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传说演义>>大国主>>大国主(3)
大国主(3)
作者:驰 骋  上传于:2004/7/7
 
  春天,阳光明媚,和风宜人。各种植物都长出鲜嫩的幼芽,动物们再也不用为食物困乏发愁,寂寞了一个冬季的世界充满了生机。春天是美好,但对人类而言同时也是残酷的。在春天,吃足食物的战马可以精神奕奕,摆脱严寒之苦的士兵可以放心的穿上轻便冰冷的铁甲,被大雪封闭的道路大山也会解冻。
   所有的一切都利于战争的进行。
  在这一年——公元17X年,须佐之男的出云军攻入了筑紫九州。凭借着锋利的铁器和精湛的骑术,出云于投马军完全住压制了筑紫诸侯的反抗。不久后,出云军终于攻进了筑后水川以东的邪马台中枢地区,年轻的邪马台女王——日灵女卑弥呼为躲避出云军战锋,被迫放弃山门的国都举族南迁。在南方,他们与雄霸筑紫南部的凶猛彪悍之海洋民族“球磨族·曾于族”(统称球磨曾)国家狗奴国结盟,共同对抗出云军。由于地形不熟,而山地又不便骑兵奔驰,出云军处处挨打陷入苦战。大年皇子洞析了这种拉锯战的不利,劝说须佐之男同自己一起率领偏师越过英彦山,穿越日田盆地,急袭可以眺望大海的宇佐之地,切断邪马台的后援,与井猛和岩阪皇子的主力军队遥相呼应。
  筑紫的持久作战成为必然,于是须佐之男在这种情况下向日灵女提出由两人的结合来解决战争,让出云和邪马台以和平的方式并为一体的提案,走投无路的日灵女积接受了建议……
  另一方面,留守出云的弃儿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一个戴着有角鬼面具自称来自天上名叫火矛的勇猛男人,趁着出云男丁都随大军西征,国内空虚的机会突然率部入侵,骚扰袭击村落百姓,号称要代替布都贵族接管出云国。
  在弃儿看来,须佐之男的出云是死是活都同他无关,他自己只是筑杵地方的王,他只对自己领土的人民和财产负责。火矛也好,山贼也好,他们想袭击、想占有出云就让他们随便去。然而,火矛总归还是将战火烧到了筑杵。杵筑的神社在烈火中被烧尽,熊熊大火照亮了马背上火矛的狰狞面具,这是火矛给弃儿下的战书:“在下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我会在稻佐海边等你的消息。”
  只有一战了!弃儿下定决心。可是,形势对他非常不利,临时拼凑的筑杵军都是老弱病残,完全没有战斗力,留守出云于宇的仓伊根和八岛奴皇子又有意刁难拒不出于投马兵相助,可以投入战斗并且有战斗力的筑杵军少得可怜。决心战斗的弃儿没有可以使用的军队,这就好像一个想搬起大石头的人偏生没有长手。决战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他每天却看着站都站不稳的部下们发愁,连自己的信心也在时间的流逝里逐渐减少。
  “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不过这次你一定要救他们才行。”少彦名望着面前神秘莫测却又神通广大的美丽少女,说出了以下的话。名叫小兔子的少女没有回答,她脱去衣服露出无比美丽的膧体,像鱼一般潜入水底,瞬间就失去了踪影。大海里,小兔子和海鱼交谈着什么,那是只有她和鱼才了解的语言……
  须势理不怕火矛,她相信丈夫弃儿能保护自己和孩子山城彦,全副武装的她大大激励了弃儿的信心。决战之日,耳听自婓川上游如奔雷驰至的马蹄声,目睹如婓川汹涌蜿蜒逼近的火把,弃儿平静的在黑夜笼罩下跨上战马。
  火矛骑兵团的精锐和训练有素,火矛本人的镇定自若都出乎弃儿的想像。黔驴技穷的虚兵之计对火矛骑兵团没起到任何作用,敌人好似山崩的突击瞬间就将筑杵军的阵形击碎。弃儿奋力拼搏却终于力有不逮,被火矛剑指马下。构成筑杵军最大力量的民兵因缺乏训练,在战争一开始时就被吓得失去战斗意识,始终无法投入战斗。
  就在杵筑军败局已定时,稻佐的海边风云突变。巨大的浪头向岸边滚滚而来,数量庞大的龙蛇群在浪尖上发出荧光,这暗青色的光照亮了海滩上战斗的每一张欣喜或迷茫的面孔。欣喜的面孔属于生长于海边,崇拜龙蛇的筑杵民兵;迷茫的则是纵横山间,生长于丛林的火矛的山贼们。
  龙蛇出现的吉兆传遍了筑杵军,民兵们士气高涨,欢呼着杀向敌人,战争形势瞬间逆转。失去大批部下的火矛被迫带队逃回山上,只留下已经成为胜利者的弃儿傻呆呆坐在战场上。他想变强!只要能使他变强,强过火矛,无论须佐之男的力量还是少彦名所说的什么中国《孙子兵法》(虽然他不认识字),他都要学。
