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百家争鸣>>徐福海洋探险与我国海洋文化研究
徐福海洋探险与我国海洋文化研究
作者:李文渭  上传于:2009/6/10
 

  徐福海洋探险与我国海洋文化研究
  李文渭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


  徐福研究近些年来有了广泛地发展,使我们对我国古代的海洋文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为提高全民族的海洋意识,繁荣海洋文化,有很重要的意义和推动作用。中国国际徐福交流协会和龙口徐福研究会,在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贡献是很大的,值得我们发扬。
  在随着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我们对于很多的问题也在不断地加深认识,尤其是在国内考古工作的新发现层出不穷,让我们可以掌握很多新的资料,有机会对于以前的研究进行审视,以便取得新的研究成果。本人愿意将近些时候的学习心得向大家作一次汇报,由于我是从事的海洋科学方面的研究工作,虽然曾参与我国古代海洋潮汐资料整理研究工作,但是,对于历史学方面的知识仍是一知半解,一些见解和观点难免存在不足或错误。请诸位专家先生批评指正。
  一、徐福航海的目的是海洋探险
  从已知的研究中,关于“徐福东渡日本说”的学者有五代后周义楚和尚,他说:“日本国亦名倭国,在东海中。秦时,徐福将五百童男五百童女止此国,今人物一如长安。……徐福至此,谓蓬莱,至今子孙皆曰秦氏。”(见《义楚六帖》)马非百先生,在其《徐福传》中说:徐福“其意初不在求仙,而实欲利用始皇求仙之私心,而借其力自殖民于海外,其非预定之计划耶!”阎孝慈等多位先生也持有“徐福东渡日本”的观点。……等等。
  我们都知道在司马迁所著《史记•秦始皇本记》中,记载了秦朝时期,齐人方士徐福在瑯琊向秦始皇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州,仙人居之。请得戒斋与童男女求之。”秦始皇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由此引出徐福船队的航海活动。在十年时间内,秦始皇共两次接见徐福,此后时间不很长,秦始皇就在平原沙丘平台驾崩。在秦始皇本记中,有关徐福和其航海活动的记载到此也就结束了。如果我们仅从这些记载来分析,是很难以得出徐福等的去向。那么,为什么会有徐福东渡,甚或是徐福到了日本的结果呐?我发现那是因为很多的学者是受了伍被的话所影响。从《史记•淮南衡山传》中,我们可以看到伍被说:“昔,秦绝先王之道,杀术士,燔诗书,弃礼义,尚诈力,任刑法,转负海之粟,致之西河。当是之时,男子疾耕不足于糟糠,女子纺织,不足于盖形。遣蒙恬筑长城,东西数千里,暴兵露师,常数十万,死者不可胜数,僵尸千里,流血顷亩。百姓力竭,欲为乱者,十家而五;又使徐福入海求神异物。还为伪词曰‘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也?臣答曰:然。汝何求?曰:愿求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即从臣东南至蓬莱山,见芝成宫阙,有使者铜色,而龙形,光上照天。于是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悦,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于是,百姓悲痛相思,欲为乱者十家而六;又使尉佗逾五岭攻百越,尉佗知中国劳极,止王不来。使人上书,求女无夫家者三万人,以为士卒衣补。秦始皇帝可其万五千人。于是,百姓离心瓦解,欲为乱者十家而七”。
  这一段话是最早将徐福出航以后,而说成是“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的,并且说的很肯定。不仅如此,伍被的这一段话,对秦始皇是百般地否定,他总结了秦始皇的七大罪状,由此得出秦始皇遭到十分之七以上的百姓的反对,最后使得秦朝的灭亡。这里应当指出在前面引文之后,伍被还说过:“兴万乘之驾,作阿房之宫,收太牢之赋,发闾左之戍,父不宁子,兄不安弟,政苛刑惨,民皆引领而望,倾耳而听,悲号仰天,叩心怨上,欲为乱者十室而八。……”(《前汉书•伍被传》)。这是在《前汉书•伍被传》中所载,比《史记•淮南衡山传》中多出来的一段话,由此可见班固不是完全安照史记所书来写汉书的。但是,他们都在极力的说秦始皇的不是,甚至于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也加到秦始皇的身上。
