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传说演义>>大国主>>大国主(1)
大国主(1)
作者:驰 骋  上传于:2004/7/7
 

 

  “世界上所有的神祗都盲目自信,他们自称以自己那引以为傲的方法创造了世界,但他们的方法如出一辙——那就是重复虚构。”
  正像佛陀以上所说,神祗们费尽心机创造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耶和华造就欧洲只动了动嘴皮子,安拉创造阿拉伯半岛时不甚忘记在沙子里加水,明尊和黑暗的战斗碰撞出了闪亮的亚细亚,埃
及在拉在思考时出现,印度不过是四百万诸神切碎巨人布尔夏留下的废料,古库马兹的蓝绿色羽毛将美洲盖在其下,盘古在找到他的凿子前中国还在混沌的圆球里……
  在任何神祗都顾及不到海洋,两位神投下他们的天沼矛在水里搅和,翻出的泥沙堆出了几个小岛。因为是在世界的最东方,是以后来的人们决定管这几个正对着日出处的岛屿叫“日本”。这些故事被记载于《古事记》,不过下面我们要讲的故事却与《古事记》里所记载的有所不同……
  从日本出现最初的夫妻,生下最初的孩子到故事发生的时代,不知过了多少年。时间是公元二世纪的后半叶,被文明世界的东汉帝国称为倭国的日本西部出现了成百个小国,他们相互斗争,争夺土地和奴隶。其中最强大的是依附大陆曹魏政权受封倭王的筑紫邪马台国,还有地处出云懂得驾驭马、冶炼铁的军事强国于投马,它们同所有西国、九州的小国一样,为了征服对方的土地,奴役对方的百姓,像口袋里牛角那样不断碰撞。
  于投马的海边,一艘来自异国的小船漂泊到这里。船上的成年人都死光了,只有一个肮脏瘦小的孩子靠着吃死人身上的肉活了下来,他那双凶狠的眼睛没有因为苦难而暗淡无光,反而因为吸收了过多人类血肉变得更加犀利骇人。海边的人们将他拖回村里,将他当做奴隶来使用,并充满嘲笑的为他起了个名字——弃儿。
  一年后,弃儿长大了,由于村人的欺负变得更加凶暴,对敢于欺负他的孩子或大人,即使打不过也要拼命抗争。他没有朋友,仇视所有村里人,村里的人们也都怕他。于是,村里人将他卖到了铁山去做挖铁矿的最下等奴隶。铁山的危险工作和畜牲不如的恶劣生活环境没有征服弃儿的肉体,他不断成长、变得强壮,额头上则被迫留下永世无法消去的奴隶刺青,逐渐同化于于投马人之中。
  命运中永远会有机会,但那些珍贵的机会总是从人们的身边溜之大吉,只有伸手敏捷的人才能抓住它们的尾巴。
  统治于投马国的布都贵族崇尚幺子继承王位。现在,于投马未来的王,曾经斩杀八歧大蛇的刚强勇武之王须佐之男最宠爱的掌上明珠,美丽英武的须势理公主偶然来到铁山视察。顾盼站满山峰的矿山奴隶,她兴致所至的命令他们到自己面前来。管理矿山的官员害怕发生意外,违背公主命令,指挥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奴隶们赶回矿洞。
  须势理公主扫过奴隶们的高傲一瞥激发了弃儿野兽般的兴趣,他像头发疯的猛兽赤手空拳打翻身着甲胄的士兵,越过士兵们投掷来的长矛,向山下疾驰。当他冒着被格杀的危险冲到须势理面前时,终于寡不敌众被士兵们制服。愤怒的矿山官员拔出长剑要砍下他的首级,须势理却饶有兴趣的制止了这场对她来讲如是家常便饭的杀戮,在马上俯视着问道:“你这刁民,到底想做什么?你那么想见我吗?”
  浑身伤痕累累,跪在地上的弃儿回答道:“让我在您身边服侍您,求求您!我什么都肯做,什么都听您的!”
  须势理没有回答,她脸上露出残酷的微笑使自己所骑的烈马人立起来,然后向弃儿狠狠踩落。弃儿没有躲避,而是毫不畏惧的伸出双手接住了直落下来的马蹄。粗糙的马蹄磨烂了弃儿的手掌,但他却没有显露出退缩的意思。须势理大感意外,她没有想到这个卑贱的奴才如此胆大妄为,于是怀着玩弄从野地里捡来的狼崽子的心理,爽快的答应让弃儿的请求,让他来做自己的马夫。
  在这一天,被后世称为大穴持、大己贵命及八千矛、苇原丑男的大国主诞生了,他就是这个刚刚成为须势理公主马夫的弃儿——一个顽劣的野小子。
  布都贵族是来自隔海相望的韩国的部族,所以他们建立的于投马国与韩国保持着长期的贸易。
  在位于于投马中心地带的大王居所于宇宫,弃儿混迹在奴隶之中,偷眼见到了前去主持韩国贸易的须势理的哥哥们——性情暴躁连马都会砍死的军事强权派五皇子岩坂,排行第四掌握全部与韩国商贸大权的四皇子仓伊根,阴险狡诈由于须佐之男的外出暂摄国政的大皇子八岛奴。
