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首页>>文化交流>>鉴真东渡与中日文化交流
鉴真东渡与中日文化交流
作者:李永先  上传于:2006/4/4
 

山东社科院研究员   李永先


唐代高僧鉴真
   唐代扬州大明寺高僧鉴真(638—763),俗姓淳于,为战国时齐国大夫淳于髡的后裔。淳于姓是以国为氏。周朝时有淳于国,出于姜姓,汉代在其地设淳于县(今山东安丘东北淳于村),淳于姓历代出了许多名人。淳于姓主要居住于山东半岛,以后散居于全国各地,但淳于氏人数不多。 据《黄县志》 记载:淳于髡故里在黄县柞杨铺(今龙口市诸由观镇前柞杨村)。此村以南十余里有淳于髡墓(在今龙口市诸由观镇淳于村)。 已故王阁森教授主编的《齐国史》说“ 淳于髡,齐人,山东黄县(今龙口市)至今有淳于村,是其老家所在。”(山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出版)
   唐中宗嗣圣五年(公元688年)鉴真出生于扬州江阳县(今江苏扬州市东部)。扬州是当时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在国际贸易和对外关系上占有重要地位。鉴真父亲是一个商人,为佛教徒。鉴真14岁时,随父 到大云寺(后改龙兴寺)参佛,他见佛像深受感动,请求父亲准其削发出家为僧。父亲奇其志,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拜名扬天下的智满和尚为师,潜心学习禅宗之学。16岁时,进大云寺为沙弥。18岁时受了菩萨戒,替他授戒的是高僧道岸。道岸是创立佛教律宗南山大师道宣的再传弟子,是南山律宗的正统,曾为唐中宗李显授戒。 
   鉴真受戒后,就跟道岸学习律学。20岁时,随师到洛阳各寺游学。次年又到长安,在实际寺, 又随弘景禅师受具足戒,从此才取得僧籍和讲授佛经的资格。以后五年间,他在洛阳、长安各寺潜心研究佛经,探讨律学,并对佛教艺术、医药等也下过一番功夫。
   鉴真26岁时,回淮扬故乡,主持扬州龙兴寺、大明寺,在江淮一带弘法布道。道岸死后,大弟子 义威继承其衣钵。义威去世后,46岁的鉴真便成为天下授戒的大师。去日本前的40年间,他是江南名僧,经他剃度授戒的僧徒有四万余人。当时著名高僧辩秀、祥彦、法进、灵等都是鉴真的弟 子。论其当时声望、地位和势力而言,可说是大唐第一高僧。 
   在这期间,他筹款、规划并主持营造了80多处寺院僧舍,书写过三部大藏经。他还创建救济贫病的悲田院,饥者给食,寒者给衣,并亲自为病者煎调药物。这一切,使他积累了丰富的建筑、医药方面的经验和学问,掌握了多方面的文化知识,团结和培养了一大批有专门造诣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画师、艺术家等。
 鉴真东渡的艰难
   鉴真通过与社会的广泛接触,对东邻日本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曾慨叹说:“以此思量,诚是佛 法兴隆有缘之国。” 
    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随第九次遣唐使来华留学的日本僧人荣睿和普照来到扬州大明寺拜谒鉴真时说:“我国在海之东,虽有法而无传人,譬犹终夜有求于幽室,非烛何见乎?愿师可缀此方之利乐,为海东之导师乎?”鉴真环顾诸僧,问:“我同法众中,有谁应此远请?”而众僧默然无言。良 久,大弟子祥彦答曰:“彼国遥远,生命难存,沧海淼漫,百无一至。人生难得,中国难生,进修未备, 道果未到,是故众僧缄默。” 
   鉴真听后,沉着坚毅地说:“为法事也,何惜身命!  诸人不去,我即去耳。”鉴真的话,大义凛然, 众僧很受感动,立即纷纷请求随大师前往。时年55岁的鉴真,便率众弟子开始了为期12年,六次东渡日本的艰难航行。
   唐朝廷对远航到外国是控制很严的。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四月,鉴真一行诡称到天台山国清寺供奉,准备了东渡的一切。不久,欲同行的高丽僧人如海向官府告密,他们所准备的一切都被官府没收,第一次东渡失败了。 
