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徐福入海的文化影响
徐福入海的文化影响
作者:王赛时  上传于:2004/7/7
 


山东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王赛时


  在秦朝时代,当秦始皇被齐燕方士群噪蛊惑的时候,有一位齐地方士挺身而出,提出了史无前例的大胆方案,他甘愿率领船队,到无边的大海中去采集神药。这种提议立刻得到了秦始皇的认可,于是,一场大规模有策划有准备有组织的入海举动随之而产生。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徐福入海。有人说,徐福入海只是一种盲目的求仙活动,其目的是向秦始皇骗取钱财;也有人说,徐福渡海是有预谋的海外移民,意在逃避秦朝的残暴统治;还有人认为,徐福的船队最终到达日本,并在那里安家落户。由于时代久远和史载缺残,人们只能对徐福入海的最终结果进行种种猜测。然而,这一次震撼历史的海上出行,却给山东海疆涂抹上了千古评说的迷幻色彩,直到如今,山东全境仍然保留下诸多徐福遗迹,而东邻日本也在喋喋不休地谈论徐福故事。由徐福入海而掀起的一股文化风潮,至今深深影响着山东海疆。
  一、徐福入海的历史印记
  据史记载,徐福是齐人,又名徐   ,秦始皇时,以方术显名于山东海滨。秦始皇派遣船队,载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采不死之药,就以徐福为首领。《史记·秦始皇本纪》清楚记载,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   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   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三十七年(前210年),秦始皇“北至琅邪。方士徐   等人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者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弗见。”从徐福第一次出海,到秦始皇会徐福于琅邪,前后有10年之久,这个期间,应是徐福海上活动的时期。
    当年徐福如何出海,限于史料,已不能确知,徐福航海的走向和行驶过程,更是无从考究。然而,徐福入海求仙是秦朝的一件大事,况且又有数千童男童女随船外出,声势十分浩大,所以,这段历史受到后人的强烈关注,并且引发出各种各样的传说。
    由于徐福出海的直接目的是寻找不死之药,因而早期的文献围绕着海上仙山而探讨徐福,神话意味格外浓重。如汉代东方朔的《十洲记》,就在海外仙洲中加入了徐福的行踪。其书有载:
  祖洲近在东海之中,地方五百里,去西岸七万里,上有不死之草,草形如菰,苗长三四尺。人已死三日者,以草覆之,皆当时活也。服之令人长生。昔秦始皇大苑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如乌状,衔此草覆死人面,当时起坐而自活也。有司闻奏,始皇遣使者赍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鬼谷先生云:臣尝闻东海祖洲,上有不死之草,生琼田中,或名为养神芝,其叶似菰,苗丛生,一株可活一人。始皇于是慨然言曰:可采得否。乃使使者徐福,发童男童女五百人,率摄楼船等入海寻祖洲,遂不返。福,道士也,字君房,后亦得道也。
  《十洲记》所述固然荒诞,但徐福与海上仙药一开始就结下不解之缘,他的荒谬提议甚至得到了秦始皇的倾力支持,这就难免让后人把他归于神话传说的体系之中。唐代仙话故事中曾将徐福描写成海外仙人,如《太平广记》卷4引《仙传拾遗》云:
  唐开元之中,有士人患身枯黑,御医张尚容等不能知。其人聚族言曰:“形体如是,宁可久耶?闻大海中有神仙,正当求仙房,可愈此疾。”宗族留之不可,因与待者赍粮至登州大海侧,遇空舟,乃赍所携,挂帆随风。可行十余日,近一孤岛。岛上有数百人,如朝谒状,须臾至岸。岸侧有妇人洗药,因问彼皆何者,妇人指云:“中心床坐,须鬓白者,徐君也。”又问徐君是谁?妇人云:“君知秦始皇时徐福耶?”曰:“知之。”“此则是也。”顷之,众各散去。某遂登岸致谒,具语始末,求其医理。徐君曰:“汝之疾,遇我即生。”……以黑药数丸令食。食讫,痢黑汁数升,其疾乃愈。某求住奉事,徐君云:“尔有禄位,未宜即留,当以东风相送,无愁归路遥也。”“复与黄药一袋,可以刀圭饮之。”某还,数日至登州,以药奏闻。
