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信子、氏子与侲子
信子、氏子与侲子
作者:王美盛  上传于:2011/12/5
 


信子•氏子与侲子
 王美盛

    千童信子节,两千多年来一直折射着徐福东渡的史影,影响广泛且深远。2008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
    信子节是河北省盐山县千童镇一带具有特定内涵的民间祭祀活动。据《盐山志》记载,千童镇秦时为千童城,以秦始皇遣徐福率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置此城以居之而得名。自汉代以后,每逢甲子年三月二十八日这天,千童城周围上万人的群众从四面八方聚集于城东门,清水泼街,黄土垫路,36名壮汉抬起下有底座(磨盘或石块组成),中有高杆(12米),上有祭台(童男童女在上面向大海遥祭)的“抬阁”,踏着鼓点,稳步前行,气势宏大。从时地及活动形式来看,人们相信信子节与徐福东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
    那么,“信子”一词的含义是什么呢?古今辞书没有这个词,盐山一带民间用语没有这个词,舶来词中也不见其迹象。
    深入分析可以发现,“信子”一词当为“侲子”。“信”“侲”古为叠韵字,属于真部。方言传转迭变,加之侲字生僻,信字习见,坊间便以信字代替侲字了。侲子指幼童,又叫侲童,即童男童女。 “侲子”一词在秦汉文献中习见。《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记载,秦始皇“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于是百姓悲痛相思,欲为乱者十家而六。”“振”通“侲”,“振男女三千人”即童男女三千人。 东汉张衡《东京赋》:“侲子万童,丹首玄制。”薛综注:侲子,童男童女也。《后汉•礼仪志》:“先腊一日大傩,选中黄门
    子弟十岁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为侲子,皆赤帻皁制,执大丛以逐疫。”“百二十人为侲子”即选出120名为童男童女。
    无独有偶。在日本,自古至今传沿着50年一次的氏子节,即金立神社徐福大祭。氏子节与信子节,都是农历的三月二十八,从明治维新以后,氏子节改为四月二十八。在金立山的山顶上,有一座已有2000多年历史的金立神社,社里的神就是徐福。距此不远的另一座庙宇中,供奉的女神名阿辰,传说她是当地一位土著头人的女儿,因为爱恋徐福殉情而死,被尊为阿辰观音。4月27日大祭时,氏子们将徐福神像从金立山的上宫抬到下宫。28日晨,氏子们先到阿辰观音殿前举行仪式,以示徐福与阿辰相会,然后童男们抬着徐福的神舆在前,童女们抬着里面坐着一名少女扮演的阿辰观音的神舆在后,向当年徐福
    登陆地行进。在登陆地的海边,氏子们遥望大海对岸,举行祭奠仪式。
    氏子一词,古辞书亦未见著。分析也是侲子的语转。氏与侲上古为双声字,均在照母。逮至日本,口语几经辗转,遂把生僻的侲字讹作氏字了。
    综上所述,“信子节”“氏子节”,两个穿越时空的节日,脉络相连,遥相呼应,内容都是“侲子节”即童男童女节。遥想当年徐福受始皇之命,最后一次率浩荡船队,携童男童女,沿无棣沟古黄河口入渤海,过黄山驿龙口湾,经庙岛群岛,绕辽东半岛,抵达朝鲜半岛西海岸,然后南下济州岛,穿越对马海峡,在日本九州登陆,何其壮哉。
    古代中国对日本列岛居民通称倭,也称大倭。《说文解字》:“倭,顺貌。从人委声。《诗曰》‘周道倭迟’。”“倭迟”即弯弯曲曲的意思。徐福船队一行不正是循海岸逶迤水行,最终到达遥远的日本的吗?日文汉字「倭」音读为「わ」,与「和」字同,“大倭”(大和)一词,其音义极有可能源自大河,山东方言“河”读作“huo”(同“和”)。大和族约占日本人口总数的99.9%,构成日本民族主体。“大和”二字,日语读作“牙麻托(やまと),后面拖着重重的“河”字韵尾。大和族还有另外两种名字,叫天孙民族和天降民族,意思是他们是天神的子孙,是从高天降临下来的民族。徐福徙来不正是天神降临吗?古代日本人拜徐福为天神。
    古老的华夏大河(黄河)文明随着徐福东渡传播到一衣带水的邻邦大和民族日本。大河水绵长,大和烙印深。徐福千童子,大和兮先人!


    附:
    千童城

    千童城,在商、周、战国时期称“饶安邑”,意为“其地丰绕,可以安人”。《史记•赵世家》中讲到秦始皇六年(公元前241年)“赵将攻齐取饶安”即指此地。秦时此地称“千童城”,始皇遣徐福将童男女千人入海求蓬莱,置此城以居之,故名。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于此置县称“千童县”。北魏熙平二年(公元517年)于此始置沧州州治。千童镇在历史上州治县治长达841年。自公元前209年,徐福奉秦始皇之命勇率数千童男童女及百工巧匠从这里启航,求长生不老之药,漂洋过海,东渡成功,移民侨居日本始,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今盐山县为千童城故里,在中日关系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为中国历史第一侨乡。      
 

 

 
上一篇:难道徐福只是一个传说?
下一篇:尚州里锦山刻石初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