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探寻井陉秦皇古道
探寻井陉秦皇古道
作者:曲玉维  上传于:2009/6/10
 

探寻井陉秦皇古道               

  
    秦始皇嬴政,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全国的皇帝、封建皇权的创立者。在中国人眼里,他是“千古一帝”,毛主席曾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相连;在西方人眼里,他就是“东方拿破仑”。他13岁继承秦国王位,22岁登基,39岁击败六国中最后一个诸侯国齐国,完成统一大业。随后,他不失时机地制定颁布了统一治国的法令,如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修筑驰道,提出“书同文”、“车同轨”。50岁英年早逝,病死在东巡归途“沙丘平台”(今河北广宗县北),后车载其尸,经井陉古道绕道北上,由恒山、太原、雁门、云中进入九原,最后从九原直达甘泉的直道返回咸阳。
    2008年6月末,利用参加秦皇岛第五届望海大会暨秦始皇公祭大典的机会,绕道西南行,这是本职工作必补的一段课程,带着仰慕和追思的心情去探寻井陉秦皇古道,这个伴随秦始皇最后一程的地方,尽管经历这一段古道的秦始皇已是被人左右了遗志的行尸走肉,但经过两千多年的沧桑演变,能见到秦皇亲历的古道原形这里恐怕已是仅存的硕果了,所以对我来说,特别的吸引。正是这一次东巡,秦始皇从南方赶来,不惜身体于琅琊下海绕过成山头,在之罘西海终于射杀了大鲛鱼,为徐福东渡扫清了最后的障碍,秦始皇才放心沿海西行。可以说,秦始皇四次东巡三过黄、月垂 ,为徐福东渡之行,身体力行,坚决支持,乐此不疲,亲自下海,亲自射鱼,以至于不服海风侵袭,乐极生悲,病死在东巡归途。这其中决不会仅仅是求长生不老仙药那么简单,一定会在求仙的表面下隐藏着深层次的东西,是秦始皇探索海洋世界的伟大战略构想?还是求仙药与探海疆二者兼得?也正是这次秦始皇在之罘面授机宜,天时、地利、人和,徐福率领已先期集结在黄、月垂     一带的东渡船队乘季风入海东行并最终东渡成功,而充满希望的秦始皇却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作为徐福文化工作者,专程到井陉看一段秦皇古道,其意义是特别的,对秦始皇有崇敬,也有追思,有感叹,也有遗憾,行走在古道上凭吊秦皇,最希望的是能够亲历那段千年旧史,企图发现能够证明历史真相的蛛丝马迹,特别是“沙丘政变”的萍影浪踪。              进入白皮关,沿着修好的水泥路拖着行李前行,甬道高树葱郁,蔽天遮日,路边黄土沧桑。过了白马庙改为新铺的方石路,爬到白石岭标志处,我们已是一身汗水。再往上走,只见三间石屋,那是一座中国现存最早的古驿站:   “立鄙守路”——三间石砌小屋,正中门楣上凹嵌长方石刻有“立鄙守路”四字,门前盘龙石雕作桥护栏,桥两侧是长方形饮马池。经当地专家学者考证,此驿站建于清嘉庆年间(1811年),有道光年间陕甘总督那彦成撰写的《平安州东路修治石道碑》碑文为证,路旁崖壁上还镶有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的修路碑刻一块。驿站建立至今近200年,与秦皇古道比那是太年轻了,可如此年代的驿站,全国也仅存两处,另一处在苏州横塘,为砖木结构,这两处驿站已被中国古代邮政史专家视为“活化石”。“立鄙守路”似乎很难读懂,秦皇古驿道管理处的陈丽杰主任告诉我们:专家考证,它出于《国语•周语》:“列树以表道,立鄙食以守路。”意思是栽树成行,标明道路,途中设馆舍,接待过往官员和信使,这是周朝就已制定的交通法规。可以断定,这就是一处古代邮政驿站和官道官员休息站。鄙,是距离国都很远的地方,古时称50里为近郊,100里为远郊。“鄙,距国(都)五百里”,边鄙,即有人居住的偏远乡村。在远离大城市的交通要道旁,设站来接待过往信使和官员,这就是“立鄙守路”的意思了。秦始皇在修筑弛道时也是“十里设亭,三十里设驿”。虽然“立鄙守路”现存不足200年,但它有没有可能是秦始皇时代井陉古道驿站点的传承地?     
