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交流学刊>>《徐福文化交流》>>徐福东渡对东亚经济文化发展影的响
徐福东渡对东亚经济文化发展影的响
作者:郑一民  上传于:2004/7/7
 

 

学术论坛

河北省徐福千童会秘书长  郑一民


  所谓东亚,概指亚洲的东部地区。在这一地区,人口最多、地域最广阔、历史最悠久的当属中国,其次是日本、朝鲜、越南、菲律宾、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这些疆域相连 的友邦,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地域经济和文化,被史学家称为东亚文化。探讨徐福东渡对东亚经济文化发展的影响,主要讲日本由绳纹时代跨入弥生文化的原因及对周边地区幅射、对后世的启示。
  一、促进以农耕稻播为标志的农业社会迅速扩展
  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壮举,使东亚地区涌现了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地域最广、实力最强的封建社会国家——秦帝国。它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不仅使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中央集权制得到巩固,也使封建帝王的开土扩疆思想和专横跋扈行为达到了极点。秦始皇在统一六国后连续发动的北击匈奴、南开王岭、修筑万里长城、派徐福率众入海探险并伴随着数次声势浩大的大移民活动,就是上述思想的生动写照。这些给当时的民众带来重重灾难和痛苦的举措,既是封建帝王巩固疆土和统治地位的需要,客观上也推动了中原地区先进文化在落后地域的传播和扩展。与秦国疆土相连的越南、朝鲜等国农耕稻播社会的出现,无不记载着这种史实的烙印。但令史学界震惊和争议不休的是日本列岛农耕稻作社会出现与秦王国的关系。
  当今的日本以经济发达著称于世,但在2200年前,这块因地壳变动而孤悬于太平洋的群岛,由于远离社会飞速发展的亚洲大陆,长期处于孤立封闭的状态,仍然徘徊在绳纹时代,人们还过着采摘和抓捕猎食的原始生活。这一史实不仅被考古学家所发掘的数以千计文物和古人类生活遗址所证实,而且也被世界史学界所公认。据日本国际文化研究中心著名人类学家埴原和郎教授依据大量文献和考古史料,运用当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设备计算分析,弥生初期,日本列岛的原住民人口总数只有七万到八万之间。由此可见,封闭落后的徘徊不前的经济生活不仅使日本列岛拉大了与大陆地区人类进步和文明的距离,也制约了日本列岛原住民人口的繁殖和增长。
  所谓弥生初期,是指公元前2世纪左右日本由绳纹时代转入以农耕稻作为标志的农业社会,这个时期一个突出特点是有铜铁器和纺织品出现,并形成以九州北部地区的邪马台国和畿内地区的古大和国为代表的许多部落小国。考古学家对这一时期的水田遗址、炭化米、陶器、丝麻织物等文物的调查和研究表明,这些促进日本列岛发生突变的技术和文明,是从中国华北、华东地区经中国海和朝鲜半岛传入日本南部九州岛而扩散到日本列岛的。日本史学家将推动日本历史发展的这一关键时期,称为“弥生时期”。由于代表这一时期文化特征的陶器首先发现于日本京都文京区的弥生町,因此被命名为“弥生文化时代”。
  人无生而知之者,世界上从无术从天降的史实。查阅中日两国史册,能够促使日本列岛发生这种巨变和飞跃的人和事,除了受秦始皇派遣率领数千童男童女和百工巧匠、携带大量五谷良种和金银珠宝等物资以求仙为名东渡日本的徐福千童百工集团,至今尚找不出第二个具备这种能力和力量的团队。2000年来,从日本京畿地区出土的以铜铎为代表的大量文物,从日本九州地区出土的以铜剑、戈、矛为代表的大量文物,特别是近年对日本吉野里弥生人群生活遗址的发现,都以无可争议的事实证实了这一历史史实。那些数以万计闪烁着中华文明和智慧的文物,不仅揭开了日本的建国史和大和民族形成的原因,也使中国秦代徐福千童百工集团落居日本列岛的史实重现人间。数千拥有农耕稻作技术的人群,将携带的五谷良种播进日本大地,将农耕技术传授给当地土著民族,才使日本列岛摆脱了在绳纹时代长期徘徊的历史,跃入弥生时代,并成为历史上闻名的盛产稻米和丝织之国。
  日本是东亚地区的大国之一。它的发展和进步,无疑影响着整个东亚地区的经济和文化繁荣。从这个意义上讲,评价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东渡促进了以农耕稻作为标志的农业社会迅速扩展,名符其实。
  二、为东亚文化圈形成铺垫基石
  史学家在研究人类社会发展中发现,生活在东亚地区的民族和国家虽然称谓不同、语言有别,但其文化渊源都与中华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现象不仅表现在宗教信仰 、政治制度、文化艺术和文字,还表现在服饰和习俗等方面,在日、朝、越三国尤其明显。与中国山河相连的朝鲜和越南,历史上曾为中国的属国,即使各自独立为国,通贸通婚也交往频繁,其文化的相互交融和影响不言自明。而日本传沿的中华文化要追溯到中国秦代的徐福千童百工集团。
  发生在公元前210年的声势浩大的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东渡事件,虽名为求仙,实则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改革的延伸,对这一史实的记载,首见于中国《史记》。司马迁在《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说:“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平原广泽在何方,徐福在哪里称王?史学界既有墨西哥之说,又有美国之说,但绝大多数专家学者认为“平原广泽”即日本今日的京畿地区(古称大和地方)并形成定论。因为在东海诸岛中,只有日本本州岛上近畿地区既有平原又有广泽,堪称“平原广泽”,且其开发史和出土文物与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东渡事件的时间和人物相符。