  仙话故事虽然有别于历史记载,但它从另外一种角度来反映当时人们的思维和认识。真正客观看待事物的人,往往能够从仙话中寻找出一种文化感受。
  其实,到唐代时,徐福不仅仅演变成神化人物,而更被看作是一段历史的见证,很多人都希通这段历史的反思,为世人提供难得的启示和借鉴。尤其是当人们眺视大海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徐福的踪影。唐人诗作,于此尤为贴切。如《全唐诗》卷540李商隐《海上》诗云:“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又卷602汪遵《东海》诗云:“漾舟雪浪映花颜,徐福携将竟不还。同作危时避秦客,此行何似武陵滩。”又卷647胡曾《东海》诗云:“东巡玉辇委泉台,徐福楼船尚未回。自是祖龙先下世,不关无路到蓬莱。”从这些诗歌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到唐朝人对徐福入海的各种看法,其中有辛辣尖锐的讽刺,也有烟云易散的感叹。从秦至唐,已逝千年,徐福入海的印象还是那样深刻。
  在我国的海洋文学系中,徐福曾经是一个强有力的凝聚点,只要你从历史的深度去透视大海,总会发现徐福的身影。所以,当人们从事海洋诗歌创作的时候,常常把徐福与秦皇当成吟咏的对象。宋朝人郑思肖写有《徐福采药图》一诗:“仙药长生不易求,仙山可在海东头。祖龙灭尽诸侯后,徐福却来赢一筹。”1 元人吴莱写有《大佛寺问秦皇系缆石》诗:“徐生忽以去,方士先避秦。童男继童女,五谷杂货珍。岛屿止不返,蛟龙化其民。非惟长年药,永隔战马尘。人君却来悟,望望转车巡。”2明人屠隆写有《金塘歌》:“徐   楼船去不还,三千童女住仙山。人间灵药何曾有,洞里琪花只自闲。”3这几篇诗歌。可谓语意深长。清朝人李天骘写诗则是鞭答直入,深揭要害,其诗有云:“恼恨方士逞幻谋,谬指海市作神州。世间那有不死药,赢得銮回天尽头。”4 近人刘光第途经山东沿海,也曾写下一首怀感诗篇:“贝宫琼岛信能信,闻道仙人事最真。徐福海东成巨国,可怜封禅已无秦。”5诗歌体系的中徐福形象,可以说是多姿多色,百味横生。这位方士自己一帆远去,却引发起后代人无休无止的评说,其影响之深,可想而知。
  徐福是山东人,他又从山东沿海起锚远航,为此,环绕山东半岛,留存下许多的徐福遗迹,尽管这些遗迹不一定都是徐福故乡,但当地人还是愿意通过这种方位认可来表达对徐福的怀念。在沿海居民心目中,徐福不仅仅是一位求仙说道的方士,更是一名勇敢的海洋开拓者,他敢于把仙山憧憬变成追索的行动,率领船队奔向大海,探求前人从未涉足的海洋世界,所以,他应该得到后人的尊重。
  有史可考的徐福出海基地,应该首推琅邪古郡,前引《史记·秦始皇本纪》已记载始皇“北至琅邪”时,会见徐福,当时“方士徐
等人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看样子,徐福以琅邪为基地,已经活动了多年。后人吟咏琅邪,常把这里看作徐福船队的出行港口。如北宋刘敞《公是集》卷17《过海舟》诗云:“秦王好神仙,东上琅琊台。蛾眉绿发五千辈,去乘长风款蓬莱。此时秦人海旁立,生别死分不敢泣。但见高帆云中没,野鸟悲鸣为翔集。过海舟,何时还,火焚荆棘空骊山。”
位于胶州湾的徐山,相传也因徐福航海而得名。宋人乐史《太平寰宇记》卷24密州诸城县条记述徐山,引用《三齐记》的资料,说:“始皇令术士徐福入海求不死药于蓬莱方丈山,而福将童男童女二千人于此山集令而去,因曰徐山。”元人于钦在《齐乘》卷1中记载:“徐山,方士徐福将童男女二千人会此入海,采药不返。”《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260青州府部则记载:诸城县有徐山,“始皇发童男女数千人,遣徐   领,入海求仙不死药,船交海中,以风为辞,退舍兹山,因名。”按,徐山位于今青岛市黄岛区辛安乡,是一座海拔百米的山丘,离海约2公里,面积1平方公里,今山上还有徐福洞等古迹。