    带着疑问,我疾步上行,但见黄色清漆护栏内,古道显现了:             秦皇古道——石头路基上,两道深深的车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现代铁路,蜿蜒上行,消失在丛林中。亲眼看到如此这般年代悠久、前所未见的历史陈迹,我惊呆了!随之震撼了!这就是时代的烙印!这就是一段鲜活的沧桑史!我仿佛也置身于“车同轨”是古车马队伍中凭轼结辙:车马络绎,驾车奔走,不绝于道!否则,怎么能留下如此憾人的辙痕!难怪《史记•淮阴侯列传》赵国名将李牧之孙广武君李左车说“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看看眼前的情形,别说车马并行了,就是想改行辙道都很难,大家只能顺辙而行,久而久之便“如出一辙”了。我和郝慧民副秘书长赶紧从行李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塑料绳丈量起来,回来对照皮尺得出数据:两车辙内径1.05米,外径最宽处1.35米,现存道宽2.85米。陈丽杰主任告诉我:秦朝“车同轨”规定是6尺,相当于现在的1.1米。这无疑是秦皇古道!
    歇灵台——路边平缓处有一块石坪,刻石碑“秦始皇 歇灵台”。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最后一次东巡,病死沙丘宫,胡亥、赵高、李斯绕道北行,“遂从井陉抵九原”,走的就是这段唯一通道。因盛夏七月酷暑难当,虽然把秦始皇遗体放在温凉车里(闭之则温,开之则凉,可以息卧的轿车),但时间一长,还是散发出了尸臭,引得苍蝇逐臭而来。赵高献计,命令随从官员每车装一石咸鲍鱼,用来混淆秦始皇遗体的臭味,古来民间就有“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的说法,于是一行人臭上再加腥臭,臭烘烘赶往咸阳。车行至井陉,关隘路窄,却非常阴凉,是歇息的好地方。这位千古一帝生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里会是他的冥冥西归路,在此之前,他创造了空前伟业,在此之后,他留下了千古遗恨,随他同行的3个阴谋家“沙丘政变”提前结束了秦帝国的使命。秦始皇开启的秦朝二世而亡,车行井陉古道的臭气也随风飘散了。     咦,这里怎么没有关城?我们走错了吗?正在疑问间,两个老乡走来,“往上300米拐弯就看见了”,灰心的我立马又打足了气拾级而上,一段好象新修的方石路,转过弯来,眼前跃然一处上书“东天门”的古关城。
    井陉口东天门关城——连接秦晋、燕赵的要冲。关城下有两条长达18米,最深处达尺余的车辙,这无疑是最险最窄的一段。这段路基岩石面明显低于两侧,这便是“燕晋通衢”之孔道。刚建成道路时,路面较高,依托路面加盖关城,车水马龙长时间车轮轧压同一地方,车辙深到一定尺寸,路基凹凸不平,凸石便托起车体不能行进,工匠只好在关城下把高于车辙的路面凿平,再凸再凿,东天门城下通道已向下凿了近2米的石基。算起来,到1907年正太铁路开通,大约500年路基就要凿平一次,于是形成了今天这个见证沧桑岁月的关城门洞。东天门是一座双关城,分东阁、西阁,两阁相距不足50米,分扼白石岭东西两峰,屯兵把守,互为依托,浑然一体。西阁关城下为人工铺石,中间行车轧压部分明显可以看出换石的痕迹。大概这就是六方面石吧。
    六方面石——东天门西阁以西的170米处,有一段保存完整的陡坡路面,长约70米,方石大小不一,大者长1.35米,宽0.55米;小者长0.4米,宽0.3米。方石排列整齐,错落有致,石质多为石灰岩,就地取材,小部分是花岗岩。这段路面较宽,最宽处约7米。在每隔20米左右的路面之间,砌一道0.3米厚的立石,问及原来这是供重车上坡时停歇和下坡时车辆缓行下滑而设的石坎,起到为车轮垫石的作用。采用六方面石铺路也是劳动人民的创造,待正面被轧压成凹型时,可以连续翻转使用6次,可见当时工匠是多么独具匠心,秦皇古道也凝结着井陉人民的智慧和艰辛!联合国世界遗产调查员亨利•克利尔考证,这条古道比罗马古道还早了100多年。井陉古道之所以得以局部保存,得益于清末修筑正太铁路在井陉险路改线,人们才逐渐遗忘了这一大约7公里险恶难行的地段。
    拜别陈丽杰主任、武新智师傅和从五台山来如来佛殿的修行女,回转井陉的路上,一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浮现,这是一个更大的疑问。为什么走井陉?是秦始皇五巡前的既定路线?还是沙丘政变后的临时改道?
