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百家争鸣>>“黄县套子”新释
“黄县套子”新释
作者:陈学连  上传于:2007/5/11
 

《南山报》主编  陈学连

    “黄县套子”、“黄县嘴子”和“黄县人的头发梢都是空的”,是近自胶东人、远至山东人乃至国人贬低嘲讽龙口人的口头禅,仿佛“套子”、“嘴子”和“空头发梢”是龙口人身上的顽症,是难以切除的三大毒瘤。真是冤枉也哉!
    笔者曾经写过一篇《黄县嘴子》文章,这篇小短文再说说“套子”。
    “套子”一语,究竟是贬低还是褒奖,是嘲讽还是赞许?为什么在胶东十数县、山东百多县市中,唯独对龙口冠以“套子”之称?要了解这个问题,还真得从历史上说说明白。
    旧黄县县志记载,黄邑“地狭人稠,有田者不数家,家不数亩,养生者惟贸易为计”;又载,黄民“勤学业,敦名义,善经营,急输赋。”这就是说,龙口人崇尚的是读书,从事的是经商,讲究的是礼让。由于买卖人多和生意场上的需要,所以比较起来,龙口人更注重公关交际中的一套辞令,影响到社会上,就是重视培养子弟能写会算,讲究礼节,灵活机变,以适应经商。随着世代传授延续,祖先们在处世谋生的实践中,逐渐摸索出一套振兴事业的“商人宝鉴”,加之一些漂洋过海的生意人和读书人,又把各地的开化之举和文明之风带回故乡,便形成了一套精明强干、文雅谦和的民风。这民风在那些淳朴有余开化不足的外地人看来,是务虚不尚实的“套子”,这,大约就是“黄县套子”的由来。
    不要小看这“黄县套子”,龙口人正是用此一套领先开拓、齐家治业,始有“金黄县”之美誉。商家们尽管蒙受旧社会的勾心斗角、相互倾轧、官吏盘剥、内外战乱,仍能顺应时代潮流,颠簸浮沉,最终独占外埠一方。“先有‘老天合’(龙口人在沈阳开设的买卖),后有奉天城”以及哈尔滨、佳木斯、牡丹江等地的“黄县一条街”,在东三省是赫赫有名的。毫不夸张地说,若论开发关东,龙口人的功劳当数一数二。最近几年,由于龙口沿海优势的吸引和东北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数以万计的“客籍东北人”一批批返回故乡,而想当年他们的祖先都是开发关东的先驱者和功臣。
    “黄县套子”用于生意场,带来了兴旺发达;用于公关交际,增进了团结友谊。龙口人在亲朋之间的迎来送往中,举止不卑不亢,言辞文雅谦逊;路遇熟人,点头躬礼、抬手示意已成为自然习惯;谈吐中的“赐教”、“惠顾”、“拜访”、“回见”、“打扰”等文雅辞令耳熟能详;就连呀呀学语的孩子,家长们首先教会的也是“再见”、“谢谢”这些文明用语。看来,如今倡导的语言美,正是“黄县套子”早就形成的社会风情。“黄县套子”由语言环境延伸到生活领域,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讲究系列成套。如宴请宾客的一套是:主人努力把平素的节俭,用于请客中的丰满,开宴前先上烟茶糖果,宴席中必备各类名酒,然后以配花冷盘领先、山珍海味当头、汤碗大盘和平盘热菜穿插其间,力求色、香、味、型(造型)、器(餐具)一应俱佳,饭后再辅之以应时水果解酒清胃,直到客人说“酒足、菜丰、饭饱”时,主人方为宽心。在男娶女嫁中的一套是:家长平时就为儿女置备安家用品,从小小的化妆品,到头戴脚穿、七铺八盖、桌椅橱柜、摆设挂饰,应有尽有。
    发展至今,又追求成套高档家俱和现代化的家用电器设备,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种系列成套,即是华夏文化的精髓之一——礼仪。
    若说“黄县套子”全是精华,毫无糟粕,那也不符合事实。但是,用愚昧的目光去挑剔文明之“瑕”,以落后的嘴巴去讥笑先进之“疵”,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浅薄无知。

 
上一篇:试论徐福文化神佛习合的主客观因素
下一篇:岱山的“徐福”情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