  在今青岛崂山区的海中,有一个面积仅有0.5平方公里的小岛,人们给它取名为徐福岛,据说这座岛屿也是徐福出海的一个落脚点。岛距陆地半公里,对面为一村落,名为登瀛村,与徐福岛遥相呼应。同治十一年《即墨县志》卷1《岛屿》记载说:“徐福岛,县东南五十里,相传徐福求仙住此,故名。”宋末元初,宋无航海路过此岛,曾写下《东洋》一诗,所存《翠寒集》载其诗云:“东溟云气接蓬莱,徐福楼船此际开。应是秦皇望消息,采芝何处未归来。”清朝时,黄体中写有《徐福岛》一诗:“东海茫茫万里长,水天何处是扶桑。海天一去无消息,徐福当年赚始皇。”围绕着这座小岛,古人曾屡发感慨,大做文章。
  在今龙口市,旧时有一座徐乡城,据说亦与徐福有关。同治十年《黄县志》卷1《疆域》这样记述:“徐乡城,汉为徐乡县。《齐乘》云:以徐福求仙为名。《寰宇记》:徐乡,汉县,后汉省,其地即今县界也,失其故城遗址。《明统志》:徐乡城在黄县界内。皆不能确指所在。县旧志云:在县西南五十里。不知何据。”清人叶圭绶在《续山东考古录·登州府沿革》中曾考证徐乡城原叫士乡城,他说:“士即徐音略转耳,以此附会于士乡,安所得徐乡遗地乎?”虽然古老的徐乡城早已难辨根基,但直到如今,龙口居民之间仍然流传着徐福故事,并认定徐乡位置就在当地乡镇。
  邻近山东的一些地方,也存有徐福遗迹。如今河北盐山县有千童城,据说秦始皇曾把童男童女安置在这里,以准备出海采药。顾野王《舆地志》记载:“南城东北有   兮城,秦时始皇遣徐福将童男女千人至海求蓬莱,因筑此城,侨居童男女,号   兮城。” 《元和郡县志》卷18记载:“饶安县,本汉千童县,即秦千童城,始皇遣徐福将童男女千人入海求蓬莱,置此城以居之,故名。”
  在远离山东的某些地区,历史上也出现了徐福的印记,如宁波周围就有若多的徐福故址。象山县有山,名叫蓬莱山,也叫小蓬山,相传是徐福早年隐居的地方,始皇闻徐福之高名,特请他出山航海。《宁波府志》 曾为之详述。又象山镇内有一口“丹山井”,据说也与徐福有关,《象山县志》引元朝人王传宗《井亨志》云:“象邑蓬莱之名,奚始乎祖龙氏命徐福步蓬莱山求长生不死之药,于兹筑庐,凿井以观焉。”慈溪县有大蓬山,山上有千人坛,宝庆《慈溪县志》记载:“千人坛在县西南十五里,高数仞,登山望秩,以求神仙,(始皇)至此,见群峰连延,东入于海,神仙,乃命方士徐福立坛祈祷,因以为名。”又载:“大蓬山……始皇东游,欲自此入蓬仙界,故名。”当年秦始皇出巡,曾到达会稽郡,并在此泛海,所以,宁波周围靠海之乡,多有秦皇徐福遗迹。如大德《昌国州志》记载东霍山时说:“在海东北,环大洋,世传徐福至此山。”元朝人吴莱《渊颖集》卷7《甬东山水古迹记》也说:“东霍山,山多大树,徐福盖驻舟于此。”鄞县海中,传说也有徐福岛,元初时,谢翱曾作诗咏及该岛,诗云:“蛟门南去鸟,此地望迢迢。……却寻徐福岛,因问秦皇桥。于彼看日出,羽旌焉可招。”6 在这些沿海地区,只要稍微沾点边,人们都会搬出徐福的形象。
  以山东沿海的徐福遗迹为中心,一直扩散到江苏、浙江二省,徐福的踪迹逐地蔓延,人们都希望用徐福的影响来增大海洋文化的气氛,毕竟徐福是一位秦朝时期的航海先驱。在海洋神话极度笼罩,人们又对海洋世界极为陌生的那个年代,这位敢于冒险出海的人的确令人佩服。后代人无休止地谈论徐福,其意义已经远远超出当年入海求仙的狭窄范围。前些年,山东龙口和江苏、浙江、河北都举办过纪念徐福航海东渡的大型活动,并召开学术讨论会,探讨徐福出海的始末和去向,这两个地区都想把徐福的故乡留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徐福在天有灵,看到这种现象,也会为之含笑九泉。
  二、徐福影响的海外扩散
  海上仙山本来就是一种神话传说,徐福入海求仙也只能空手而回,但他欺骗秦始皇长达10年之久,也算摸透了这位当权者的变态心理。然而,事情总得有个交待,徐福无法从海中采回神药,就只能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有关徐福的最终去向,《史记》中略有披露,其书卷118《淮南衡山列传》中有一段伍被规谏淮南王的言辞,就谈到了徐福入海的事情:
