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百家争鸣>>徐福东渡与海洋文化
徐福东渡与海洋文化
作者:林仙庭  上传于:2009/6/10
 

徐福东渡与海洋文化


  1、我国先秦时期海洋文化的踪迹
  曾有一种意见把世界古代历史上的一些主要文明古国分为内陆文明和海洋文明。前者又称黄色文明,以中国为典型代表,后者又称蓝色文明,如欧洲和地中海沿岸诸国。中国自古以农立国而与海洋文化无缘似乎是长期以来人们的共识。这里显然有一个误区。我认为,中国黄色文明的定型,应该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而之前的先秦时期,其文化面貌不但灿烂繁荣,而且多姿多彩,其中就包含有海洋文化。这一点在东方沿海国家表现得更为明显。商王朝的先祖大约起于东方,《商颂》曰:“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可见当时商人的势力已经拓展到了海外。东周时期盛极一时的诸子百家中著名人物邹衍就提出“大九州”学说,指出神州九州之外又有九州,“大瀛海环其外”。这在当时看似天方夜谭,今天看来却符合地理环境的真实状况,如没有海外的经历或知识,他们怎会有这样的科学认识?著名政治家管仲所著〈管子〉一书,实际是一部齐国的治国方略。其中提到的建立海王之国的构想至今人们也还不能完全理解其深刻涵义。这个方略产生于齐国这个海洋国家的土壤,规划的也是齐国海上发展的蓝图,可以看成是我国海洋文化的典型例证。海上方士是当时的一个有巨大影响的群体,他们活跃在东方沿海,被称为“燕齐海上方士”,他们不但有大量的民间信众,同时又是帝王的座上宾,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还是沟通人神的媒介和桥梁。如果没有超众的海洋知识、航海能力,他们如何能获得这样的地位?所以说,燕齐海上方士正是燕齐等国发达的海洋文化的杰出代表。
  2、方士的历史演变
  在司马迁笔下,方士的形象并不光彩夺目。他们给帝王进言的神仙故事和长生不老的药草都给人一种骗局的印象。他们的余绪在汉武帝时继续讲神仙故事的栾大、李少卿之属,干脆就是一些摇唇鼓舌的宵小之徒。应该说,这时的方士的社会地位,已经是江河日下,与其前辈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古代的中国,神权的地位很突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些神职人员中就有方士的前身——巫师。古代巫、医不分,既能祷神,也兼治病(有时祷神也是治病),直到秦汉时,徐福之类的海上方士不也还保留着这样的特点吗?不同的是,古代的巫师属上层阶级,地位很是崇高。秦汉时的海上方士地位虽然不是很高,但依然是一个有伎术、有知识的群体。海洋文化的一些特有的海洋知识和航海技能,应该是海上方士的专业和特长。徐福东渡的故事发生在古勃海环抱的海洋大国齐国绝非偶然,而是与这里根基深厚的海洋文化传统密切相关。很多学者把徐福东渡称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壮举,我觉得这一壮举的意义还不止于海上丝绸之路,而是更高一层意义上的海洋文化的壮举。秦并六国,天下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空前大一统,本就处于弱势的海洋文化也就此划上了句号。可以说,徐福东渡是海洋文化在中国的告别演出。
  3、与徐福东渡有关的考古发现
  徐福东渡的路线和抵达地点,其实正是中国海洋文化涉及范围的真实反映。近代以来,很多学者都把徐福东渡作为胶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航海交通、文化交流的关键切入点。这方面,日本开展研究最早,而近年中国则大有后来居上之势。这些研究主要从两方面展开,一是人骨对比研究,一是稻作农业传播的研究。
  (1)、中日两周时期人骨对比研究及其结论
  最早开展这项研究的是德国医生俾路支,他写的《日本人的体质》一书,认为日本人的体质特征中有很多于中国北方人接近的因素。日本考古学家鸟居龙藏数十年来在中国从事考古调查,他提出:是大陆人创造了日本的弥生文化。日本医生清野谦次收集了1400具日本人骨进行研究,也得出了与前二者相近的结论。
  人骨对比研究的最大、最新成果莫过于山东省考古研究所和日本土井浜遗址•人类学博物馆近年来共同进行的将中国山东省临淄出土的两千多座两周秦汉时期的墓葬人骨与日本北九州、山口县出土的日本弥生时代人骨所做的对比研究。今天,该研究的部分成果已经出版公布,题目是:〈探索渡来系弥生人(在)大陆区域的源流〉。其中主要结论摘录如下:
  这是第一次用中国发现的,在时间上和日本弥生时代相当的人类学材料,直接和日本弥生时代人类学材料(北九州、山口县出土)进行比较研究;应用学科——体质人类学、牙齿人类学、基因遗传学等。结论:一、二者具有相近的种族形态学基础——蒙古人种的东亚类群,他们在东亚大陆有最直接的或非常近的祖源关系。二、二者接近程度明显大于日本弥生人之于绳纹人。这一来自考古材料的结论成为“渡来说”、“混血说”的科学基础。
  (2)、稻作农业向日本的传播及其路线
  学术界一直认为,日本国民至今赖以为生的稻作农业最初的起源地是中国大陆的长江流域,在原始社会时期便传入了日本。而水稻的传播路线在哪里却引起很大分歧,主要有三种意见:1、由江浙地区东渡大海直达日本列岛。2、由长江下游陆传至胶东半岛,再由庙岛群岛接力式地传递向辽东半岛,由陆地进入朝鲜半岛,最后经对马海峡进入日本。3、由长江下游传入胶东半岛,然后由海路直入朝鲜半岛南部,最后经对马海峡进入日本。这其中的第1种意见遭到较多批评:因辽阔的东海海域洋流和季风等自然因素的影响,由江浙直航日本的难度很大,中国历史上直到唐宋时期才有这条航路交通,以原始社会人们的航海条件和能力,要完成这样的直航几乎是不可能的。后2条传播路线在交通条件方面更为合理,它们的共同点是都选择胶东半岛作为漫长征途中的枢纽站。令人注目的是,近期一些考古发现似乎更倾向支持第3种意见。
  1979年,考古工作者在胶东半岛中部的栖霞县杨家圈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夹在红烧土块中的稻壳,经鉴定是人工栽培的粳稻。这是水稻在中国北方的第一次发现。近几年,根据这一线索,中国山东大学考古系和日本北九州大学的中日考古学者,又进行合作研究,在杨家圈遗址进一步开展工作,结果发现了大量水稻硅酸体甚至找到了当时种植水稻的水田遗址。而在胶东半岛向南的山东省日照市两城龙山文化遗址、江苏省高邮龙虬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的考古发掘中,也发现了同样的稻作农业资料。在朝鲜半岛南半部、日本九州及日本西部也发现了稻作农业遗址以及水田遗址。有了这样的几个中间接点,长江流域和朝鲜半岛南部、日本列岛西部就可以画出一条令人信服的水稻传播线。。
  通过这两项研究成果,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重要问题:人骨对比研究的材料来自山东腹地及日本西部,连接二者的桥梁正是胶东半岛。稻作农业向日本的传播路线到达了胶东半岛,商周时期西方文化东渐的路线也是胶东半岛。毫无疑问,从原始社会到两周秦汉,胶东半岛一直就是中国东部通向东北亚海外的交通枢纽,它在中华文明向海外的传播中担当了重要的桥梁。有了这样坚实的历史背景,徐福从胶东半岛率庞大舟师东渡往何处而去难道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论吗?

 
上一篇:中外专家龙口论徐福
下一篇:徐福海洋探险与我国海洋文化研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