的徐福、是世界的徐福的观点得到广大与会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同,大连大学刘毅教授在会议总结时对这一观点表示了赞赏。在慈溪考察参观时,我们同徐福纪念馆交换了资料,在纪念馆内还遇见了日本徐福研究人员,晚上同他们一起观看了2002年中日合拍的《徐福》影片。同三北镇徐福研究会交流了徐福研究情况,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徐福研究、联合开发徐福人文资源等问题达成共识。邀请他们明年参加徐福故里文化节,他们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在三北镇徐福研究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们参观了徐福旅游风景区达蓬山,拍摄了大量资料。

    三、体会和建议

  我们在参加会议期间,通过参观展览、实地考察、研讨交流、听取介绍,受到深刻教育和启发,有许多做法和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一是对外宣传要到位。像这次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研讨会仅日本来宾就有26名,其中包括日本影视工作人员。两地徐福纪念设施如岱山徐福纪念馆馆、徐福小学、秦渡庵等是日本前首相羽田孜题词。而我们存在宣传外联不够问题,尤其是对日宣传不够,像日本摄制的纪念徐福的影片就缺少龙口的资料。二是纪念徐福文化活动要多样化。像这次岱山徐福东渡国际文化研讨会举办的海上东渡漂流瓶放漂活动就很有新意,篝火晚会邀请中外来宾表演节目也受到热烈欢迎。鉴于此,我们建议以后重点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加强同国内外徐福组织的联系。这次会议,我们会见了老朋友,结识了新朋友,同国内外徐福研究组织建立了广泛的联系,这是开展中外文化交流的基础。今后要通过一定的形式及方法保持巩固和发展这种关系,如不定期邀请国内外专家来龙口考察徐福遗址、开展学术交流、邮寄龙口研究资料。同时,要积极走出龙口交流情况,增进了解,加深感情,争取组团到日本、韩国参加徐福纪念活动,为《徐福志》的编纂打好坚实的基础。
  (二)加强徐福研究成果的国内外宣传。采取多种形式,利用各种新闻媒体,广泛宣传徐福研究成果。下步要在宣传的广度和深度上下功夫,采取多种形式,利用各种新闻媒体,广泛宣传徐福研究成果。前段我们有些工作做了,因为宣传没有跟上,结果没能达到目的,在国内外影响不够。要创造条件,争取国内外徐福研究专家支持,办好《徐福文化交流》杂志,在万松浦书院支持下,办好《走近徐福》网页。
  (三)争取尽快开辟徐福旅游专线。徐福在日本、韩国影响很大,被尊奉为神,日本、韩国人民对徐福怀有深厚感情。做为徐福故里,加强徐福研究,以此为纽带,开展中日韩三国友好往来,大有文章可做。争取尽快形成秦皇岛→盐山→龙口市→胶南→赣榆→苏州→慈溪→岱山→韩国济州道→日本东京、佐贺、新宫旅游专线。
  (四)加强徐福旅游景点和旅游商品的开发。这方面日本新宫、佐贺等地做了充分开发,大到宾馆、街道名称,小到茶叶、糖果等小商品,都以徐福命名,慈溪市也建了徐福宾馆,这都值得我们借鉴。下一步我们要尽快使徐福旅游景点形成规模,徐公祠周围大环境要进一步美化,屺 岛徐福文化广场及徐福园的景点要尽快充实、完善。要围绕徐福做好各种旅游商品的开发。要增加以徐福命名的地方、单位、物品的数量,浓化徐福故里氛围。
  附:
  中国日本史学会副会长、大连大学教授刘毅在岱山徐福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总结点评  
  我只是在20世纪80年代随王金林教授参加了徐州首届徐福研讨会,后来从事其它工作,对徐福研究再没有接触,现在大会指任我对会议做点评,实在是很难胜任,只能谈几点感受。
  一、我觉得这次岱山徐福国际学术研讨会是近年来中国大陆、台湾、日本徐福研究工作者有关徐福研究成果的展示,研讨会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大家知道,徐福研究掀起新一轮热潮始自上世纪80年代,那么,为什么徐福其人其事在《史记》中记载两千年后反响不大,为什么在上世纪80年代掀起研究热潮呢?大家知道,历史学家研究有三要素,一是翔实可靠的文字记载,二是考古发现佐证,三是口碑史料辅证。由于徐福事迹在《史记》记载主要集中在《秦始皇本纪》和《淮南衡山列传》中,不足140字。不仅如此,后来史学家评价太史公对徐福记载语焉不详,把徐福看成是不问仓桑问鬼神的方士,徐福其人其事有浓厚的谜离色彩。比如,徐福求仙,止王不来,因何不来,止于何处。再比如,徐福得平原广泽,是什么地方。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徐福研究难题是太史公自设的。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徐福研究者知难而进,把徐福研究搞得有声有色,可以说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事。这次研讨会是徐福研究盛会,是研究成果的展示。大家已达成共识,徐福是文化交流使者,是伟大的航海家,在东北亚交流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二、这次研讨会是大家和谐合作的会议,是向更高平台发展的会议。大家简要回顾一下,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徐福研究刚刚起步时,学术界有争论,包括徐福故里之争等等,我于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一次会议上呼吁,日本徐福研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们比我们做得好。比如徐福在日本什么地方登陆,不管佐贺、新宫、神奈川,不争论,互相合作交流,这有利于徐福研究。这次研讨会大家齐聚岱山,包括江苏赣榆、龙口、胶南、盐山、慈溪等徐福研究组织都走到一起,围绕一个共同学术目标讨论,这是令人欣喜的现象。大家坚持一个共识,徐福是宝贵的遗产,不属于哪一个地方,是共同的徐福,也是中国、日本、韩国的徐福。在大家的努力下,正像昨天龙口曲先生讲的,徐福成为文化的徐福、世界的徐福,我感受特别深。这次研讨会收到论文30篇,从历史、考古、民俗、语言、交通史等多角度多方位研究徐福,我特别高兴。本次研讨会论文研究视角新颖,我举三例说明。韩国的辛姬淑从韩国服饰起研究徐福,舟山的朱颖从神道与徐福的关系进行探索,这是有益的尝试,对我们有很大的启示,特别是日本的逵志保以徐福与商品化进行研究,对大家启示颇深,更值得我们共同探讨。我更要强调的是,陶和平先生和岱山徐福研究会提出徐福研究总体框架和新的理念,提出徐福研究目标重在徐福文化,要摆脱史学传统学术研究的局限,从徐福文化总体把握,夯实徐福研究基础,拓展徐福研究外延,这很有新义。最后,我说一点,这次会议之所以能圆满成功,与岱山提供大量人力、物力、提供很好条件分不开,借此机会,允许我代表与会人员向岱山县领导以及勤勤恳恳无私奉献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征得刘毅先生同意,根据记录整理)

 
上一篇:关于赴秦皇岛徐福研究会进行徐福文化交流的情况综述
下一篇:龙口西归浦遥隔大海 中韩友谊情徐福为媒——中国龙口市徐福文化艺术团第六次访韩演出侧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