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文化交流>>关于赴日本参加2002日中韩JRT国际徐福研讨会的情况报告
关于赴日本参加2002日中韩JRT国际徐福研讨会的情况报告
作者:赵仁强·曲玉维  上传于:2004/6/21
 

 

 

    应日本2002日中韩JRT国际徐福研讨会实行委员长山本弘峰先生的邀请,受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和山东省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委派,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副会长赵仁强,龙口市徐福研究会秘书长曲玉维于2002年11月8日至17日赴日本参加了会议,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会议概况:

    1.与会人员构成:因会议分别在日本5个地方召开,5站全部参加的研讨人员26人,其中:中国15人(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2人、中国徐福会3人、河北徐福千童会4人、秦皇岛徐福研究会1人,台湾地区5人),韩国1人,日本国内11人。只参加本地一站的与会人员490人,其中:北海道会场110人,小泊村会场200人,伊根町会场60人,熊野会场60人,东京会场60人。会议由日本真正古代史研究会、秦始皇与徐福研究会代表山本弘峰先生发起,经过近一年的筹备组织召开,其下的东京事务局、札幌事务局、湘南事务局10多名工作人员具体组织实施,并随会散发、出售徐福宣传资料和徐福纪念品。

    2.5站研讨会情况:会议的计划安排别有新意,组织周密,衔接有序。就连会议的名称也独具匠心,所谓JRT为英文缩写,意思是徐福浪漫的旅行,是一次典型的飞行研讨会。其5站研讨会的安排是:每一站先参观有关徐福的景点,然后召开研讨会。会议由山本弘峰主持,介绍来宾,介绍他的研究成果和资料,然后由5—6位与会的专家学者和各接待地的专家发表论文,并现场问答。

    第一站:北海道上富良野町。先参观近来才发现徐福童男童女木雕的静修熊野神社、发现疑为中国古钱的上富良野乡土馆、三足鸟居模样的东中神社,然后在上富良野公民馆举行第一回研讨会。会议发言结束后,来自旭川市的一名叫秦谨卫的长者要求发言。称他是徐福的后代,并展示了他的家谱,引起与会者的轰动。晚间在上富良野町举行的欢迎宴上,中学生表演了鼓舞和狮子舞。

    第二站,青森县小泊村。首先参观了徐福资料室,在熊野神社拜祭了徐福木刻像,然后出席了小泊权现崎徐福上陆地徐福像揭幕仪式。在小泊村举行的欢迎晚宴上,小泊村学校徐福研究班的学生表演了小泊权现太鼓和徐福纸芝居节目。在第二回研讨会上,赵仁强先生发言。会后展示了小泊村学校徐福研究班制作的徐福传说组画和幻灯片。

    第三站,京都府伊根町。参观了有徐福海市蜃楼传说的新井崎神社和徐福上陆地。在第三回研讨会上,曲玉维先生发言。

    第四站,前半段,三重县熊野市。参观了徐福上陆地、徐福宫、徐福墓、秦半两钱出土地。第四回研讨会现场提问讨论热烈。在熊野天女座欢迎晚宴之前,东道主精心准备了一场小型晚会。矢吹紫帆、矢中鹰光夫妇表演的电子琴、电吉它独奏。集体表演的鬼城太鼓和新田雅彦扮演徐福的徐福东渡日本的话剧把晚会带入了高潮。后半段,和歌山县新宫市。90高龄的奥野利雄先生陪同始终。参观了徐福上陆地、蓬莱山、阿须贺神社、徐福宫。在徐福公园,参观了徐福故里龙口市赠碑,以及新宫市为龙口市领导由伟中、郝德军、于爱军立的拜祭纪念牌。

    第五站,东京都。第五回研讨会发言之前,主持人宣读了佐贺徐福会给大会的贺电;赵仁强先生代表马仪会长向山本弘峰先生赠书。会议由山本弘峰先生进行总结。之后参观日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徐福渡海图、上野公园。