  昔秦绝圣人之道,………又使徐福入海求神异物,还为伪辞曰:“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邪?’臣答曰:‘然。’‘汝何求?’曰:‘愿请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即从臣东南至蓬莱山,见芝成宫阙,有使者,铜色而龙形,光上照天。于是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海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悦,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于是百姓悲痛相思……。
  在西汉人看来,徐福找到了海外一片沃壤,并在那里安家落户,其随行有童男女三千人,可以配偶繁衍,又有百工随行,携带谷种,不愁衣食用具。如果这种假说成立,那么,徐福入海便是当时有组织有预谋的一次海外移民。《汉书》卷25下《郊祀志》记载谷求对汉成帝说:“秦始皇初并天下,甘心于神仙之道,遣徐福、韩终之属之赍童男女入海求神采药,因逃不还,天下怨恨。”基本上承袭了伍被的说法。
  东汉以后,人们又把徐福入海的落脚点安放在海外澶洲。《后汉书》卷85《东夷列传》倭传之后有这样一段记载:
  会稽海外有东   人,分为二十余国。又有夷洲及澶洲。传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仙不得,徐福畏诛不敢还,遂止此洲,世世相承,有数万家。人民时至会稽市。会稽东冶县有入海行遭风,流秽至澶洲者。所在绝远,不可往来。
  《史记》张守节正义在解释徐福入海之事时有云:
  《括地志》云:澶洲在东海中,秦始皇使徐福将童男女入海求仙人,止在此洲,共数万家,至今洲上有人至会稽市易者。吴人《外国图》云   州去琅邪万里。
  《三国志·吴志·孙权传》中也有类似的一段记载:
  黄龙二年春正月,遗将军卫温、诸葛直将甲士万人,浮海求夷洲及   州。   州在海中,长老传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将童男童女数千人,入海求蓬莱神山及仙药,止此洲不还,世相承有数万家,其土人民时有至会稽货布,会稽东冶县入海行亦有遭风流移至
   州者,所在绝远,率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数千人还。
  按《后汉书》与《三国志》所载徐福入澶洲事大体相同,《三国志》为晋人陈寿撰,《后汉书》为南朝宋人范晔撰,二人生卒相距百年,其资料来源有所承传,其后《北史》、《隋书》,以及唐人《括地志》等书,多转相抄袭前人资料,没有新的补充,传闻也渐有失实。古人所说的夷洲大体指台湾,而澶洲( 州)无具体方位。所以徐福的最终去向,史家没有确论。
  最早提出徐福东渡到达日本者是五代僧人义楚,他在《义楚六帖》卷21《城郭·日本》中这样记述:
  日本国亦名倭国,东海中。秦时,徐福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此国也。今人物一如长安。又东北千余里有山,名富士,亦名蓬莱。其山峻,三面是海,一朵上耸,顶有火烧。徐福止此,谓蓬莱。今子孙皆曰秦氏。
  宋元时期,有关徐福与日本的话题多了起来。只要谈到日本人,国人总会联想到徐福,似乎日本的一切文化,包括服饰和器物,都与徐福东渡密切相关。据说当时所有来华的日本人都自称是徐福之后。这一点,文献中有诸多披露。如欧阳修写有《日本刀歌》一诗,其中这样描述:
  传闻其国居大岛,土壤肥沃风俗好。其先徐福诈秦民,采药淹留   童老。百工五种与之居,至今玩器皆精巧。前朝贡献屡往来,士人往往工词藻。徐福行时书未焚,逸书百篇今尚存。严令不许传中国,举世无人识古文。
  金人元好问《续夷坚志》卷4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大定未,日本国贩硫黄沙木将往明越,为风漂至登州海岸。其人华冠缟服,上画鸡犬,将如挽郎。自言先世秦人,是徐   船载入海者。   死,为五蕃菩萨。国人至今凶服。
  可能是受华夏传闻的影响,也可能徐福东渡的事情很早就在日本流传,从14世纪起,日本文献开始记载徐福东渡的去向,很多日本人认为徐福到达了自己的国家,并带来了先进的文明,1339年出版的日本古籍《神皇正统记》,其孝灵天皇条这样记述:“四十五年乙卯,秦始皇即位。始皇好神仙,求长生不死之药于日本,日本欲得彼国之五帝三王遗书,始皇乃悉送之。”此后,徐福在日本逐渐成传奇人物,当地居民把他当作中日交流的最早使者而予以祠祀,人们从心里认为徐福踏上了日本国土。