    井陉素有“太行八陉第五陉,天下九塞第六塞”之称。井陉关,是著名的“太行八陉”之第五陉。陉,即山脉中断的地方。“太行八陉”就是横断太行山、可穿越太行山脊的8条天然通道。陉口一般设有关隘,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吕氏春秋•有始》有“何谓九塞?”的描述,井陉为第六塞。《太平寰宇记》云:“四方高,中央下,如井之深,如灶之陉,燕赵谓山脊曰陉,下视如井,故为井陉。”公元前229年,秦将王翦伐赵之战;公元前204年,汉将刘邦以少胜多的背水之战;公元756年,唐将郭子仪、李光弼歼灭叛将史思明,平定安史之乱;公元1900年,清将刘光才抵抗八国联军的庚子大战都发生在这里。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第二年(公元前222年),就下令修筑以咸阳为中心的通往全国各地的弛道,因此说弛道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国道”。著名的驰道有7条:
    (1)出今高陵通上郡(陕北)的上郡道。
    (2)过黄河通山西的临晋道。
    (3)出函谷关通河南、河北、山东的东方道。
    (4)出今商洛通东南的武关道。
    (5)出秦岭通四川的栈道。 
    (6)出今陇县通宁夏、甘肃的西方道。 
    (7)出今淳化通九原的直道。直道属军事专用,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高速公路”,是公元前215年大将蒙恬率部修筑的。
    从《汉书•贾山传》中得知,秦驰道东穷燕、齐,南极吴、楚。在平坦之处,道宽五十步(约今69米),隔三丈(约今7米)种一棵松树,道两旁用金属锥夯实,路中间为专供皇帝出巡车行的部分。
    由上可知,秦始皇沙丘驾崩,走近道回咸阳:一完全可以南走邯郸入河南东方道,二北走井陉也可走通山西的临晋道经永济、蒲州回咸阳。问题是为什么非要北绕九原走直道?
    一、站在秦始皇的角度来分析 
    这是秦始皇东巡之前或东巡过程中既定的行进路线,或提前全程诏告东巡过往郡县,或接受博浪沙教训提前一站告知下程郡县。 
    (1)《史记•蒙恬列传》“始皇欲游天下,道九原,直托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今内蒙包头一带)抵甘泉(今陕西淳化附近),堑山堙谷,千八百里。道未就。”《史记•秦始皇本纪》又记:“三十五年,除道,道九原抵云阳,堑山堙谷,直返之。”这正是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碣石之行归来到公元前210年没再出巡期间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直道修好后秦始皇没有走过。于是第五次出巡从九原直道回咸阳,这是秦始皇的既定路线。尽量多看一统山河,不走或少走重复路,是秦始皇的心愿。尤其直道又是军事专用道,对好大喜功的秦始皇的吸引力是可想而知的。
    (2)秦始皇在之罘射杀大鲛鱼后,沿海西行。到平原津开始身体不适,“始皇恶言死”,虽然非常讨厌别人说死的事情,其实自己也预感到了不妙,于是更加剧了北上九原的意愿,即亲见公子扶苏、大将蒙恬,将国家交给扶苏,将扶苏托付给蒙恬。
    (3)秦始皇派蒙恬发兵30万北击胡人,攻取河南地,新设九原郡辖34县,皆因碣石之行燕人卢生献上抄录的图书:“亡秦者胡也”。之后,三十六年又有“始皇帝死而地分”,“今年祖龙死”,影射秦亡与秦始皇死,始终让“始皇不乐”,占卜说迁徙和巡游就会吉利。于是,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便远距离大范围巡游天下,以避灾祸。秦始皇喜欢的小儿子胡亥随行,胡亥一路上在眼前晃来晃去,秦始皇不经意间在哪一天忽然悟出“亡秦者胡也”,不仅有胡人,而且还有可能是胡亥,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暗自决定传位扶苏,便在东巡途中特别是决定从黄河汛期的平原津渡河之前就已选择北上九原。
    二、从“沙丘政变”者的角度来分析