  在另一边,筑杵神社里须势理和小兔子(正是她劝说龙蛇们帮助弃儿得到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这两个同时深爱着弃儿的女人会面了,不过这次会面充满了火药味,小兔子是来下战书的——下爱的战书……
  由于赶跑了火矛,弃儿的声势日益高涨,附近村落的人们为了躲避火矛的劫掠纷纷跑到弃儿的领地来寻求保护,筑杵的人口逐渐稠密起来。弃儿一方面拼命的锻炼自己,一方面组织军队、训练人马,并遣人寻找火矛的落脚点。弃儿知道火矛一定还在出云,那是个绝不会放弃野心的男人,想必他也在组织军马,准备同自己决一胜负。
  这一天,弃儿将筑杵的家臣还有酋长们都聚集起来,向大家宣布,已经找到了火矛的据点,丹波山脉中的大江山。在那里,火矛建造了韩国式的城堡,抢劫人丁和食物、财宝,准备再次争夺出云。为了夺敌先机,弃儿下令全军对大江山发动总攻击。不同于过去战争的是,为了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弃儿拟定了军队纪律,严勒部队不得骚扰百姓。大江山讨伐军出征了,这大军中不仅有杵筑新组建的部队,连于投马的正规军也在各自将领的统率下违背仓伊根和八岛奴皇子的命令,自愿被弃儿统属。经过火矛之战,弃儿这个来自奴隶的统帅,在于投马人民心中的地位已经越来越稳固,人们已经承认了他作为于投马未来统治者的权威。权力的集中使弃儿对自己的未来满怀信心,可须势理却感到丈夫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所追求的权势和成功与自己所需要的爱情恰恰被绑在了走向不同道路的车轮上……
  对大江山的攻坚战非常艰难,杵筑军虽然士气凌人而且人多势众,却无法突破高巍的石墙和重重栅栏,在守军顽强抵抗下屡屡受挫。深喑攻势艰难的弃儿在发现山上有许多同自己一样面带刺青的苦役在修建城堡后突出奇计,他在讨伐军里挑选和组织了一支面带刺青的悍勇小队,由自己亲自率领混上山,挑动山上的奴隶逃跑和放火引发混乱。大江山上的火矛军怎么也没想到敌人会从内部发难,顿时乱做一团。山下的杵筑部队在少名彦指挥下趁乱攻山,顺利打开了城门。
  乱军中,弃儿手提铁剑寻找火矛,他不甘心这个曾经将自己击败的宿敌再次逃脱,他要洗雪前耻。火矛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不过这次对方没有带面具,这张不可思议的面孔叫弃儿大惊失色——这个自称火矛的男人头上居然长着两只角!
  “我就是妖怪,那又怎么样?我本来可以成为斯卢的国王,就因为这副长相沦落到这地步。”已经变得很强的弃儿还是没有能超越有着鬼怪般力量火矛,最后他还是被很狼狈的打败了。可是,胜利的火矛却在战斗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尊,他没有杀死瘫软在地的弃儿,而是兴奋的扬长而去,再次留下看起来已经成为胜利者的弃儿呆呆的立于夜风中……
  秋天来了,黄叶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盖满了杵筑的每一座山林。回到宫殿没几天的弃儿每天都将时间放在外出打猎上,不知为什么他有些不想理睬须势理。借此机会,仓伊根大力挑拨须势理和弃儿的夫妻关系,须势理虽然表态相信自己的丈夫,但小兔子的出现还是使她的嫉妒心膨胀,心里不禁认为弃儿已经抛弃了自己,伤心欲绝。山林里,独坐在岩石上的弃儿却发现对须势理的感情早已不再是过去的仇恨和报复,须势理的爱已经熔化了他那冷酷的心,他在不知不觉中真的对这位高贵的妻子产生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爱意。须势理近期对他的冷淡却使弃儿烦恼不已,再加上那个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可人女孩小兔子,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这份感情。
 
上一篇:大国主(4)
下一篇:大国主(2)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