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徐福故里>>我们龙口人是谁的后裔
我们龙口人是谁的后裔
作者:陈学连  上传于:2009/6/10
 

我们龙口人是谁的后裔

 
  龙口市很多村碑上都有这样雷同的记载:“明洪武年间,某姓从云南或小云南或山西某地迁来”,仿佛我们现在的龙口人绝大多数是云南或山西人的后裔。对此,我很怀疑,甚至根本不信。
  元末明初,中原和长江流域经历了四次大规模的战争破坏,造成大量人口死亡。第一次是刘福通率领的两准、山东、安徽和苏北的农民十余万与元军浴血奋战13年,惨遭镇压;第二次是元统治集团在河北、山西、陕西等地的内讧争斗,经年之间,凡战数百起;第三次是朱元璋起兵两淮、推翻元统治和扫灭群雄的连年征战,付出了“千村辟荔、万户萧疏”的惨重代价;第四次是燕王朱棣为争夺皇位而发动的“靖难之役”,持续4年,造成南北千里几为废墟。为此,明初的统治者为了充实空旷之野,恢复战时遭破坏的经济,有计划地组织实施了大规模的移民,迁出地之一便是战争很少波及的、人口比较稠密的山西中南部;迁入地区则是遭受战乱严重破坏的河北、河南、陕西、安徽、江苏北部、山西北部和山东中西部。我们胶东地区尤其是登莱一带不但不是迁入地,反而是迁出地,对此,《明实录》言之凿凿:“永乐五年(1407年)五月,命户部徙山西平阳、泽、潞,山东之登、莱等府州五千户隶上林苑监(“上林苑监”是明代的一个专门负责皇帝御花园、畜牧场与菜圃的管理机构),牧养栽种,户给路费一百锭,口粮五斗。”也就是说,我们这地方是和山西中南部一样,属人口稠密区,是人口输出地而非输入地。所以,“山西迁入”说是不成立的,“云南迁入”说更是无稽之谈,至于“小云南”,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地方,更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胡里稀涂“偷渡”到我们这里来了。
  那么,我们龙口人是谁的后裔呢?
  我们的母族是莱夷人,是相对汉族而言的少数民族,这是共认的。公元前567年齐国灭莱,我们莱夷民族融入汉族,一直到公元313年西晋灭亡、南北朝开始,在这八百多年的时间里,我们变成了夷汉混血的汉族。可是,从西晋灭亡到隋朝建立(581年)的260多年的南北朝时期,我们一直是在少数民族政权的统治之下,我们这个夷汉混血的汉族又融入了其他民族的血缘,特别是北魏孝文帝大力推行鲜卑族与汉族通婚之后,我们完全变成了夷、汉、鲜卑(还有其他少数民族)三个民族的混血的汉族。在隋、唐统治的32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虽然又回到了汉族政权的怀抱,但是,黄河流域各民族大融化方兴未艾,汉人和鲜卑人(还有匈奴、羯、氐、羌等少数民族)通婚已经司空见惯。从文化上讲,鲜卑等少数民族已经汉化了;从生理基因上讲,已经很少有纯正的汉人或鲜卑人了,比如隋文帝杨坚就有鲜卑血统,而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皇后都是鲜卑人。汉族人的宋朝政权虽然建立(960年)了,但从北宋后期开始,我们这地方却是先契丹(辽)后女真(金)的天下。我们的祖先是否与契丹、女真族通过婚,我不敢妄言,但是,只要他们汉化了,通婚是势所必然。再后来,就是元朝了——蒙古人的天下,我们依然是少数民族的臣民。统算起来,从南北朝到元朝灭亡,共约1200多年,中间去掉隋唐北宋的400年,我们的先人和北方少数民族共处了近800年。也就是说,从南北朝以来,我们这个汉族实际上是北方许多少数民族与汉族融化而成的汉族。我们龙口与中原地区所不同的是,他们的母族是正统的汉族,我们的母族则是莱夷族。我们身上流淌的血,少数民族的成份可能比汉族的还要多。如果把那时北方的少数民族统称为“胡”的话,我们龙口的人种应该是:莱夷族——夷汉融化的汉族——胡汉融化的汉族。
  地方史固然有地方特点,但是如果不放在中国历史的大背景下来研究,仅凭那些不可靠的、零碎的、孤立的、非权威的材料,把我们的先人说成是从云南、山西迁来的,是会迷失大方向或走进怪圈。至于把我们的小脚趾的复趾甲当作是从云南或山西迁来的佐证,更是扯淡!

 
上一篇:秦始皇御狗与龙口狗山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