    赵高是在沙丘接到秦始皇赐公子扶苏玺书“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才陡起歹心的,甚至有可能谋杀了奄奄一息的秦始皇。因为扶苏执政没有他的好果子吃,扶苏一定会重用蒙恬。于是先做通胡亥的工作,又顺着李斯“老鼠哲学”的脉络攻其软肋,逼其就范,蒙毅祷告山川尚未返回 ,趁此机会,“胡亥以李斯舍人为护军”,3人联手,秘不发丧,狼狈为奸,互相利用,导演了一出暗箱操作的“沙丘政变”。
    (1)利用秦始皇既定的北上九原路线,秘不发丧,仍以秦始皇令行天下,矫诏逼扶苏自杀,又先后逼蒙恬、蒙毅兄弟自杀,除去了最强硬的政治对手。一路北进可等待扶苏、蒙恬的消息,又可就近控制30万戌边大军。
    (2)利用秦始皇既定的北上九原路线,可延迟回咸阳的时间,即使秦始皇未确定北上路线,“沙丘政变”者矫诏北上可在秘不发丧的途中赢得时间、解决问题、控制局面,使胡亥回到咸阳就能合法继承帝位。如果顺东方道、临晋道尽快赶回咸阳,秦始皇驾崩的消息大白于天下,这不是他们3人所能控制住局面的,因为咸阳还有留守的右丞相冯去疾。所以北上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局面向有利于胡亥合法即位的方向发展。
    (3)北上九原走直道,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九原为新设郡,归属秦朝不久易控制,直道又是军事专用道,沿途停靠郡县比较少,易封锁消息。
    总之,阴谋家达到了预期目的,但最终阴谋家也没有得到好下场。最可悲的是李斯大事面前不清醒,“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一家儿女皆与秦皇联姻,竟然在关键时刻背叛了秦始皇。太史公为之叹息:“不然,斯之功且与周、召列矣。” 
    秦始皇的突然驾崩,李斯被腰斩,实际上断绝了徐福的回归之路,由此改变了徐福东渡集团的命运,徐福一行“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便顺理成章。假若徐福是奉秦始皇“以求仙为名”而探访大九州的使命,那么徐福或许回国复命,或许徐福是另一种命运,中国的历史或将重写。但历史是没有或许的,留下的只是一段历史,任后人凭吊与追思。清谭嗣同有《井陉关》诗曰:
    平生慷慨悲歌士,
    今日驱车燕赵间。
    无限苍茫怀古意, 
    题诗独上井陉关。 
                       
附:  
    追记秦皇黄县古道

    秦始皇东巡曾三过黄县。
    我的家乡——山东省龙口市(1986年以前叫黄县)北马镇曲阜村,因村南有官道,村名曾叫官道北曲家,后因村民崇尚文化,更名为曲阜村。村南的大官道为旧时登州府达济南府的通道。明清时期黄县境内有两座驿站:黄山驿设在黄山馆,西为朱桥驿,为西南入黄县境之要道;龙山驿设在黄县城里后驿街,两驿相距60里,东去登州府也是60里。
    大官道自黄山驿入黄县境途经黄山馆、阎家店、官道丁家(村南官道旁清朝时曾设驿堡)、北马、前栾(官道前栾家)、后栾(官道后栾家)、九里店至黄县城西圩门。我上小学、初中放假时(1970年以后)曾跟随父亲到他工作的海岱公社、黄山公社玩,也骑车到过黄县城,走的就是这段大官道,所以对其旧貌记忆犹新。1978年大官道裁弯取直,读高一的我还参加了北马段的筑路义务劳动。如今大官道在黄山馆段、阎家店段、北马段、九里段还能看到旧日路段的痕迹。大官道大致为西南、东北走向。
    秦朝设黄县比现境大若干倍,在现境内这一段官道也是通往秦朝时古黄县城(现蓬黄交界处的黄城集村)的必经捷径。所以推定大官道也应是秦始皇东方驰道的组成部分,只是在黄县段走的是平原土路,难以留下时代的辙痕,故难觅千年踪影。 
    据山东平度的同仁介绍,平度段留有一段山路驰道辙痕。可惜,2008年6月去井陉古道前我去探寻没有找到。
                  2008-7-28为苏州会议而作

  

 
上一篇:徐福东渡出境航路探论
下一篇:徐福:拓展和繁荣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