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走近徐福>>研究动态>>会议活动>>风范永存——追思马仪会长
风范永存——追思马仪会长
作者:协会秘书处  上传于:2010/6/29
 

风 范 永 存
                                ——追思马仪会长

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秘书处

    2009年9月10日16时20分,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会长马仪因病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88岁。
    马仪会长是1993年9月19日担任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首任会长的。16年间,他呕心沥血,团结和带领国内外广大徐福研究专家与学者,深入开展徐福研究与文化交流,取得了丰硕成果,为中日韩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作为国家级社会团体,在中外徐福文化交流界举足轻重,硕果累累,享有盛誉。马仪会长的逝世,是中外徐福文化界的重大损失,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师长。
    斯人已逝,风范永存。追忆马仪会长,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追思马仪会长,他的领导风范永远值得我们怀念与学习。

远见卓识

    马仪会长1939年参加革命工作,1946年2月被选调到延安中共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1949年3月任青年团中央副秘书长,建国后一直在中央经济部门担任领导职务。
    马仪会长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岗位历练,特别是到延安工作以后,一直在中央首脑机关左右工作,使他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马仪会长注重调查研究倾听群众意见,善于高屋建瓴观察分析全局和具体事物,所以作出的决策往往具有前瞻性、全局性,这也是马仪会长做为我党高级领导干部的品质和风范。也正是基于马仪会长的胆识能力和决策水平,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筹备小组才几经讨论决定请由马仪担任这一国家级社团的会长。马仪同志在任16年,站得高,看得远,广泛倾听各方面意见,胸怀全局,把握工作大局脉搏,善于决策、敢于决策、逐次决策并推动协会工作,从而使协会得到不断壮大和健康发展。
    马仪筹备协会工作的第一件决策就是协会成立问题,诸如协会的定位、协会的组成成分、协会的运作以及成立大会问题。马仪会长提出,徐福是个国际文化人物,协会就要体现出地域的国际性和文化的交流性因素,马仪会长本人就有多年与日本经济界交流的经历,所以他提出要从民间交流的角度,加强与日本各界的联系,促进中日关系的全面发展。在协会的构成上,马仪会长提出要多成分多层次,既要有政界、学术界、研究界;还要有外交界、航海界、地方史界;既要有中国的,还要有外国的;既要有领导、有学者,还要有基层、有中青年学者。在成立之初,首先要有名家、大家挂帅领衔,影响大、好起步。在协会的运作上,马仪会长提出以徐福故里龙口市为依托组建协会秘书处,挂靠文化部办公厅,成立大会要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1993年9月19日,一个国家级社团就这样诞生了。
    协会成立后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打开工作局面,马仪会长认为要从徐福文化研究的现状和实际出发,首先要调查研究,解决理论上的分歧,统一思想上的认识。为此协会第一项工作就是走出家门,走出国门,广泛调查研究,广交国内外朋友,取得第一手资料,取得同门朋友的认知、理解和支持,在此基础上召开大型国际研讨会,这样既解决了理论上的支持和认识上的一致,又提高了协会的知名度和在社会上的影响。此举是一举多得的高明之策,事实也应验了这一决策。1994年8月,协会与山东师范大学、龙口市政府在龙口市南山宾馆召开的“第三届国际徐福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港台地区的140多名专家学者与会,从五个方面统一了徐福故里在龙口的论证。1997年10月和1998年5月,协会两次组团对日韩徐福研究机构和文化遗址进行实地考察,1994年4月,以徐福故里龙口市的名义向日本新宫徐福公园赠送了汉白玉卧碑,1995年山东歌舞剧院创作演出的大型歌剧《徐福》荣获全国“文华新剧目奖”,1997年协会编纂的《徐福文化集成》(五卷)获山东省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精品工程奖”。三四年内,协会的工作局面在马仪会长的引导下就这样打开了。
