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传说演义>>大国主>>大国主(4)
大国主(4)
作者:驰 骋  上传于:2004/7/7
 

  一天晚上,小兔子如风般轻轻飘入了弃儿露营的帐篷。望着他熟睡的脸,她想叫醒他,却有于心不忍。她侧身卧在他的身边,温柔的望着从来没有和自己好好交谈过一回的男人,抚弄他的头发,轻吻他的面庞。她感到很满足,能这样看着他对她来讲已经足够了,她不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爱有时只要自己知道就足够了。突然,所有的平静都被打碎,他有力、粗壮的手狠狠抓住了她的手,马鞭无情的抽在了她的身上。
  “我早叫你别一直缠着我,怎么你还听不懂!都是因为你,须势理变成这样!”丧失理智的弃儿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小兔子的身上,无情的言语更甚于马鞭抽打肉体的痛苦,小兔子对弃儿的爱也随着痛苦化为了乌有。
  “我讨厌你!我将永远的恨你!一旦我讨厌你,山和海还有野兽,大家也都会恨你!我再也不管你了,以后都不管了!”小兔子伴随落叶和山风消失了,她最后的这番话不断在山谷里回响着。
  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海风加杂着雨雪倾袭了整个杵筑,弃儿和须势理的孩子山城彦也在这年冬天死去了。初冬的雪在山城彦的墓上越积越多,须势理因为爱子的猝死从早哭到晚。弃儿和须势理的感情在这件事后得以恢复,不久,弃儿再次率领杵筑和于投马的大军踏上向东方的征途。这次远征名为征讨火矛的残党,实际上则是为了实现他个人的野心——既然须佐之男想西攻打邪马台,那么他弃儿就要远征东方列国,与之背道而驰在相反的方向拓展自己的王国。
  东征的作战非常顺利,大军的马蹄很快就踩到了淡海(今天的琵琶湖)柔软的滩涂。
  然而,淡海成为了东征作战的转折点,弃儿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强有力的新敌人,鸟见军团。军容整齐的鸟见军装备精良,在加上他们凭借对淡海地形的熟知,将远征军打得措手不及。在鸟见的国主和猛将长髓彦指挥下,鸟见军团作战神勇,东征军籍以压制敌人的骑兵部队一筹莫展。战斗的关键时刻,鸟见军使用了新式武器——弩,东征军的盾牌和铠甲都无法抵挡这来势强劲的弩箭,他们的骑兵像雪片般从马上坠落,连弃儿本人也中箭落马。东征军损兵折将,溃败如土崩,死伤枕籍,只好撤退。
  更加糟糕的是,鸟见军的弩箭上都涂了毒,弃儿中箭后箭毒扩散至全身,昏迷不醒,连少名彦煎制的草药也无济于事。
  绝望的少名彦一个人划着船徜徉于河面。他望着被乌云笼罩着的月亮,似乎自言自语数说起自己对弃儿那孩子的情感,最后说道:“老夫活得实在太久了。小兔子,如果能让弃儿活过来,我愿意为他死!”没有人回答他,也许小兔子根本就没有躲在旁边偷听,只是他一厢的那样认为,但月亮却从乌云后显露出来,照亮了他的脸。
  正在与箭毒斗争的弃儿梦见自己被困在一艘小船上,小船在汹涌的大海里沉浮。后来,他梦见了小兔子,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甜美,那笑容很快又化成了一片黑暗……猛然惊醒的弃儿发现东征军已经被鸟见军趁夜包围,两军在苇塘里激烈战斗。从四面八方飞来的弩箭使东征军的将士们一批批倒下,弃儿只有指挥部队设法拼命突破敌人的包围。大风夹杂着滂坨暴雨落在每一个逃跑者和追击者身上,少名彦的小船在仓惶的撤退中被大浪卷走,弃儿企图去救他,却怎么也靠不近他身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名彦的小船被大浪卷走,只留下一句变得很遥远的:“好好保重!”
