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学术研究>>莱山皇帝行宫与秦始皇东巡
莱山皇帝行宫与秦始皇东巡
作者:林仙庭  上传于:2008/3/27
 


莱山皇帝行宫与秦始皇东巡

烟台博物馆研究馆员   林仙庭


    引  言

    胶东半岛是一片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土地,但在古籍文献的记载中夏商周三代以前的历史是十分模糊的,只有莱夷、莱国等语焉不详的简单提法。建国以来,胶东半岛大量的史前考古、先秦考古工作发现了丰富的文物资料,使我们有可能逐渐了解胶东地区的古代历史。
  在夏商周时期,就黄河流域而言,胶东半岛的青铜文化不算发达,但这里为数不多的青铜器却主要集中在一个土肥水美的狭小区域——半岛西北部的黄水河流域。这里出土的青铜器数量之多,约占半岛出土总数之半。而且器物规格高,百分之八十的有铭文的青铜器也都出自这里。这充分说明,黄水河流域是胶东半岛当之无愧的青铜文化中心,最重要的胶东先秦古国一定产生在这里。无独有偶,胶东半岛发现的先秦时期仅有的两座古城也全都位于黄水河流域,其中的归城古城有内外两道城垣,至今土墙巍然,夯层历历,堪称胶东之最。
  椐有关历史记载,黄水河流域的这个先秦古国应该是莱国,归城则是莱国之都。但这一地区到目前为止出土的所有青铜器铭文中,还没有一个字被认定为“莱”字,而其他如己、其、芮、单的国名倒有不少。因此,莱国是否真在黄水河畔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
  其实,能够成为莱国佐证的,还有一座黄水河源头所在的历史名山——莱山。莱山海拔高度为690米,在胶东半岛算不上老大,但在《汉书·郊祀志》中却被列为五大名山之一。地处中国边远东方的小小莱山如何能有如此礼遇?今天说“山有仙则名”,其实这是一名很古老的话,古代不说仙,而指的是神。《史记》中记有齐地八神,其中就有月主莱山。月主看起来好象是天上的神,实际上神由人造,这月主当与莱山脚下的归城古国有关。既然如此,归城古国的名字就必然与它所依凭的历史名山——莱山有密切联系。简言之,归城古国就是先秦时期的莱国。这个结论不单单来自文献记载,而且更被一项重大考古发现所证实。
  一、皇帝行宫遗址发现缘起
  秦始皇在胶东半岛留下了许多令人神往的故事。在我从事考古工作之初,我也怀抱着极大兴趣,希望用考古的手段来探索一个心中的谜团:吸引这位千古一帝的海滨八神之地到底是何面目?1983年春4月,我在归城古城遗址做考古调查,其实古城外城的南段就在莱山脚下。我遥望着黑黝黝的莱山主峰,怎么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拔脚去了庙周家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莱山之行。
  这个村的全名叫莱山庙周家,顾名思义,莱山庙在这里。我从莱山庙、月主祠问起。老乡热情地把我引到村南小学处,告诉我这就是月主祠原址,“文革”期间庙被拆毁,月主神像也被搬到黄县城化铜去了。此言不虚,小学房址下压着厚厚的建筑堆积,体量巨大的碾盘、石础,错杂的砖头、瓦块,都显出古庙的痕迹,但它的时代不会比明代更早。这当然不会是秦代的月主祠。我找到了村干部,希望考察一切与庙、祠的名字沾边的地点。大队会计老周给我当向导。他先把我领到村西半里外的山边,这地方叫“庙台里”,果然是一处房址。规模很小,只有三间民房的样子。散落一地的有深灰色的小筒瓦、龙纹瓦当,一看便知是清代的建筑。老周看我摇头,说:还有一个带“庙”字的地方叫“庙”,不过挺远,路也不好走,你去么?