   同年12月,鉴真又准备第二次东渡,用巨款向岑南采访使刘巨鳞购买了一艘军用船,又准备了干粮、佛像、经疏、佛具、香料、药品等,同行者有僧徒17名,还招收了各种技术人员共85人。从扬州出发,刚驶出长江口就遭遇巨风,船被打破,人与物漂没,鉴真等人幸免于难,第二次东渡又失败了。
一个月后,等船修好又第三次东渡。船刚航行到舟山群岛海面,船又触礁,鉴真一行被救登岸后,到宁波阿育王寺居住。政府以诱使鉴真东渡日本为名,逮捕了日僧荣睿,这次东渡又失败了。 
   种种阻挠没有改变荣睿、普照的决心,也感动了鉴真。因此,他们又准备第四次东渡。公元 744年,他们想避开知道他们东渡的江淮一带政府的监视,计划从福州出发,先派法进等人去福州买粮买船作准备。随后鉴真一行30人,又以向天台山国清寺供奉为由,从宁波启航,到达天台山后,再秘密到福州出海。可是正从天台山航行时,鉴真随行弟子灵和当地诸寺僧人怕鉴真年老, 东渡危险太大,上书采访使要求阻止鉴真东渡。采访使派人追至黄岩县禅林寺追回,鉴真被送回扬州,这次东渡又失败了。
    荣睿、普照来中国十年间,介绍几个中国高僧去了日本。但他们的声望不是很高,作用受限制。 因而他俩一心想动员鉴真东渡。公元748年春,荣睿、普照又到扬州拜谒鉴真,再度计划东渡的事。6月27日从扬州出发,到舟山群岛停了些日子,再度启航出海,又遭遇巨风,在海中漂流了14 天,一直漂到海南岛崖县(今海南省崖县),受到当地佛教徒和地方官的招待,他们取道今广西、广 东、江西、江苏而回扬州。日本僧人荣睿在端州途中病死,鉴真大弟子祥彦也病死在吉州船上。鉴真失去爱徒,又加当地炎热中瘴气,两眼暗昧,被印度庸医治瞎了双眼。第五次东渡失败了。
    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日本遣唐使藤原曾上书唐玄宗皇帝,请求批准鉴真和尚及持律弟子 5人去日本,可是未获批准。藤原大使回国前,在长期留学中国并在唐朝廷做官的阿倍仲麻吕(晁衡)陪同下,来到扬州拜见鉴真大师,并向大师说:“愿大和尚自作方便,弟子有载物之船舶四艘,行装俱足,去亦不难。”是否东渡,请鉴真自己做主。
    已经66岁高龄的鉴真,此前曾五次东渡失败,不是被官府发觉,扣留不放,便是船行海洋中遇巨风,船破或被吹走。特别是第五次日僧荣睿和祥彦病死,自己又已双目失明。在五次的东渡中, 追随他的和尚有36人先后病死或在海难中死亡,有各种技术人员二百多人在途中遇难或中途退出。唯有大弟子思托和日僧普照始终跟随鉴真,誓志不改,鉴真的决心毫不动摇,他向藤原大使表示,一定要东渡弘法,约定在苏州港相会东渡。
    当时,扬州地方官探知鉴真又要东渡,因而对鉴真所居住的龙兴寺防护甚严。10月19日午夜,鉴真一行偷偷溜出门,搭上预先准备好的快船,从龙兴寺到了苏州黄泗浦,他们与日本遣唐使会合。
    这次日本遣唐使回国的大船共有四艘,鉴真和晁衡、藤原乘一号船。不久听说官方要来查船, 因而让鉴真去了第二号船。这事只有副使大伴一人知道,其他日本使节都不知情。于11月16 日一起在苏州黄泗浦启航的四艘大船,第一、第二号两船于11月21日同时到琉球岛,第三、第四号船情况不明。12月初六刮起南风,第一号船触礁,第二号船先行启行,往日本种子岛方向而去,从此两船失去了联系。
    在这四艘大船中,只有副使大伴和鉴真一行所乘的第二号船在途中虽然遭遇一次风波,但于次日抵达日本屋久岛,12月20日就抵达日本鹿儿岛的南端秋目浦登岸。鉴真终于实观了12年的东渡愿望。第三、第四号船于翌年夏天才陆续回到日本;大使藤原和晁衡所乘坐的第一号船,被巨风吹到了安南(今越南国),以后又返回长安,他们两人一直未能回日本,先后死于中国。
    这次跟随鉴真去日本的有亲信弟子23人,其中有3个外国和尚,3个尼姑,还有各种工程技术人员若干名。鉴真带至日本的还有如来佛的肉舍利三千粒,佛像一批,金字大方广佛华严经80卷,金字大昆经一部,大佛名经16卷,金字大集经一部,还有国宝真本玄奘西域记一本13卷,王羲之真迹行书一帖,王献之真迹行书3帖等。