  心情更加低落的东征军残部脚步蹒跚,很快就被鸟见军的军船绕到了前面。就在弃儿等人被困在小小的高地上,已经绝望的时候,奇迹发生了。一排巨大的战舰桅杆浮出风雨交加的夜幕,鸟见的小军船被撞翻,敌人部队顿时大乱。在那高大战舰的船头,一张坚毅英俊的面庞迎着风逐渐靠近,好似太阳照耀着敌我双方,他正是随须佐之男远征九州的大年皇子和他的大舰队。因为须佐之男迷恋日灵女,完全落入这个女人的掌握成为傀儡,甚至还想立这女人的孩子为王嗣,使大年皇子失去了立足之地,被迫帅部返回开拓新土。意外的是,他的部队居然成为了弃儿的强大后援,并改变了淡海地区的战局。
  看到着突然出现的大军,长髓彦心生怯意,解围退却。大年皇子紧追不舍,在后来的战争中通过磐船街道饶到长髓彦背后,切断了鸟见军的后路。见到大势已去,长髓彦的哥哥阿毗彦和长髓彦一起带领全体国民投降。
  接受阿毗彦和长髓彦投降的大年皇子以最庄重的礼节接受了投降,并且说出了“如果让先进文明损会遭受天谴”这样大度的宣言,令阿毗彦和长髓彦倍受感动。不久,大年和阿毗彦、长髓彦的妹妹三炊屋公主成婚,于投马和鸟见的势力顺利结为一体。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弃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年的高贵、睿智和不失风度使他感到自己被那阳光笼罩,失去了自我。
  这天,阿毗彦向大年和弃儿讲述了鸟见国的历史。原来,他们是秦代时渡海求索蓬莱仙山的徐福与其所带三千人的后裔。阿毗彦向在场的人们展示了中国、朝鲜和倭国的地图,世界的庞大使弃儿惊叹不已,他没有想到原来即使是倭国和世界相比也只有那么一点点,于投马在地图上完全就小到无法显示。认识到世界之大的弃儿决心重新寻找自己的目标,他拒绝了大年一起统一倭国,共同建国的盛情邀请,回师杵筑。
  须势理对丈夫的归来喜极带泣,但她在弃儿远征期间生下的儿子,武御名方却对这位从未谋面的父亲满怀敌意。弃儿对这个凶巴巴的孩子也很不喜欢,在一次比武中,他甚至痛下杀手将武御名打伤……
  沉迷日灵女美色的须佐之男国政靡废,驻扎在邪马台的于投马部队也军备松懈,很快就在球磨曾、邪马台还有不知来自何处的雇佣军的联合下被全线击败,日灵女也被敌人抢回。须佐之男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但迷恋日灵女的他到这时还认为日灵女没有背叛他。于投马军陷入联军重围,井猛皇子见战局岌岌可危,只好命令岩阪皇子带二十名随从突围,向出云的与投马国内求援。
  岩阪的苦苦哀求感动了弃儿,杵筑的军队在很短时间里便集结起来。欢送的仪式上,须势理深情款款的嘱咐弃儿尽早回来,仓伊根皇子却将岩阪拉到一旁,要求他伺机将弃儿干掉。
  久经沙场的杵筑军作战非常顺利,乌合之众的联军远不如他们精锐,弃儿的突围作战相当顺利。一向和弃儿要好的井猛见到弃儿相当欣喜,可须佐之男的状况却使弃儿大为吃惊。这个立志要统一筑紫,进军韩地的魁梧汉子,现在变得虚弱不堪,一心只想着日灵女。他,曾经斩杀八歧大蛇的男人握住了弃儿的手,但嘴里叫的却是大年皇子的名字,不断的忏悔只能使弃儿对大年的嫉妒更加深刻……
  完全失去斗志的于投马军决定撤退到奴国,然后再乘船护送濒死的须佐之男回于投马。浩浩荡荡的撤退队伍在山间艰难的行进,邪马台的军队不断在他们后方发起进攻,流箭好似下雨落到于投马军人头上。负责断后作战的杵筑军在弃儿带领下舍生忘死的作战,一次又一次击败了邪马台的部队。目的地已经越来越近了,只要再安全通过一座山间吊桥,撤退作战就完全胜利了。可是,大批早就埋伏在附近的丰浦海盗部队骤然出现,他们协助邪马台军对于投马部队发动全面攻击,这使撤退作战再次出现危机。疲惫不堪的杵筑军独力支撑大局,已经渡过吊桥的井猛被拥挤在桥上的于投马败兵所阻,无力麾军回救。
  望着弃儿奋战的背影,本想请缨断后的岩阪忽然感到了自卑,仓伊根的请求更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在他的耳边。岩阪做出了令他自己悔恨一生的事——他割断了吊桥的桥索,拥挤在吊桥上的人群全部落入河中,弃儿和他的杵筑军失去退路,全部被他出卖给了凶残的敌人。这卑鄙的事将困扰岩阪一生一世,使他良知发现永感内疚,最后被迫在数十年后用自己的生命向弃儿的儿子武角身偿还这怎么也还不清的债务……
  没有了生的希望,杵筑军的战士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战斗,血染征衣,在敌人的乱箭和刀斧下一个一个的倒下。弃儿最终也失去抵抗的力量,无力的被敌人按倒在地。一把染血的剑指向弃儿咽喉,手握那把剑的人,头上长着骇人的鬼角……
 
上一篇:大国主(5)
下一篇:大国主(3)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