    协会的工作初见成效,马仪会长仍然没有丝毫的放松。在基本理论体系建设和协会工作框架基本完成以后,马仪会长在思考,要创办群众性徐福纪念活动,使其活动和形式扎根于社会,扎根于民间,把徐福文化普及开来。马仪会长在安排编写针对中小学生的徐福乡土教材的同时,运用了自身和地方政府的力量筹建徐福镇“徐公祠”,使徐福有一个固定的纪念场所。1998年“徐公祠”落成典礼之后,协会和龙口市一道推出旨在把徐福文化推向民间、推向社会、推向国际的“徐福故里文化节”,并在实践过程中在2000年第二届徐福故里文化节上加上经贸洽谈会的内涵,这样一个融民间文化展示与展览、专家学者研讨会、国内外经济界与会的洽谈会并且每年都有新题目的文化节开锣起舞了,到2008年已举办10届。文化节除了民间参与经贸活动的成果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与日韩的民间交流因徐福文化而升华,创国内徐福文化界与日韩交往之高潮。日本新宫市政府代表团、徐福协会代表团及日本徐福会副会长宫下长春、奥野利雄先生,理事羽田武荣先生,日本大阪徐福会理事壹岐一郎先生,东京都爱知县冈崎学院教授、徐福研究专家伊东宏先生,日本静冈县议员白鸟良香先生,东京都日中友协常务理事教职员部会部会长小林雅昭先生,东京重机株式会社社长山冈建夫先生和株式会社荏原制作所董事长藤村宏幸先生等民间组织、财团和个人共20多次组团到龙口市访问。1998年3月,韩国西归浦市徐福文化国际交流协会成立后首访的就是龙口市并在首届徐福故里文化节上与龙口市徐福研究会签订了友好合作协议书,之后年年派团参会,2000年还派艺术团来龙口市演出。自1999年10月第五届西归浦七十里庆典开始邀请龙口市先后8次派团105人次参加韩国方面庆典联合演出和研讨会。以节为媒,还促成了龙口市与西归浦市、美国钻石吧市结成友好关系。如此交往的密度和高度在中外徐福文化界那是创了记录的。
    协会的工作开始开花结果,连协会的主管部门文化部社团办的领导都予以首肯。可马仪会长又有了新的思维。在2003年的协会成立10周年龙口座谈会之后,他在考虑的是经过10年的发展,协会的骨干力量逐渐老化,急需充实新鲜血液,递补年轻成分,完成协会骨干框架的新老交替;协会在10年内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徐福文化还需要进一步升华完善,徐福研究的成果需要加以概括总结集成,在我们的任内要为徐福立志作传。协会2004年初春济南会议,82高龄的马仪会长从北京风尘仆仆赶到济南,和协会的主要成员及秘书处的同志齐聚泉城,共商日后徐福文化发展大计。马仪会长提出作为国家级社团,要形成自己的专业人才网络,组成一支涉猎多学科、多层面、多方位的专业研究队伍。大家提议在济南以山东师范大学地方史研究所附设徐福文化研究所,由一名副会长负责组建,在此基础上,再积极研究探索成立一所徐福文化研究院。他建议以徐福文化研究所的骨干和秘书处的同志为基本力量首次编纂《徐福志》。为徐福立志,要把协会10年成果和国内外兄弟徐福研究组织和个人的研究成果兼收并蓄,广纳专家之言,博采众家之长,集徐福文化研究成果之大成,留与后人。这在当时国内外徐福研究界引起了轰动,得到了全力支持,征集的资料、照片、成果全是无偿提供,特别是日本、韩国方面运用网络等现代科技手段予以鼎力支持,省却了相当的人力、物力、财力。三年后,当重达2.5斤大开精装本《徐福志》图文并茂呈现在人们眼前时,日本前首相羽田孜等国内外20多个团体和个人以电贺之,众多团体与个人纷纷索取,国家图书馆等各图书馆纷纷收藏。马仪会长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协会年轻化是马仪会长一直念念不忘的问题。在济南会议上,马仪会长提出鉴于协会活动主要集中在北京、济南、龙口三地,提请协会设立三位常务副会长,分别主持协会的日常工作和龙口方面、济南方面及学术界的工作,《徐福文化交流》主编也调整为一名年轻的常务副会长担任。会议还明确了其他副会长的分工。2005年又增补一名对徐福研究有丰富经验的同志为副会长。至此协会骨干框架新老交替基本完成。