  如今日本分布着许多徐福遗迹,其中年代较早的遗迹出现在熊野。相传熊野山又名蓬莱山,那里有徐福墓和徐福祠。熊野是日本古地名,今为新宫市辖区。元朝人吴莱写过《听客话熊野徐   庙》一诗:“大瀛海岸古纪州,山石万仞插海流。徐福求仙乃得死,紫芝老尽使人愁。”7 可见在中国元朝时,熊野的徐福庙已经传名于华夏大陆了。而后数代之间,中国文人研究徐福去向,常常将目光投向日本的熊野山。如清代诸城人刘墉就写有《熊野山徐   庙》一诗,表述自己的见解,其诗云:“九州之外更九州,三山环以弱水流。大鱼吞舟不可住,登高望远令人愁。当年徐福载秦女,小国寡民成什五。海中自聚自年年。一任春风更秋雨。”8 日人松下见林著有《异称日本传》,其中谈到熊野的徐福遗迹:
  夷洲、澶洲皆称日本海岛、相传纪伊国熊野山下飞鸟之地。有徐福坟。又曰:熊野、新宫东南有蓬莱山,山有徐福祠。近沙门绝海入明,太祖皇帝召见,指日本图,顾问海邦遗迹,敕赋《熊野》诗,海诗曰:“熊野坟前徐福祠,满山药草雨余肥。只今海上波涛稳,万里好风须早归。”御制赐和曰:“熊野峰前血食祠,松根琥珀也应肥。昔日徐福求仙药,直到如今竟不归。”见《蕉坚稿》。所谓徐福祠者,谓蓬莱山祠也。此祠属熊野大权现。
  日本人认为熊野一带居住着秦氏遗民,他们的祖先跟随徐福泛海而来,在此定居。如日人新井君美《同文通考》就说:“今熊野随近有地曰秦住,土人相传为徐福居住之旧地,由此七八里有徐福祠,其间古迹参差,相传为其家臣之冢。如斯旧迹,今又相传,且又有秦姓诸氏,则秦人之来往乃必然之事也。”徐福墓如今仍然保存完好。墓前石碑建于日本天保五年(1834年),墓文题曰“秦徐福之墓”。
  在日本佐贺市北面的金立山,建有金立神社,社中以徐福为主祭神。在佐贺与福冈县交界的诸福町,存有“徐福登陆地”和“徐福洗手处”等遗迹,相传当年徐福一行在此登陆并取水做饭,当地居民将这些遗迹当作地方名胜予以保护。
  日本爱知县也分布着一些徐福旧迹,其中名古屋市有热田神宫,又称小蓬莱,相传徐福在此逗留。明朝时日本僧人惟肖在《东海琼华集》中这样记述:“世传徐   上书始皇,请兴童男女五百人入海,求三神山不死药,而得海岛,遂留不还,即我朝尾州热田神祠也。”该县宝饭郡小板井町也被人们认作是徐福居地,日人迈藤倍彦所著《木桥寺院志》记载:“秦徐福率五百少年渡海,船至三河湾六本木。其子孙定居于此,称秦氏。”
  日本青森县北津轻郡有尾崎神社,社中奉徐福为祖神,宽政年间(1789—1800),日人秋田考季所著《尾崎神社考》称:“做历六年(1184年)十一月建社殿,称尾崎神社,祀化鹿岛大明神、八幡大神,更祀祖神徐福至今。”在这个神社中,徐福成为最古老的供祠对象,长期接受香火供奉。
  暂且不去考虑日本所存的徐福古迹有多少真实依据,但做为一位发自山东的航海者,能够在异乡他邦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本身就包含了巨大的文化价值。起于秦朝海疆的徐福船队,最终落户于遥远的日本国土,这种传说也是对徐福一行的最好安慰,毕竟波涛汹涌的大海没能吞噬那些勇于入海的先驱。当我们把视线从山东海疆延伸到日本疆域的时候,最大的发现还是徐福的那种影响能力,山东沿海布满了徐福的始发遗迹,而大海对面的日本国土上又存在着徐福的落脚印记,这种恰到好处的归宿正好说明了徐福影响的强力渗透,展现了海洋文化的无穷魅力。


  注释:
    1.郑思肖《所南诗集·一百二十图诗集》四部丛刊续编本
    2.《渊颖集》卷3,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本
    3.屠隆《由拳集》卷7,万历刻本
    4.道光二十年《荣城县志》卷9《晓登成山望海》
    5.《刘光弟集·海中杂感》,中华书局1986年版
    6.《发集》 卷5 《采药候潮山宿山顶精蓝夜中望海》,明弘治唐文载刻本
    7.《渊颖集》卷4,文渊阁四库全书影本
    8.《刘文清公遗集》卷5,道光元年刘氏味经书屋刻本

 
上一篇:浅谈徐福及秦代诸方士对秦始皇的策略
下一篇:秦始皇东巡与徐福东渡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