    12月26日.鉴真被延庆法师引至筑紫的太宰府。次年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日本天 平胜宝六年二月一日,鉴真等被迎至难波(今大阪),次日至河内大阪府。在大阪欢迎的僧众中还有先行东渡的崇道和尚。2月4日,鉴真来到日本首都奈良,受到天皇特派大臣及僧众的隆重接待,被安置在东大寺。第二天,日本宰相、右大臣、大纳言等高官百余人亲来礼拜问候。圣武太上皇 还专门下了敕书,表达了日本对中国传戒法师的渴求心情。敕书最后说:“自今以后,授戒传律,一 任大德。”把授戒的大权交给鉴真。不几日,册封鉴真为传灯大法师。
 鉴真与日本佛教
    为什么当时日本天皇派荣睿、普照来中国迎请高僧呢?当时日本的阶级矛盾非常突出,大批不 堪压迫剥削的人民纷纷去寺院为僧。因为寺院僧人有免赋税免劳役的特权,很多僧人是私戒自戒为僧,投靠寺院是为了逃避沉重的赋税和劳役。这样,寺院僧籍的扩展,严重影响官府的赋税收入。 因而,日本统治者想向中国聘请高僧授戒,像中国那样,非经三师七证不能取得僧籍称为僧人。用此方法来控制僧人的扩张,加强和巩固统治者的政权地位。
    鉴真到奈良以后,便在东大寺设坛授戒,亲自主持授戒,于天平胜宝六年(公元754年)四月初五日,为日本圣武太上皇、光明皇太后、孝谦天皇、皇太子授戒,又为沙弥澄修等440余人授戒, 还为日本名僧灵、贤、忍基等80余人重授大小乘戒。这是日本佛教正规传戒的开始。
    后来,鉴真又在下野的药师寺、筑紫的观音寺各造戒坛一所。这两所戒坛连同东大寺的戒坛, 并称日本三大戒坛。日本的僧人授戒制度,就是由鉴真开始确立的。这种制度的确立,对日本佛教的发展,具有不可泯灭的贡献。
    日本佛教律宗是鉴真开创的,至今鉴真仍为律宗的开山祖师。鉴真在国内时,曾跟义威大师学习相部宗的经疏。后来还学习过法励疏等。因此,鉴真在日本的学系是兼传南山、相部两宗的。
    另外,在日本宗教思想界影响很大的天台宗、真言密宗的开创,也和鉴真一行有密切的关系。 鉴真所带去的经疏,其中有大量的天台、密宗的经疏,鉴真及其弟子们对天台宗、真言密宗也深有研究,他们曾先后在唐招提寺讲授天台宗义等。因而,鉴真也是天台宗、真言密宗的先驱者。天台宗的开创者最澄、真言密宗的祖师弘法所学的也是鉴真一行带至日本的经疏。最澄在《天台付法缘起》中,即提到道璇、鉴真和法进三位来自中国的高僧,称他们是“弘天台之正”。道璇是鉴真大弟子思托的弟子。法进是随鉴真东渡的弟子。最澄的天台宗的造诣,都是得自鉴真及其弟子和再传弟子。
    日本的佛教,通过平安时代最澄的改革,才从局限于少数上层统治之间的小圈子中,推广和普及到广大人民群众之中。在这件事上,鉴真和弟子们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如果没有鉴真在半个世纪以前做好了思想准备打下基础,最澄的改革,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样的成就。
    日本寺院当时所用的佛经,都是从朝鲜半岛传入的,各种版本间都不相同,其中差错也不少。 鉴真一行到日本后,日本朝廷就请鉴真校正这些佛经。鉴真虽已双目失明,但他有惊人的记忆力,凭他的记忆,一一校正了这些佛经。鉴真来日本以前,日本的佛教是一种以《四分律》为中心的小乘思想指导下的佛教。小乘思想其中心主要是在不能忍受个人的生死逼迫,到需要的时候,就要求个人的解脱而不顾及周围其他或有关事物的一种思想。以这种思想作为指导的《四分律》,比较保守狭隘,对受、得度上也有很多限制和繁琐的规定。
    鉴真并不专学一宗,他用大乘的《梵网》经来解释小乘的《四分律》。关于大乘方面的经疏,他带到日本的只有两卷。但从他以后的行动和弟子法进的注《梵网》等事来看,鉴真的法系虽不属于大乘的《梵网》,但实际上,却是据《梵网》以传法的。鉴真当时的戒律思想,虽然还没有脱出小乘的范围,但已经是一种用《梵网》经为中心的大乘思想来解释。就日本佛教发展史而论,鉴真的影响的重要性,远超出一宗一派的创设。
    天平宝字二年(公元758年),日本天皇又下诏曰:“其大僧都鉴真和上(尚),戒行转洁,白头不 变,远涉沧波,归我圣朝,号日大和上(尚),恭敬供养。”以备前国垦田一百町划归东大寺唐院,以备鉴真等的供养。