  由数千人组成的各种人才齐备的徐福千童百工集团落居在日本列岛,他们带去的不仅是秦国高度发展的造船、航海技术和政治制度、文化艺术、生活方式,还有冶炼、农耕、建筑、医药、文字、货币、宗教、武术、服饰、瓷器和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庞大团队的生活繁衍,带来中华文明与日本土著文化的交融,才使在绳纹时代徘徊了数千年之久的日本列岛发生了巨变,开创了中日友好之源,形成至今日本仍保留着大量中华文化的奇观。
  据史册记载和考古发现,古代日本列岛与中国大陆的联系途径有两条,一是通过朝鲜半岛输入黄河文化,二是经琉球群岛和中国东海输入长江文化。徐福由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招募征集的数千童男童女和百工,就是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混合的载体。由于兼容并蓄地吸取中华两大文明营养,日本生产力迅速发展,国力日渐强盛,到公元3世纪末4世纪初,古大和国成为日本列岛最强的国家,并逐步统一了列岛。《汉书·地理志》中“夫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 ,“旧百余国,汉时有朝见者,今使译所通三十国。”其中的倭奴国,曾在汉光武帝二年(公元57年)被赠与刻有“汉倭奴国王”五字的金印;《三国志·魏书·倭人传》中记载,邪马台国第三代王壹与,一次赠曹魏白珠五十孔,青大句珠二枚,仅公元239年至247的八年间就互遣使七次。这些被史书记载的史实,就是日本列岛在弥生时期变革过程中的最真实写照。
  从日本到中国仅有1000多公里的路程,在今日看来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在2000年前交通不发达的古代却是要冒生死天险的壮举。 为了中日两国的交流,不知有多少仁人志士葬身大海鱼腹,但向往科 学、文明进步的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从来没有畏惧,一代又一代派出使者和留学生,使中华文明在日本生根开花,使日本文明在中国生根开花。回忆和探讨这段历史,我们应该公正地评价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为人类文明进步所做的贡献,是他们开创了中日友好的先河,是他们搭起了中日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为东亚文化圈的形成奠定了基石。
  三、树立人类相互提携进步的楷模
  在人类历史上,为了争地劫财,互相攻战伐争杀事例数以万计,但先进发达民族无私帮助提携后进民族的事例却不多见。拿破仑为拓疆扩土,攻城掠地,残杀弱小,戮尸如河;哥伦布受西班牙王室所遣,为掠劫财富四渡大西洋,登陆后削草砍树,大肆杀屠,以示征服。而发生在公元前210年东渡日本的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不仅不以杀伐和征服落居日本列岛,而且还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无偿传授给后进地区的民族,与日本土著民族和睦相处,互相帮助,水乳交融,共同开发和建设日本列岛。这在世界移民史和航海探险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例,并由此产生了一个伟大的民族和一个伟大的国家。
  当然,一个民族的形成和一个国家的创建,不是一个徐福千童百工集团就能完成的使命,还有后续数百年中迁居日本的一百多万中国人及朝鲜人、越南人等,与当地土著民族长期融合繁衍发展的结果。但徐福所带领的由数千童男童女和百工巧匠、水手、杂役等组成的集团,是开创这一伟绩的先行。因此,美国著名人类学家威廉·郝威尔教授依据大量对中日古人骨的测量和精密计算,在20世纪40年代得出结论说:“中日两民族的体质是非常接近,甚至可以说,在体质上是一个民族”。这说明,日本古代称大和国,日本民族称大和民族,都是事出有因的,都是历史史实的真实反映。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见证人。时间虽然跨进21世纪,但日本各地人民仍然没有忘记徐福千童百工集团。2000多年来,日本人民一直感念促使日本列岛发生巨变的秦代使者的恩德,将千童百工集团的领袖徐福尊奉为丰收神、农耕神、纺织神、医药神、冶炼神、渔业神、造船神、殖产神、产土神、水利神、司教神等,世代进行祭祀,从没间断。他们称徐福为“王”,将徐福所用之物称为“御马”、“御船”、“御杯”和“神舆”,把他所到之地称为“御津港”、“御手洗”、“御腰挂”、“御政所”,把祭祀徐福的节典称为“御灯祭”、“御船祭”、“御粥祭”、“神马渡御式”、“大祭”等等,都充分体现了日本民众对徐福这样一位伟大先贤的高度尊崇和敬仰。称这样的人为人类相互提携进步的楷模,应该说是当之无愧的。可惜,日本后世的一些政治家并没弘扬徐福千童百工集团精神,而给中日人民带来一些不应有的战争和苦难。
  研究历史,一是弄清史实的原委真相,二是让今人从史实中吸取经验教训。当今世界已步入政治格局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科学进步日新月异,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贫富鸿沟不断扩大的时代,但以强欺弱的事例仍不断涌现。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我们研究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东渡事件对东亚经济文化发展的影响,不仅是对中日两国传统友谊渊源的追溯,而且对当今世界各国之间的经济、文化、科技交流也有着重要的借鉴和启示。

 
上一篇:徐福东渡与日本古代文明(续)
下一篇:从 蔚 蓝 到 永 恒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