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传说演义>>大国主>>大国主(2)
大国主(2)
作者:驰 骋  上传于:2004/7/7
 

 

  “因为上次在火神岳表现不错,所以这次特地提拔为随军的挑夫。”弃儿被以这样可笑的理由编入了军队。在虾夷人的据点稻羽,弃儿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不过那不是大军战锋相交的残酷,而是手持兵器的士兵对手无寸铁的妇孺的暴行。虾夷人的房屋村庄被焚烧,妇女被强暴,孩子与老人被虐杀,财产被掠夺。于投马的士兵们余兴未禁,将虾夷人村庄荡平后,他们继续日夜不懈的寻找可以供他们施暴的活着的虾夷人。当弃儿在海滩边见到几名于投马士兵将一个美丽的虾夷少女按在地上准备施暴时,终于无法克制,将他们喝止住,并以不可抗拒的威严将之逼退。弃儿将那少女带到僻静之处,留下衣服和粮食扬长而去。
  这是弃儿和即将跟随他一生的自称的小兔子少女初次相逢,实际上在被救前就已咬舌自尽的小兔子在这一刻心被征服了,只是弃儿自己茫然无所知。
  稻羽的神社前,意气风发的岩坂罗列大军,高叫着求见神社中的稻羽虾夷八神公主。被面具遮掩着的八神公主走出神社,她没有理会岩坂的叫嚷,穿越于投马的军阵缓缓前行,士兵们被她的气势所迫纷纷退让。当她走到弃儿面前时,似乎为什么力量所吸引停了下来。“是你吗?将来苇原淡海中大大国,都是你的天下!弃儿……你叫弃儿对吗?你会成为倭国之王,比须佐之男更伟大的大国主。”岩坂怒火中烧,挥剑将八神劈成两段,从那空无一物品的衣服里涌出无数大蛇,转瞬即逝……
  在接下来对藏匿深山里的虾夷人的扫荡作战里,于投马军队中伏。主动指挥伙伴躲避敌袭的弃儿遭到岩坂手下的偷袭,又被虾夷人留下的机关打中,身受重伤。当他醒来时,发现已经被人打救,身处稻羽的海边,而挽救他的人正是被他救过的小兔子……
  要回于投马的坚定信念支持着弃儿沿着海岸线盲目独行。浓雾中,一艘从韩国回来的大船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船上端坐着一位威风凛凛的武装中年男子,他正是于投马之王须佐之男。在其身边矗立的,则是于投马第一好汉,豪爽勇决的二皇子井猛。
  须势理怀孕了,孩子正是弃儿那天留下的。将弃儿带回于投马的须佐之男拔出曾经杀死大蛇之长的布都御灵剑,准备将弃儿这个敢于侵犯他最宝贵女儿的野小子杀死,但最后终于看在须势理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没有下手。他给了弃儿一个加入布都,成为须势理丈夫、须佐之男儿婿的机会——驱除御山上的鬼怪,为母神伊耶那美的尸体换衣服。前往御山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知道这消息的须势理悲喜交加,和弃儿紧紧拥抱在一起。她除下自己的发带带在弃儿身上,深情款款的说:“别忘了我们的孩子,还有我,我们都回等你回来。”但这时在弃儿的心里,依旧没有对她的爱,有的只是仇恨,无比的仇恨。
  弃儿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即使是母神伊耶那美也对他满怀兴趣,在他面前显露出最美丽温和的一面,允许他为自己清理了身体。在下山时,小兔子(虽然没有人提起,不过或许她正是那位失踪的虾夷八神公主)再次伴随着风在森林里出现:“喜欢……我喜欢好男儿。我喜欢你。”
  弃儿迷茫了,从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他不知该怎样处理感情,他这时所想的只是得到须势理,成为布都的王……
  御山驱鬼工作的完成,使于投马的贵族们大为震惊,不过真正为之欣喜的只有须势理和大年皇子,须佐之男则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该接纳弃儿这个甚至为自己母亲伊耶那美接受的男人。于是在御前的角力比赛中,须佐之男指名让弃儿来做自己的对手。只是强壮的弃儿当然不是久经沙场有精通“须末布”武技的须佐之男的对手,三下两下就被扭脱了手臂。然而,弃儿顽强的战斗精神最终令须佐之男认可了弃儿作为须势理丈夫的身份,他将弃儿的两臂扭到背后在他耳边粗鲁地大吼:“由于你的胆量和意志力,我特别允许——把我女儿须势理许配给你,并让你继承布都一族。但你必须,在宇迦山下替我建造有深达岩根的宫柱的大社,并且在于宇和须我,筑离宫!还得掏出神门港的口的海沙,以便商船进出。你要使国家富强,而且深爱须势理!听到了没有?”