  这当然不成问题——我干什么来了?从庙周家村往南走了六、七里崎岖山路到了庙。这里是农田与山峦交接处,位置并不算高,大约相当于莱山主峰的五分之一。这一带多是矮小的栎和松树,其间蔓延着萋萋荒草。老周蹲在山下路边,看我爬上爬下在草丛里扒拉着,不知道他的这位陌生客人到底要找什么。突然,一条石坎下的乱草里的一块碎砖头进入我的视线!我抠出来一看,它灰灰的,已经磨砺得很粗糙,但表面的菱形花纹仍隐约可辨。这不是汉砖吗?我一阵惊喜:终于接近目标了!这种花纹一般用于建筑墓室,发现在这样的荒山野岭有点不可思议。我继续搜寻,又找到了更多的汉砖和一些时代更晚的瓦片,终于在一堆乱石中我发现了一块质地坚硬的青灰色砖块,巴掌大的砖面上清晰地印着一枚犹如四瓣展开的花叶纹。这可是西汉时期的地面建筑所用之物,它也许代表着一座不同凡响的建筑或场所。这正是我苦苦追寻的东西!我兴奋地喊来了老周,让他跟我一块儿找,希望扩大战果。可惜再也没有找到第二块花叶纹的宝贝。
  叫做庙的这个地方,是一个稍微平坦的山冈,也 算是莱山主峰延伸而下的山坡中的一个平台。站在这里往东南看莱山主峰,犹如近在咫尺,几乎可以看清峰颠上的每一块铁色岩石。在这只能仰视的地方,我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种压迫,也许是一种敬畏,我平生第一次领悟了什么叫高山仰止,秦皇汉武当年礼祠月主的神圣之地真的在这里?还是我的臆测想象?真相到底如何,这当然需要进一步考古发掘。我心下暗暗打定了主意。我兴高采烈地跟随老周回他家里吃午饭。一进门,只见老周媳妇正在灶间忙活。趁这工夫,老周说:“我们村还有一座徐懋功的坟,离这儿不远,想看看不?
  徐懋功是唐朝征高丽的主将,胶东地区至今留下了许多与此役有关的传说和地物名称,什么二主庙、典将台等等,这等本自隋唐演义的民间传言,当不得真。我笑说:徐懋功的坟还会在这儿?老周见我不信,说:真的,有好几丈高,夯土一层一层的。
  这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有夯土?莫不是汉墓?这得去看看。
  确实不远,就在村东北一里多路的地方。老远就看见山脚下有一个隆起的小山包,倒是像个坟堆,等到了近前,我不由惊呆了:这个土包略呈半球形,像一只被切掉了大半的馒头。地表荆棘丛生,向村的一面则是挖土形成的壁立断面,断面上层层夯土又平又直,十分清晰。一个粗大而笔直的柱洞就挂在断面上,洞底还有一个石板柱础。这哪里是什么坟墓,分明是一处建筑基址。再往下看,土崖底下的杂土中夹杂着无数的残砖断瓦,砖面上有花叶纹、回形纹,瓦有板瓦、筒瓦。瓦件中那圆圆的东西不是瓦当么?当面上的树木纹、卷云纹不正是战国秦汉时期的典型图案吗?这些装饰特殊的瓦当和砖瓦代表的是高等级的建筑,而非平常民居所能使用。如此说来,我找到的这个地方是一个离秦始皇不远的宫殿建筑遗址!我就像一个穷小子撞到了聚宝盆,捧着几瓣瓦当一时激动得透不过气来,全然不知身旁老周的声声呼唤。
  老周说:什么宝贝让你高兴成这样?这些破烂瓦有的是,这里一直是村里的泥场,原来的土台还要高,挖土塌了方,把驴都砸死了。修旁边这个水库,坝上的泥土全在这儿搬。从解放前挖到现在,30多年了,这土堆都快挖光了,就剩这些砖头瓦块没人要——攒粪种地都挡害!