务实求实

    马仪会长长期担任国家经济部门的领导,他善于学习新知识,接受新事物,曾多次出访日本、德国、法国等国家。马仪在担任会长以后,在短时间内博览各地徐福研究文集,和协会其他领导一道,很快就提出研究徐福首先要学习徐福,学习徐福首先要学习徐福精神,并将徐福精神概括出来:“不畏艰险、开拓进取、敢于探索、勇往直前”。马仪会长逢会就讲“要以徐福精神来做好徐福工作”,他既是这样要求我们的,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上世纪90年代初,如火如荼的徐福研究在山东大地乃至全国各地兴起,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徐福研究组织迫在眉睫。根据国内外徐福研究专家的意见,在济南和北京有关领导和部门的支持下,确定在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和山东省徐福研究会的基础上,组成筹备小组,制定筹备方案。在确定协会会长人选时,在京的老领导推荐了马仪。1993年盛夏季节,筹备小组的同志找到了马仪。当说明情况后,马仪没有轻易表态,因为他对文化领域特别是徐福研究不甚了解,担心耽误了工作。在听了多位秦汉史专家的座谈后,对徐福其人其事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终于应允了。因为他敏锐地察觉到,徐福是一个国际性历史人物,与东亚特别是日本有渊源;徐福不仅是文化层面的,还可以与经济旅游结合;徐福不仅是历史人物,还可以从民间友好往来的侧面促进中日韩三国的全面正常交往;这么一件有益于国家和地方的事情,应当担当起来,负起责任。
    马仪会长只要认准了的事情,便抓住不放,抓住徐福研究——文化交流——基础设施建设这条主线,纲举目张。这正反映了马仪会长雷厉风行、勤奋扎实的工作作风,他抓住协会工作发展大纲,一年出一个题目,一年做一个事情,一次会议就是一个中心议题,首尾相连,顺延梯次展开,这让大家常常感到适应的慢,跟不上脉搏,有时甚至是手忙脚乱。马仪会长在任16年,年年都有新题目,新成果。我们不妨罗列出来便可见一斑:1993年9月19日,“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1994年8月12日-13日,“第三届国际徐福学术研讨会”在徐福故里龙口市隆重举行。1995年10月,徐福纪念设施徐公祠,在徐福故里龙口市乡城镇开工建设。1996年3月8日,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新春茶话会在北京举行。是年10月,《徐福文化集成》(第一辑)由山东友谊出版社出版发行。1997年3月27日,《徐福文化集成》首发式在北京京西宾馆隆重举行。1996年底,徐公祠的土建工程(大殿、廊房、山门等)基本完工。1998年4月22日,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1997年10月21--31日,应日中友好协会及韩中文化协会的邀请,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专家学者访问团赴日本和韩国进行了为期11天的考察访问。1999年4月18日由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和龙口市人民政府在龙口市举办了首届徐福故里文化节。然后,每年一届,到2008年,共举办了10届徐福故里文化节……
    马仪会长抓工作一步一个脚印,他不顾年事已高,身先士卒,全力以赴,为我们做出了楷模。从他接手协会工作开始,就坚持实事求是,注重调查研究,倾听各方面意见,多次与协会领导亲临徐福活动地和纪念设施建设工地视察指导工作。特别是遇有大型活动时,他都是与协会领导一起事先到现场实地查看,现场办公。1994年8月,“第三届国际徐福学术研讨会”召开的头一天,他同协会领导和龙口市的主要领导亲临现场检查筹备情况,要求我们一定不要出现问题,保证开好会议,搞好各项活动。他认真负责,一丝不苟,求实务实,真抓实干的工作作风,确实影响和教育了我们。1996年他提出要在北京举行一个新春茶话会,召集在京的史学界、外交界、交通界、文化艺术界的部分领导、协会顾问、专家学者及山东省、龙口市的有关领导参加,大家见个面,研究一下徐福文化交流的情况和下一步工作。名曰新春茶话会,但马仪会长虚会实开,开成了一次工作部署会:一是要抓紧《徐福文化集成》的编辑出版;二是要派一个团组到日本、韩国进行访问,交流徐福文化;三是要抓紧搞好徐福纪念设施的建设,徐福故里的“徐公祠”年内要完成土建工程。会后,开春之时,马仪会长紧抓落实,分工把口:一条线是一名副会长主抓编纂《徐福文化集成》。第二条线马仪会长亲自出面帮助协调建设资金,筹建徐公祠。第三条线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专家学者访问团首次赴日本和韩国考察访问。在以后的近二十次出访日本、韩国期间,无不凝注着马仪会长的心血和关注,他亲自联系日本大使馆及老朋友日本荏原制作所董事长兼总经理藤村宏幸先生和日本东京重机株式会社社长山冈建夫先生,以及雅马哈公司、韩中文化协会会长李忠赞等团体和个人,在访问团出访期间给予热情的帮助,使访问团成员在异国他乡受到了热情接待。
    为了给协会工作创造更强的生命力和活动空间,把山东省的工作氛围进一步强化,在协会与徐福故里龙口市共同创办徐福故里文化节的同时,马仪会长还十分注意吸取山东省、烟台市的力量,使之上下贯通,协调一致,使徐福研究产生共振效应。2000年4月,协会领导专程到济南向山东省政府汇报工作。2002年4月,马仪会长与协会其他领导再次专程到济南向省政府汇报工作。2003年3月,马仪会长与协会其他领导齐聚北京向在京参加全国人代会的山东省代省长汇报协会十周年工作,省长提出历史上徐福文化代表了中华民族先进文化,表示支持徐福文化的研究和人文资源开发并做了批示给烟台市市长。2004年3月,在协会济南会议期间,协会领导又一次向省政府汇报工作。省领导充分肯定了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成立十年来的工作,就编纂《徐福志》等项工作表示大力支持。省政府秘书长曾动情地对协会秘书处的同志说:有老领导这么关心协会的建设和发展,你们太幸运了! 2000年协会在全国社团清理整顿中,马仪会长亲自调度,一得到消息,马仪会长立即和有关同志联系,连夜商议协会当年的工作安排,特别是第二届徐福故里文化节加入经贸洽谈会的内容。马仪会长总是那么风尘仆仆,不知疲倦……
    2007年5月15日,历时三年,洋洋38万言的《徐福志》完成了全部印制工作。 18日,在龙口市万松浦书院举行了第九届徐福故里文化节暨《徐福志》首发式。27日,我们把《徐福志》呈送马仪会长。当我们望着在病榻上的马仪会长兴致勃勃地手捧《徐福志》,凝神注视时,心情万分激动:马仪会长,我们完成了您编纂《徐福志》的夙愿!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徐福文化研究工作继续深入搞下去,让徐福文化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磊落胸怀