  战败的弃儿毫不示弱:“你要我做的事,我都会一一办到!不论是建神社、离宫或是筑港,我都会完成的!但你也别忘了……我是须势理的夫婿,就是于投马之主,这中津国将全是我的天下。不管是杵筑的神社,或是神门的贸易,还有于宇宫、须我的宫殿,将来全都是我的!”
  “原来,你……野心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别担心,既然我打算让你造国,将来于投马的每一蹴寸土地都会是你的。”须佐之男嘴角泛起微笑,“将来于投马不仅要统治大屿,还要伸展到韩国,你最好记住!到时候,这于投马、中津国等,都只是偏远的部落……这可不是你那贫乏的脑袋所想像得到的。”直到这时弃儿才猛醒发觉,原来自己已经被笼罩在了须佐之男的理想中……
  由奴隶越升为国家继承人,领有杵筑地方的弃儿并没有因为身份的改变而受到人们的尊敬。相反的,臣子们鄙视他,百姓们惧怕而非敬服他。须佐之男安排的难题,由于人力不足无法顺利实施。复仇使弃儿痛恨所有人,他利用军队和武器驱赶妇孺从事艰苦的工程,以强权和威慑统治人民。结果滂沱的大雨造成洪水,将辛辛苦苦整理的河道、民房人畜都冲刷一净。弃儿痛苦的看着人民在汹涌波涛里惨呼哭号,他想救他们,但他们还是在他面前被无情的大水冲走。
  大水退去了,弃儿彷徨的站在尚且潮湿的土地上,承受父母被水冲走的孤儿对他的怒骂,忍受失去容身之所的人们失神双眼放出的仇恨。比起他们,自己的那点屈辱,那点仇恨又算得了什么?他扯去代表身份的勾玉,抛掉手中的铁剑,抱着那骂他的孩子放声嚎哭起来。
  从这一天起,弃儿心中的黑暗与仇恨随着洪水的退去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现在想做的,只有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
  和须佐之男的弟弟,名为少彦名的矮小贤者的相遇,使弃儿重拾光明。少彦名对弃儿颇感兴趣,教会他宇宙和自然的法则,引导他想出改变大川流入淡海的方法减少神门沉积的泥沙。弃儿亲力亲为,放下领主驾子,拿起锄头,率领杵筑的百姓一同挖掘河道。仓伊根皇子和八岛奴皇子的嘲笑没有削弱他的意志,臣下对他这有失身份劳作的疑惑没有改变他的心意。
  山岗上,三个怀着不同心意的人观看着河道中奋力劳动的人群。一个是喜欢上弃儿那热血单纯头脑的少彦名,一个是以兄长的慈和目光期待弃儿成长的大年皇子,还有一个是感受到弃儿人格魅力而越发迷恋于他的少女小兔子。他们都喜欢着弃儿,不过却又完全不同……
  河道终于通了,大川滚滚流入淡海,危害杵筑地方多年的患一朝解除。军民百姓发自内心的发出欢呼,一身泥污的弃儿的背影在千万根针一样的视线里变得高大起来。决定他人格和身份伟大不伟大的,是他人而非自己,弃儿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了这道理,在百姓们的忘情拥抱中,“弃儿爷!”的欢呼第一次言发由衷,原来看不起弃儿的库比等分到他身边做辅佐的于投马老臣们也对他刮目相看。弃儿感到,自己真正摆脱了须佐之男理想的阴影,他已经迈出了自己建国事业的第一步……
  这一年,雄伟的杵筑神社也在冬天来临之前迎着迟来的皑皑白雪屹立在了宇迦山畔,移居其中的须势理为弃儿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山城彦。
  大雪封住了西国的土地道路,大雪又很快化去,为第二年三月的于投马留下了适合百草生长的沃土。在这土地散发着春天香气的日子里,须佐之男在千万去年就已整装待发的于投马远征大军的方阵前举起了手中的布都御灵剑,胸有成竹的宣称自己为全倭国之王。他向被曹魏政权册封为亲魏倭王的筑紫邪马台国下了战书,决心将之征服,得到九州南部的入海口,进一步同韩国贸易,令曹魏上国对于投马刮目相看。
  远征军被分为两支,一支是由井猛做主帅,以骑兵为主的陆军,自陆路西进长驱急进;另一支是由须佐之男和大年亲率的数百战船组成的海军,由中海港以海路进发。
  至此倭国大乱搏发,留在于投马国内的弃儿也将面对足以改变他命运的新挑战……

 

 
上一篇:大国主(3)
下一篇:大国主(1)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