  一番话说得我目瞪口呆:挖了30年,多大的一处建筑!抢救发掘,势成燃眉。
  二、皇帝行宫遗址发掘的主要收获
  1984年,烟台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对庙周家夯土台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1985年,又对庙周家村南的庙遗址进行了发掘。这两次发掘的规模都不大,但收获却非同一般。
  夯土台遗址经发掘证实这是一处宏大建筑的台基,厚约20厘米的夯层水平整齐,夯窝既深且密,夯土至今坚硬如石。这样精工细作的当然不是一般建筑。可惜台基所余甚少,很难看出建筑的原貌格局。收获的砖瓦数量很多,但种类并不复杂。砖主要是方形的平板铺地砖,其次有带折角的踏步砖。瓦件主要有板瓦、筒瓦两种,其次是瓦当,更少量的还有脊瓦、瓦钉等。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一些形体巨大的瓦件。如一件板瓦,青灰色,尾端稍厚而宽,首端略薄而窄,瓦背凸棱形。这瓦的总长度为108厘米。一件单瓦如此之大,在以悠久著称的中国建筑史上也是十分罕见的。见于报道的这类巨形瓦件以关中居多,全是秦汉时期的皇家宫殿建筑所用。庙周家夯土台遗址还出土两种巨型瓦当,一种是多重卷云纹大瓦当,当面平,陶质粗疏,色灰褐,直径60厘米。另一种是菱芯云纹瓦当。当面凸,陶质坚硬,色青灰,直径39厘米。瓦当是瓦垅前端的保护性构件,同时,因当面模印着多姿多彩的图案花纹,因而又具有很强的装饰作用。一般的瓦当直径为20厘米左右,而庙周家夯土台遗址出土的这两种巨型瓦当显然不可能像普通瓦当那样用在房坡瓦垅上。据出土文物中的汉代陶房、陶楼模和画像资料考证,这种瓦当应当用在房屋正脊两端,也即汉以后中国传统建筑上的鸱吻的位置。即使如此,60厘米的直径也是一个惊人的尺寸——这样大的瓦当,该是多么粗大的房脊,又该是多么巨大的房顶,多么宏大的建筑!
  从这个遗址的出土文物看,大约在战国时期这里就有规模较小的建筑,秦——西汉中期达到鼎盛,至西汉晚期基本停止使用。
  庙遗址发掘揭露出来的主要是一处残存的建筑地面。大部分系用那种花叶纹方形铺地砖铺成地面,可能是西汉建筑的遗留。残留的矮墙中杂有侧边饰菱格纹的东汉条砖,可见这处建筑的使用时间延至东汉以后。
  三、莱山皇帝行宫遗址、月主祠遗址发现的重大意义
  通过以上考古发掘,我们对莱山这两处遗址作出以下初步判断:
  第一,龙口市的这个莱山,就是《汉书·郊祀志》中的五大名山之一的莱山,就是齐地八神之一的月主之神莱山。莱山之所以有这样崇高的历史地位,当与莱山脚下、黄水河流域的先进古代文明有关。如前文所述,先秦时期,黄水河流域一直是胶东半岛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这种情形,甚至到秦汉时期都未曾改变。秦始皇“过黄,穷成山”,整个胶东半岛,似乎只有黄、两县,而秦代的设县肯定也是对先秦经济政治格局的继承和沿袭,黄县的地位,由此可见。莱山月主之神的信仰与崇拜,当然是黄水河流域丰厚文化积淀、人文精神的反映。莱山的崇高地位,还与先秦古国有关。这个古国是莱国,它的国都——归城就在莱山脚下。“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可见祭祀在古代国家和人们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祭祀的主要对象就包括月主这样的自然神。显然,月主神就是莱国的宗教保护神,与莱国依存共生,关系密切。