    马仪身为国家高级领导干部,在长期的工作与实践中养成了优秀的品质和习惯。在担任协会会长之后,工作范围、接触对象改变了,他依然故我,和我们接触丝毫没有“大干部”的距离感。正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它是不会随着环境改变而变化的。
    马仪会长在工作上善于倾听调研、有主见,在生活上却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马仪会长先后数十次在北京、济南、龙口三地参加徐福文化活动,只带工作秘书,从来不带家属和服务人员,对食宿从不提过高要求,一再要求简单随意,就怕给地方上和接待的同志添难为、增负担。龙口改市之前称黄县,黄县下丁家曾是全国农业学大寨的一面红旗,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改变家乡面貌的典范。马仪会长每次到龙口来都要到下丁家及南部山区看看,意在告诫自己不忘下丁家精神,永远保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其实正是这种浩然正气永存心间,才能在马仪会长身上表现出忠厚淳朴、高风亮节的高尚情操。协会一位老专家因事出访日本,患重病回国困难,马仪会长得到消息后,主动商请日本方面的老朋友施以援手,危急之中见真情。为了早日编好《徐福志》,马仪父子二人带头赞助资金2万元。马仪会长因病住院后在2006年神志十分清醒的时候早早就留下遗嘱:丧事从简,不成立治丧委员会,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给组织增加负担。表现出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磊落胸怀和崇高品质。
    马仪会长爱事业、爱下属,一片冰心在徐福。马仪会长在接受会长之职后,就把全身心投入到了徐福事业之中,表现出了极大的工作热忱和干劲。作为协会秘书处的同志刚一接触马仪会长时有敬畏感。但接触多了,时间长了,我们发现他工作上是个十分可敬而又严肃的人,生活上是诙谐而又幽默的人,言语不多却感情丰富,不拘小节却周到细致。协会组织专家学者初访日韩进行徐福文化交流办理签证遇到困难,马仪会长亲自出面约见日本有关方面予以协调解决,还在出发前与专家学者话别送行,嘱咐他们要以学习和交流为主,加强联系,广交朋友,相互取长补短,扩大徐福故里的影响。2003年浙江慈溪市徐福研究会的同志准备编印一本《徐福东渡歌词集》,曾在龙口与马仪会长有一面之识的朱秘书长写信给马仪会长要求题词,不愿题字的马仪会长还是破例题了字。全国社团清理整顿后,为了便于开展工作,马仪会长提议将协会秘书处从北京迁到龙口,这在全国社团是第一家。为与协会秘书处相匹配,在他的支持下,龙口市委、市政府将龙口市徐福研究会办公室的建制级别由正股级调整为正科级,这为秘书处更好地开展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当秘书处每年到北京办理社团年检登记时,总要先去马仪会长办公室或家中汇报工作,马仪会长每次总问食宿安排了没有,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助解决。有一次,汇报完工作恰巧有车在身边,他就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文化部。
    马仪会长关爱家乡,情系故里,对母校和老师深怀感恩之心。马仪会长自从调延安工作后,就远离家乡,但他始终关心家乡的发展和变化,为家乡的建设曾出过不少力、献过不少计。龙口是徐福的故里,马仪会长的家乡龙口市冶基村位于徐福东渡起航的黄河营古港东岸,是古莱子国的冶铁基地。史学家范文澜先生认为冶铁技术极有可能是莱夷人发明的,先秦时铁字的结构是左“金”右“夷”,意为莱夷人冶铁。相传徐福就是在这里就近打造船只和所需用的铁器及农耕工具,整装待发。为了筹建徐福祠,马仪会长从规划设计到建筑施工都亲自过问,资金不足,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争取专项资金,还为徐公祠大殿亲自题匾额“功德久长”。为了塑造一个贴近历史的徐福雕像,马仪会长要求数次召开座谈会,请研究学者和雕塑专家共同探讨,最终由国内雕塑大师精心打造了一尊7米高形态逼真的徐福雕像。马仪会长的老住宅一直不舍得处理,为了留点念想,每次回来都要回村里转转,见见老邻居。我们进京汇报工作时,总要我们代问家乡领导好,向家乡人民问好,让家乡的人多待一会,多聊一会,在病床上也是如此。马仪会长每次回来必看黄县中学老校,正如他所言,看到熟悉的红楼感到很亲切,便想起了自己青年求学的时光。看到学校在筹建校史馆,马仪会长以老校友的身份提供了不少情节和资料。为了丰富学校图书馆藏书,他还捐赠了《二十四史》、《清史稿》等珍贵书籍。对引导自己走上革命道路的革命烈士杜深如老师马仪会长更是念念不忘,一直想出一本纪念他的书。马仪会长提议后得到多位老校友的一致同意,成立了马仪会长为组长的《杜深如烈士日记》编纂委员会,把学校保存的和分散在校友手里保存的资料汇集编辑,马仪会长亲自审稿,终于在2004年徐福故里文化节期间,在龙口一中举行了盛大的首发式,该书也成为龙口市中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乡土教材。