    二、主要收获

    1.达到了宣传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及徐福故里龙口市的目的,引起了国外专家学者的强烈反响。所到之处,我们都向各徐福研究组织及有关专家赠送了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简介及徐福研究论文集、徐福文化交流等宣传材料 。 在小泊村第二回研讨会上,赵仁强先生重点介绍了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的组织、宗旨和活动情况及研究成果。介绍了徐福故里文化节的情况,并向与会者发出了参加第五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的邀请。会后即有4名日本学者表示要参加。在伊根町第三回研讨会上,曲玉维先生介绍了有国内外200多名著名秦汉史专家参加在龙口举办的四届国际徐福研讨会的有关情况,以及史学家论证徐福故里在龙口的5条依据,引起了日本学者的注意,有的日本专家当场对罗其湘自相矛盾的观点提出质疑,对中国的两个故里、多个启航港提出问题,我们都分别予以解答。解答有理有据、感染力强,获得了与会者的一致好评。

    2.广交了朋友,增进了友谊。通过参加会议,既加深了与奥野利雄、   世本直卫、池上正治这些老朋友的情谊,又结识了一大批有志于徐福研究与交流的新朋友。特别是像石川幸子、田岛孝子、逵志保、前田丰、鸟居贞义等这些中国徐福传承地只有龙口没来过的专家,他们看到我们带去的研究资料和活动照片,爱不释手,争先索取。这对我们下步做好中日徐福文化研究与交流奠定了良好基础。

    3.了解了国内外徐福研究组织的新动向及研究的新发展。以前日本的徐福热主要在九州的佐贺、本州的太平洋沿岸新宫、熊野、富士吉田一带。而这次去过的青森县小泊村、京都府伊根町却在本州的日本海岸。有日本学者从海洋学角度论证了徐福船队沿日本海岸北上登陆的可能性。北海道首次发现徐福遗迹,更是引起各国学者和媒体的浓厚兴趣。这次会议筹办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不仅筹备时间充分,组织严密,而且得到了日本外务省和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支持。日本外务大臣川口顺子开出了亚地政第3042号许可证,并要求会前提报计划,会后作出总结。中国和韩国驻日大使馆也作了会议的后援单位。据日本方面讲,这是日本官方首次支持会社团体举办国际徐福活动,所以会议一路绿灯。在东京的欢送宴会上,日本前首相羽田孜亲自到会祝辞,再次表明他的家族是徐福后人以及他非常关心支持徐福文化事业的态度。作为亲临会场的代表,我们深切感受到融入到国际徐福文化研究大家庭,求同存异,携手并进,把徐福共同推向世界是任重而道远。

    4.到新宫市徐福公园就像到了家。去日本之前最为关切的是能否到新宫参观徐福公园,因为那里有1994年徐福故里龙口市赠送的汉白玉大理石卧碑。当我们乘电车从大阪到新宫驿下车时,去年陪同佐藤春阳市长访问龙口的新宫市工商观光课长铃木先生陪同在日本德高望重的徐福研究专家奥野利雄先生在车站迎接我们。奥野先生在发言中特别提到了龙口相赠纪念碑的事。到了徐福公园门口,两名日本少女手持花束献给每一个来宾。主人特意为我们搭了临时休息棚,品味着徐福茶、徐福饼、徐福糖、徐福长生不老果子。最为兴奋的当属在龙口赠碑前与新宫的朋友合个影。山本弘峰先生会前也是不知道龙口是徐福故里的学者,在他的资料片中缺了龙口的资料,看到龙口赠碑,非常激动,也上前合影。奥野先生非常希望龙口也能建一座徐福公园。临别,铃木先生告诉我们,佐藤市长出差前已安排好教育课长11月19日访问龙口,与龙口协商青年学生互访交流之事。在一旁的留学生翻译陈立新和东京事务局柳原智子连竖大姆指称赞。            