    第二,齐地八神中的四神——日主、月主、阴主、阳主均在胶东半岛,其中以月主莱山地位最为崇高。人们对齐地八神的了解,主要来源于《史记》的记载。对于胶东半岛这四个神主,《史记》记载又主要从秦始皇东巡着笔,对方士的进言、射杀鲛鱼等细节都有生动描写。但从中却很难了解这些地点祭祀的具体情形。从我们对这四处遗址的考古调查看,这些祭祀地点在当时也是有级别高低之分的。这四个遗址中,莱州市三山岛的阴主遗留的文物最少,可能与西峰前坡村落的破坏有关。烟台芝罘岛的阳主除了在康王坟山下发现了一宗秦代祭祀玉器之外,建筑遗迹的保存也很不好。据零星出土文物分析,当时与祭祀阳主有关的建筑应在芝罘岛大疃村址处,这里出土过三角回纹铺地砖和十字云纹瓦当,规格一般。建筑范围较大的是荣成市龙须半岛东端的日主成仙。这里使用铺地砖、踏步砖、瓦当的建筑至少有3处以上,而且也有数量较多的祭祀玉器出土。在古人的观念中,成山是神州大地的最东端,是日之所出的“天尽头”,祭日的活动可能多一些,故建筑遗迹留存较多。但这里的瓦当均为普通尺寸,现在还没有发现超常规格建筑的证据。相形之下,龙口市莱山的月主祭祀建筑是规格最高的。建筑规格的高低取决于神主的地位,而神主的地位又取决于它所依附之国的地位。如上所述,月主是莱国之神。无论从考古还是文献记载,莱国都是胶东半岛最强大的国家。对于己、夜以及许多更加名不见经传的其它胶东小国、弱国来说,它就是地区霸主。国强其神也尊,所以,月主莱山的地位必然高于其它日主、阴主、阳主。我们今天看到的建筑遗址在规格上的差异,正是这种史实的反映。
  第三,庙周家夯土台遗址是与秦始皇、汉武帝东巡相关的皇帝行宫;莱山皇帝行宫是秦始皇东巡的活动中心。
  从龙口市莱山的考古发现来看,庙周家夯土台遗址和庙遗址这两处建筑的功用是不同的。庙遗址规模小,似乎没有很讲究的屋面建筑。这里应该以祭祀活动为主,也可称为月主祠遗址。庙周家夯土台遗址则规格很大,其地点更便于交通和居止。这里的建筑规格很高。直径60厘米的大瓦当是十分罕见的,据目前所知,这种巨型瓦当仅在咸阳秦宫遗址、辽宁绥中县碣石宫遗址中有过发现,而这两处地点都被确认为秦代的皇帝宫殿。尺寸稍小的39厘米的菱芯卷云纹大瓦当在西汉时期也是不多见的,肯定也是皇宫规格。由此可证,庙周家夯土台遗址正是秦汉时期的皇帝行宫,也可称为莱山皇帝行宫遗址。据《史记》的明确记载,秦始皇于二十六年、二十八年、三十七年三次来至胶东半岛,汉武帝也在太始三年来此,至此,考古资料与文献记载得到了严密的结合:庙周家夯土台遗址是确凿无疑的秦汉皇帝行宫,直接与秦皇汉武的胶东之行有关。
  秦始皇东巡的目的是什么?史书说一是“礼祠名山大川”,祭祀东方的神仙;二是“颂秦德”,震慑东方,收服民心;当然还有立石上不曾明示但却被《史记》津津乐道的寻仙访药梦想长生不死的动机。实现这三种目的,莱山都是最佳选址:莱山乃天下五大名山之一,月主之祀“自古有之”;莱山地处胶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地,欲达震慑威服之目的,站在黄县号令胶东,当然可收挟重御轻之效;第三,月主神在此,这里本就是神仙之乡,信众广布自不必说,海上方士当也往返辐集于此。百年后栾大、李少卿之属皆鼓吹神仙于胶东,可见海上方士一脉,既源远流长,又根深蒂固。如果说,秦始皇东巡的活动中心就在莱山,当是符合事实的。由此观之,方士们利用这种机会,在此与皇帝商讨神仙之事,乃至实施不为人知的图谋,当也在情理之中了。

 
上一篇:徐福东渡研究综述
下一篇:徐福东渡及其历史意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