  这时,心血来潮的须势理忽然命令弃儿来牵自己的马,跟随自己的哥哥们一起去海边看韩国贸易船。不幸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刚刚在人群里偷眼看过,被其它奴隶频频告诫不可招惹的岩坂皇子。鄙视奴隶的岩坂用皮鞭狠抽弃儿的面颊,命令他去和其它奴隶搬运货物,倔强弃儿顶撞了他,以自己只听命于须势理拒绝他的无理要求。
  “是我命令他当我的马夫的,他是我的东西。”须势理制止岩坂当众对弃儿的殴打,将其斥退。
  可灾难毕竟已降临到弃儿身上,令他无法安生。
  愤怒难消的岩坂将对须势理的一腔恼火都放在了弃儿头上,当天晚上便醉熏熏的提着剑到弃儿居住的马棚,要将他砍死。一位与弃儿同住的老奴隶欧姆为了保护弃儿逃跑,向岩坂苦苦哀求,却被无情砍杀。流淌的鲜血激发了弃儿身体里的野性,他身为奴隶对主人的恐惧随着欧姆的血化为乌有。弃儿机智的闪过歪歪斜斜砍来的剑,怒涛般的发起反击,将多年来对各种人的仇恨都发泄在了岩坂的头上,打烂他的脸,踢碎他的门牙,最后将他踩在脚下。
  这一切都被在旁边树荫下的另一个人看到,当岩坂被打倒时,骑在马背上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弃儿和岩坂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奴隶弃儿殴打皇子的大逆不道事件立即传遍于宇宫,弃儿因为这事件被捆在烈日下等候处置,没有人敢给他饭吃和水喝。整整一天的折磨没有使弃儿的精神服输,干渴和饥饿却征服了他的肉体。
  在他近乎奄奄待毙时,那位在树荫下观赏了搏斗全过程的男子来到他面前,用剑割断捆绑他的绳索。“真是奇怪的缘分,以后……你也陪我玩玩吧!”
  大年皇子,后称饶速日命,又称大物主,须佐之男的第三子,后来成为三轮山大王。这是大物主和大国主的第一次命运之邂逅,他们谁也没想到未来对方将成为自己生命中怎样的存在。
  岩坂事件似乎过去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很快,弃儿首次跟随须势理前往火神岳捕捉野马。糟糕的是,他们一行遇到了于投马的死敌,当地的原住民虾夷人的袭击。猎场顿时流箭横飞,侍卫们或被杀死,或落荒而逃。弃儿一连砍杀了好几个虾夷人,抱着中箭落马的须势理逃到荒野。
  在这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弃儿见到了另一个须势理,一个完全没有平时那份蛮横高傲和颐指气使的普通女孩。她也会害怕,会哭,就像所有平民和奴隶的女孩那样。不知为什么,弃儿忽然对她鄙视起来,并且将对布都贵族的所有仇恨都集中在她身上:“外表装得那么神气结果却胆小如鼠!虾夷人来就砍死他们呀!狼也一样。反正都是畜牲,就像要砍马夫一样……不然把他们吊起也行……很简单的!”
  无止境的愤怒最终使弃儿失控,他那宽阔的胸膛压住了须势理。须势理拼命反抗、大声斥骂,最后却终于任由摆布,像匹烈马那样被弃儿驯服。
  她爱弃儿,从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心便已经成为了他的,现在终于连身体也给了他。回到于宇宫,她变得文静了,每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打扮得漂亮可人,对着镜子腼腆的想念他。
  他对她却没有爱这种感情,有的只是仇恨,对布都贵族的仇恨。他占有她,只是为了报复,夺去须佐之男最宝贵的东西,让岩坂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只有这样他才会快乐。
  仓伊根皇子和八岛奴皇子果然为妹妹失身于最卑贱的奴隶惊慌失措起来。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借发兵向虾夷人报复的机会除掉弃儿,带兵的统帅正是那位与弃儿有切齿仇恨的岩坂皇子。

 

 
上一篇:大国主(2)
下一篇:徐福传说在日本八丈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