    马仪会长离开我们六个多月了,我们却依然觉得还处在和马仪会长共事的日子里。马仪会长虽然离开了我们,只要我们不忘马仪会长嘱托,继承马仪会长遗志,化悲痛为力量,一如既往地按照马仪会长“要以徐福精神来做好徐福工作”的要求,就一定能够坚持继续做好徐福文化工作,特别是当前在完成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后,要把徐福东渡继续申报国家级项目,完成徐福东渡卧碑及徐福雕像复制到上海航海博物馆并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开放,《徐福志》作为专业工具书也要进一步充实国内各省、市、大学图书馆,龙口“徐福文化园”的规划设计工作我们也要倾其所能在理论设计上把好关、起好步。作为协会秘书处,我们一定要把对马仪会长的怀念落实到具体工作上。做好徐福文化工作就是对马仪会长最好的纪念,不论年龄大与小,不论工作在岗与退休,都要无时不在地关注、关爱徐福文化与研究,坚持不懈从事一辈子徐福文化工作。因为马仪会长在遥远的地方佑护着我们,祝福着我们,希望着我们……
    马仪会长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
    马仪会长永远活在徐福文化事业之中!
    马仪会长永垂不朽!

2009年12月10日初稿
2009年12月24日二稿
2010年1月10日三稿
2010年1月23日四稿
2010年3月16日定稿

 
上一篇:徐福研究工作大事记(续)
下一篇:李长春在韩国参观徐福公园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