  这方面在《史记》中表现地尤其明显,应当说到了伍被说衡山王的时候,距徐福最后一次见秦始皇已近百年。应当说徐福的航海活动已经成为事实。可是,伍被在这里所说的话,与司马迁在秦始皇本记的记载是不一致的。首先,按照司马迁所记,徐福在前后十年间,曾两次见过秦始皇,他在第二次见秦始皇时,才向秦始皇帝提出“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因而,这才又增加了出海的人员。所以,应当承认《史记•秦始皇本记》中所记徐福出海又回来过。也就是说,徐福的船队的出海只少两次以上,伍被说的好像就一次出海。他还将一些并非徐福所说的话也加到了徐福身上。如:“还为伪词曰‘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也?臣答曰:然。汝何求?曰:愿求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即从臣东南至蓬莱山,见芝成宫阙,有使者铜色,而龙形,光上照天。于是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从《史记•封禅书》中可以看出这不是徐福说的话。
  另外,无论司马迁还是伍被都说徐福是欺骗秦始皇,司马迁是在徐福第二次见秦始皇时说徐福对秦始皇有欺骗:“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其实,我认为徐福说的是他们在海上遇到的实际情况,这种现象在海上是经常发生的。对于没有出过海地人是难以理解。再者,鲛鱼在我国的古代被称作海鰌,也就是海中的大鱼,古代曾有人说“海水的涨潮和落潮,是海鰌地出入”所致,海中有大鱼这是中国海洋文化的产物。从徐福的这一句活不能判定他是在“欺诈”,更分析不出徐福是怀有个人不正当地企图,或有其他目的,当然也就没有理由怀疑徐福是真心的为秦始皇出海去寻三神山。
  那么,伍被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给秦始皇加罪呢?这要从伍被是在给谁做说客来看,他是在为淮南王刘安出谋划策,因为淮南王预谋造反,企图推翻汉武帝。而且,当时汉武帝已在十年前就开始遣派方士入海求三神仙,说明伍被对汉武帝的寻三神山的行动也认为是错误的。还可以说明,伍被在这里含糊其辞地将徐福的出海说成只有一次,也是有意抵毁秦始皇和徐福。事实是在针对那时还在大张旗鼓的巡海上三神山的汉武帝,表明了他是反对巡海上三神山。在这一点上,伍被和司马迁是观点一致的,只是,司马迁玩了一个小技巧,把自己想说的话用伍被的口说出来,又将此段活放在淮南衡山传内,不算是秦史的正史来处理。
  不仅如此,伍被所说的活中,还有不实之词,如:“兴万乘之驾,作阿房之宫,收太牢之赋,……”,其中的“阿房宫”,据考古专家证明没有建成。这也说明伍被和司马迁都存在有不准确的现象。附带说一句,《史记•吕不韦传》说秦始皇的母亲“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这里的“大期”就是十二个月。现在已经有人指出:“妊娠期一般不足十月,超过此期婴儿的发育不会正常,妊娠十二个月,生出正常婴儿是不可能”的。(注:见方舟子《从秦始皇生父之谜说起》《中国青年报》2006.11.8.)。也说明史记中也有牵强附会之事。
  再者,汉武帝遣人出海去寻三神山的活动,无论从规模上和出海次数都比秦始皇时期既大又多,可是我们从《史记》和《前汉书》,确实看不到对汉武帝这些做法的批评,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他们对秦始皇的讨伐,其实际是指向汉武帝么。如果像伍被说的那样,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那么汉武帝还不知道么,倘若知道,那么他不怕他派的人也会跑到国外去?也可能是另一种情况,他会派遣人出海去找回徐福呐。怎么一点也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这应该可以说明,在当时伍被所说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是不存在的。