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交流学刊>>《徐福文化交流》>>我与由伟中会长的三段工作缘
我与由伟中会长的三段工作缘
作者:曲玉维  上传于:2013/11/12
 

  我与由伟中会长的三段工作缘


        2012年12月20日,我从文化部社团办汇报工作回到龙口,听说由伟中会长逝世了,好在张治全老局长和田连谟会长代表徐福方面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也不枉由会长对徐福文化工作的一贯支持关爱。热血充盈的我,立刻意识到应当为由会长做点什么、写点什么,心灵才能得以慰籍。电话、电子信箱联系由会长徐福界生前友好,韩国李英根父女分别发来了唁电,日本的逵志保发来了电子邮件致哀,上海的方毓强一句发自肺腑“由会长,好人啊!”,很令人感动。联想到二十多年来我与由会长的三段工作交往,立即提笔开头写了一页,可由于徐福办改变隶属关系扰乱了思绪,使激情冷却,以至于春节后我把唁电送给由会长的女儿提及此事又勾起了回忆:第一段:1985年,我刚从济南调回县委办公室,接到的第一个大任务就是吉普车把我送到到著名的学大寨之乡下丁家写全县“三干会”专题发言材料,那时乡党委书记正是由伟中。我整的正是他的发言,他向我介绍了基本情况,晚上安排我独自一人住进风光不再的下丁家学大寨接待站,记得我初中时学校组织骑自行车去下丁家参观,那真是车水马龙。好象在那里住了三天,晚上和老张站长、曲服务员聊天。当时对由书记的印象是稳重、严谨、平易近人。第二段:1991年底到1992年初,市里组织社会主义教育活动,市里向各乡镇派社教工作队,我与董财敏搭档进驻兰高乡,记得在乡政府对面大平房会议室向乡亲们宣讲,时在电视台的陈学连老师应党委邀请去作宣传报道,日前和陈老师说起此事,陈老师还回忆起我在台上说过“老师在台下听,有点不敢讲”。工作队分三个组,我住在中心片高润光为片长的水亭村,在村部大喇叭上讲课,结识了吕让奎、王积胜等一线村支书。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算是乡镇工作经历,可惜很短,但是很有意思。社教进行到一半,我接到市里通知,让我卸任队长,到市里社教综合办任主任,直接领导正是时任市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由伟中。原来社教办不仅是市里控制综合情况的临时机关,还是向上反映全市社教情况的通道。记得当时由主任和我谈话主要是把向上的渠道打开,及时反映全市社教的好经验、好做法。在社教办四位同志的配合下,结果很快如愿打开了局面,由主任相当满意。记得当时由主任亲自把关,一同调度,和蔼可亲,经常到市委对面设在工会的社教办看望大家。社教结束后装订起来的社教工作动态至今没舍得卖。第三段:1998年11月奉调文化局,主要是接任徐福文化工作。事后慢慢透露出来的信息是徐福这块工作的老领导升职后空缺一年工作很吃力,老局长张治全曾多次向分管的市委副书记由伟中反映要人,可能是此前的两段交往,由书记对我印象很深,最后选调了我。只是由书记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变动使我一呆就是15年,再也没有挪窝。从学经济的开始学历史,从门外汉变成了所谓“专家学者”,人生30年好时光,一半青春在徐福。好在由书记在不同场合一直表扬我,说我进入角色快,适应能力强,有事业心,选对人了。我也知道,经历了十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的磨练,十次出访任务的摔打,没有出现大的差错,已经是万幸了,我曾经不止一次在重要场合说起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两位好助手,郝慧民、赵兴亮,他们的优点恰恰弥补了我的缺点,这样才使我安然度过了那曾经的不可思议的岁月。马仪等部级老领导没有批评过我,安作璋等老专家没有挑剔过我,赵仁强老会长、张炜会长、田连谟会长始终坚定支持我,在第十届文化节上韩中亲善协会会长李世基在发言中特意表扬我,董希彬会长、李元勤会长、刘永旗会长也给予了很大支持。在这样一个“好汉子不愿做,赖汉子做不了”的行当里,这些鼓励和支持一直都使我自豪,也是支撑我前行的力量。记得1999年4月18日首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筹备委员会主任由书记委我为徐福文化节筹备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在徐福办人手少、初次办,经验不足的不利形势下,由书记根据马仪会长的总体要求和市里安排,亲自调度,在办好开幕式的同时,举办徐福故里民俗艺术展,举行徐福文化研讨会,韩国西归浦市代表团来龙参会并签订两市、两会友好合作协议,美籍华人曲宗逸图片展示其研究成果并促成了龙口与钻石吧市结为友好城市。首届文化节题目新颖,内容丰富,活动精彩,各方获益,徐福大出彩头。文化节后,韩国方面邀请龙口组成30人的艺术团参加西归浦七十里庆典。一个县级市,鲜有出国表演机会,一时间剧团演员纷纷要求加入,以至于最后选定名单都惊动了市委书记。大规模出访演出出境,还需要文化部的批复,连夜行文跑烟台、济南、北京,在外联局亚洲处拿到了时任文化部副部长李源潮签字的批复。在带队人选上,首次大规模艺术团出访,照理说应该市领导带队,可最后由书记确定由我带队,那一年我37岁,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先找外事部门培训,把“龙虎斗”的道具运到机场,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带着30人的队伍出发了,最终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任务。记得到达后晚上就要演出,稍稍休息就拉到场地上演练,没有及时报告家里平安,又没有国际漫游手机,到第二天用李英根的手机和张局长通话才知道,家里查不到我们的行踪了,因为我们在金浦机场落地签证后转国内航班了,虚惊一场!出访多次没有出现状况还得感谢粗中有细的李志芳团长,才得以踩出了出国文化交流的通道。记得由书记卸任人大职务后,谢华、丁方明等老会长来龙,我请由会长来陪客,他此时已兼任关工委主任,还问我退了没有,邀我到关工委再帮他整材料,期待着第四段工作交往。可如今,天有不公,好人却先行……我坚信,由会长一定和马仪会长一道在遥远的地方佑护着徐福文化事业!

2013-4-3清明

 
上一篇: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部分贺信、贺电选载
下一篇:协会副会长、烟台作家协会副主席、《徐福词典》副主编陈占敏先生介绍《徐福词典》编纂情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