    5.着眼下一代,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徐福其人其事。这个方面对我们的触动特别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山本弘峰先生此次组织JRT会议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搞清徐福在日本古代史上的地位。之二是要把徐福东渡、传播文明的事迹通过外务省、文部省写入中小学教科书中。第二个方面是小泊村学校成立了徐福研究班,编排有关徐福的歌舞,制作徐福电教片,让青少年学生了解徐福其人其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作为徐福传承地之一的小泊村,几十年以后的徐福热将会更高。

    6.地方政府参与积极性大大提高。相传过去日本徐福热在民间,热在老人。现在看,不仅上层支持,而且地方政府也十分关注。上富良野町长、伊根町长、宫津市地方振兴局长、小泊村长、青森县议员、熊野市长、羽田孜前首相都到会致辞,都热烈地表示了以徐福人文资源拉动地方经济的愿望。在小泊村、青森县派议员到会。这个本州最北端靠传统渔业为生的富裕山村,前几年发现了徐福的遗迹,便开始着手计划开发徐福旅游资源;在伊根町,这个位于丹后半岛上以舟屋闻名日本的渔村,山路崎岖,连大巴车都不能通行,人员构成已严重老化。徐福也被相当重视起来,宫津市地方振兴局长在致辞中直截了当地表示了合作开发的愿望。与新宫相邻的熊野市市长眼见新宫的徐福热带来的效益,更是不甘落后,争取第4站安排在熊野,下气力接待,被认为是5站中接待安排最下功夫的。

    三、差距与不足

    1.我们的联络外宣工作还不够。这次会上,有很多日本专家只知道中国徐福会,不知道我们协会,这给李连庆有了可乘之机。尽管中国徐福会实质上名存实亡(实际上只有李连庆和张美荣两人在操作),但其采取各种形式,加强与国内外的联络,所以他的能量不容忽视。这次会议上只有奥野利雄、池上正治在发言中提及龙口。在小泊村,看到小泊村学校徐福研究班制作的徐福幻灯片介绍赣榆徐福村时,曾来过龙口的日本学者世本直卫先生用汉字给我们写下“宣传不足”4个汉字。羽田孜到中国看的也是徐福村。11月26日《参考消息》又报道了中日合拍影片《徐福》的报道,由日本各地的徐福会在日本佐贺县和中国江苏的徐福村完成拍摄,由日本著名导演冈本久明执导。自99年首届徐福故里文化节以来,我们和韩国方面交流比较濒繁,日本方面日趋冷淡。好多关系断了线,有的日本学者没来过龙口,过去来过龙口的学者多数年事已高,行动不便,青年一代断了档,新成立的徐福组织更是没有联系。缺乏像韩国西归浦那样的友谊和感情。

    2.这次到日本参加研讨会,专家如林。面对不同派别不同观点,我们争取到会发言,宣读论文,并当场答辩。这对我们既是考验,也是锻炼。但这样的会议我们参加的太少了,结果在日本形成了单一的观点,出现一边倒现象,这对我们是非常不利的。据悉明年在韩国要组织国际徐福学会的成立工作,浙江岱山要召开国际徐福研讨会,专门制作了徐福东渡船海中行,并进行航拍。

    3.我们对徐福文化研究的深度与广度都存在差距。有许多早期和近期的研究成果我们不了解或了解不多。如香港的卫挺生、台湾的彭双松的研究成果。另外一些国内处的另类文章读的也不多,不能及时掌握反面材料。关于多学科研究方面,也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在本次会议上,日本学者立平进用黑潮分析徐福沿日本海北上的可能性,鸟居贞义从度量衡角度研究徐福都是很有新意的。但我们研究这么多年,仅局限在故里说上。

 以上报告如有不妥请指正。

 

                                赴日参会成员:赵仁强 曲玉维

2002年11月28日

 (资料由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办公室提供)

 
上一篇:关于赴秦皇岛徐福研究会进行徐福文化交流的情况简报
下一篇:关于赴日本参加2002日中韩JRT国际徐福研讨会的情况综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