因为汉武帝曾七次海上巡游,到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各种人,就没有提到过徐福的事。而司马迁和伍被基本都是汉武帝时代的人,他们知道的事情,特别是秦朝的事,汉武帝怎么会不知道?更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当淮南王谋反事犯以后,伍被也在当斩之列。可是,还曾发生过:“天子以伍被雅词多引汉之美,欲勿诛。廷尉汤曰:被首为王画反谋,被罪无赦。遂诛被。”汉武帝还真的差一点被伍被蒙混过去。
  所以,依椐伍被所言,而引伸出徐福是有目的东渡日本,是难以成立的。我仍然认为徐福上书秦始皇要去海上寻三神山,应该承认这是徐福要出海去探险。因为,海上有三神山,这并非是徐福所异想出来的,而是我们中国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史记•封禅书》载“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勃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风引而去……”。齐威王在位是公元前356—前320年,已过去150余年。齐国在我国历史上是靠海洋富强的霸主,该国的鱼、盐生产、航海和海战都很有名。徐福要亲自到海上探寻三神山,是海洋探险壮举,由齐国出来一位海洋探险家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同时,我认为汉武帝继徐福之后。又数次派人到海上寻三神山,并亲自七次到海上巡游,以求见到神人和神山,这也是在进行海洋探险活动。说实在的话,不是秦始皇和汉武帝参与了这样的海洋探险活动,我们今天恐怕还看不到这样的文字记载呢!
  二、我国的海洋文化
  徐福出海寻海上三神山,以及汉武帝与他派遣的出海寻三神山地行动,都是我国海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国古代关于海洋文化的记载是比较早的,可以追寻到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就用海蚶壳做装饰品,新石器晚期人们已知道去鳞食鱼,而且开始扑捞远海的鱼类,周朝使用的货币,就是用的海洋动物货贝,到了战国时期,齐国靠海洋的鱼盐之利而富强并成为霸主,他们的海洋知识也较为丰富,在海上航行已经掌握和利用海流,公元前四八五年吴与齐的黄海海战,都已经说明这时期的航海水平相当的高了,所以,徐福提出到海上去寻三神山,汉武帝更大举海上寻三神山活动,都是很自然地事件。
  当然还有与寻神山有关的封禅,其中要祭祀八神主,而月主祀莱山,莱山位于渤海边,可以观测到很多的奇特的与海洋有关的现象,我曾经在沿海地区做过社会调查,了解到在桑岛附近海面,发生过三股龙卷风同时生成,只是无法落实,不过,有资料说明,一九六九年六月三十号,美国西部近海海面上同时出现六个龙卷风,可以证明在某个时刻同时出现数个龙卷风完全是可能的。我还记得有记载,一九五一、二年夏天,在龙口以西的海面上也发生过龙卷风。
  我们还应当看到,寻海上三神山的活动,不仅与海洋有关,而且与天文关系也很密切,这在我国也有很多的实例存在,尤其是航海离不开天文知识,我们在研讨徐福航海探险时也不可忘记与海洋关系密切的天文问题。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齐国境内封禅祭祀的八神主,据说是与天文有关,而且,“八曰四时主祀瑯琊”,有关的天文史学家研究认为,“四时主”中国古代纪年每个周期从这里开始,从而得出瑯琊台:“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和历法学的凝结点的结论”。还进一步“论述了瑯琊台是中国古代最早的古观象台”(最近又在胶南召开了有关筹备建设古瑯琊观象台,以及,东经一百二十度地标)。
  如此说来,“月主”是在莱山,秦始皇是按齐国礼仪进行封禅的。周代时是依据日月的时间属性行“朝日夕月”的祭礼,即春分日的早上在东门外祭日,秋分的晚上在西门外祭月。秦汉时期日月祭祀仍为皇家礼制。秦雍都有日月祠,山东有日主祠、月主祠。汉代武帝时,也行“朝日夕月”之礼。说明在那时日月都是受人崇拜的,因为月亮和太阳相对应,一阴一阳,万物生成。我国古代的历法就是按日月地运行来确立的,一般来说月亮在我国一直是倍加重视的,我国的农历就是阴阳合历,其中的“乾象历”就是刘洪根据“月运行不规律”而编制的。这是因为农历的月份是以月缺—月圆—月缺为一个月,也就是通常叫作的朔望月。不仅如此,还因为在易经中有:“坎为水……为月……”,已经将水和月联系到一起了。而且,月球离地球的距离比太阳离地球的距离近,所以,月球对地球地心地引力比太阳的要大的多,这就产生了以月亮的圆缺的时间来预报海洋潮汐地涨落时间的方法。如:初一、十五,正晌满。这是讲的龙口地区的高潮时间,正规半日潮区的潮时,每天延迟五十分钟(龙口沿海的高潮间隙是十时五十五分,接近中午。)。因而可以就某个地区一年内每天的高潮时刻作出预报,这样的预报被称作潮候表(也称潮候歌),我国浙江杭州在宋朝时期就已经有很多这种潮候表了,下面选之刻于浙江亭之壁间的《四时潮候图》的部分内容列如下:
  春秋同
  初一十六午末夜子正大
  二十七未初夜子末大
  三十八未正夜丑初大
  四十九未末夜丑末大
  五二十申正夜寅初下岸
  六廿一寅末晚申末渐小
  七廿二卯初晚酉初渐小
  八廿三卯末晚酉正渐小
  九廿四辰初晚酉末小
  十廿五辰末晚戌正交泽
  十一廿六巳初夜戌末起水
  十二廿七巳正夜亥初渐大
  十三廿八巳末夜亥正渐大
  十四廿九午初夜亥末渐大
  十五三十午正夜子初大
  (注此表为每年春秋两季临安-即今之杭州,每天的高潮时;另有夏冬两季的高潮时刻表,恕不列出了。)
  所以,月亮在中国一直是被重视的,那不仅因为它在夜晚带给了人们月光,更由于它对我们地球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对于农业生产以及航海等都有极大的帮助。就说它的月相圆缺变化,周而复始,是在提醒人们,在生活中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人们常说:“天有阴晴,月有圆缺”,这是自然规律,不要被一时的措折和不幸所吓倒。
  我们还要从八神的整体位置来看,在八神所祀之地只有“一曰天主祀天齐、二曰地主祀泰山、三曰兵主祀蚩尤”,三神之地在内陆外,其它五神均在沿海。这也说明他们与海洋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这里有很多需要我们深入去研究的问题,特别是“月主祀之莱山”,这里还有那些问题是我们还未掌握的,就应当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去认识小和掌握它,尤其是与月主寺的关系更应该弄清楚,以便更好地进行开发利用,还要很好地来修建“莱山月主寺”。同时还要深入研究当地的海洋文化,我们这里地处渤海,还有桑岛,这里的人们与海洋及海岛之间肯定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也必然在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发生过许多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这些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海洋文化的既丰富又宝贵的财富。目前,正是国家要求我们努力去搜集整理研究中国文化的大好时机,让我们共同努力为中华民族的海洋文化研究工作贡献出一份力量吧!
  
  参考文献
  一、《二十五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编1986年出版
  二、《中国历史大事年表》冯君实主编辽宁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
  三、《徐福研究论文集》全国首届徐福学术研讨会《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1988年出版
  四、《徐福东渡的事实与传说》严绍璗《文史知识》1982年第9期
  五、《中国古代潮汐论著选译》中国古潮汐史料整理研研究组科学出版社1980年出版
  六、《海洋潮汐》陈宗镛等《科学出版社》1979年出版
  2008年3月16日于青岛

 
上一篇:徐福东渡与海洋文化
下一篇:登州古港早期的港航活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