    天平宝字三年(公元759年),鉴真等按照扬州大云寺的格局,在奈良建造唐招提寺。唐招提寺建立后,鉴真等来此居住。这个寺院的建立,使僧侣在受戒之后,可得到一个受训练、受教育的机会,使日本的佛教在质与量方面,都得到提高和发展。
    天平宝字七年(公元763年)五月六日,76岁的鉴真在唐招提寺禅堂,面向西方,结跏趺坐, 平静安祥地结束了他充满波澜曲折的一生。
    唐大历十二年、日本宝龟八年(公元777年)六月,也即是鉴真逝世以后的14年,日本第14次遣唐使副使(代行大使事)小野石根到中国扬州,诸寺方知鉴真大和尚的凶闻。诸寺众僧皆着丧 服,向东举哀三日,并在龙兴寺设大斋会祭祀。
鉴真与中日文化交流
    鉴真本人多才多艺,学问渊博。随他东渡的弟子也是人材济济。鉴真一行把中国大陆的先进文化和先进技术带至日本,使日本出现了辉煌的奈良文化。由于奈良时代的社会安定,统治者重视农业和文化发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鉴真不仅站在奈良文化的最高峰,还是后来另 一高峰平安文化的开道人。
    鉴真及其弟子长于汉诗汉文。其中思托著有《鉴真和尚传》三卷、《延历僧传》一卷,可惜今已失 传。今日的《唐大和上东征传》,是日人真人元开根据思托的请求,并根据思托的《鉴真和尚传》而用 中文撰写的。该书记述清楚,文字流畅,从文学作品看也是佳作。真人元开是奈良时代著名作家, 《续日本记》也是他执笔撰写的。他的书中也记载了唐代中国和日本的海上交通概况,为研究八世 纪中日两国造船、航海技术水平,提供了可靠的历史资料。日本广泛使用汉字和平安时代出现了大批汉文著作,应该说也有鉴真一行的影响。
    鉴真到日本时,携带了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真迹书帖,弟子中也有善于王体字的高手。以后。 日本书法界一直流行王体字,都与鉴真东渡有关。唐代在中国也没有了王羲之真迹,传说被唐太宗李世民带至墓中。因此,这些带至日本的王羲之书帖就非常宝贵。孝谦天皇特别在东大寺大佛前作大献物帐,把它献给大佛。
    圣武太上皇和光明皇太后都喜爱王羲之书体,并写得一手上好的王体字。圣武太上皇收藏的王羲之真迹书帖,即是鉴真和尚献给他的礼品。圣武太上皇死后,光明皇太后把它作为“先帝之遗爱诸品”,全部捐献给了东大寺。 
    那部日本唯一的王羲之真迹书帖,在天应元年(公元781年),被调进桓武天皇的宫中供御览,不久又送回东大寺。在弘仁十一年(公元820年)十月三日被大书法家嵯峨天皇再度借入宫中,以后便流落民间,不知去向了。
    在建筑方面,唐招提寺的设计建筑都出自鉴真及其弟子之手,如宝、军法力、义静等人出力最多,其中如宝是特别出力的。西大寺的塔都是出于思托之手。招提寺充分显示了唐代寺院建筑的 特色,殿宇宏伟,既有供奉佛像的金堂,又有供僧尼学习的讲堂。招提寺的建立成为日本佛教艺术的楷模。以后,日本佛教各宗大本山的佛殿建筑,几乎均受招提寺的影响。
    现在,唐招提寺只有金堂一处保存无损,是奈良时代遗存的建筑物中最大最完美的遗存。单层七间四面,立于石坛之上,柱子粗而圆,雄大的三层斗拱,支撑突出的屋檐。屋盖四注,屋脊两端有鸱吻。结构精巧,幽雅而又庄严,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建筑之一。
    雕塑方面的漆像技术,也是鉴真一行带至日本的技术。日本唐招提寺的鉴真漆像是鉴真活着时,由其弟子制做的,至今还保存在招提寺的开山堂内。
    鉴真坐像是用脱干漆手法做成的。脱干漆是先用泥土塑成佛像,再一层一层地漆上七八层麻布。漆干后取掉中间的泥土,使成为一尊空心的佛像。
    唐招提寺的木雕群是日本雕刻史上的起点精品。当时的木雕艺术,是在鉴真主持下,由中日两 国的能工巧匠制作的。唐招提寺内的佛像多数是木雕,佛像身躯肥大,衣饰贴身,肉体透露,色彩鲜 艳。寺内木雕佛像的规模有大有小,小的至一尺一寸,大的有丈余。特别是在一丈六尺的卢舍那佛背后,雕刻的864个小佛,雕刻精致异常,世上罕见。
    日本当时的医药书籍,大都是从朝鲜半岛传入的,其中错误不少。鉴真对医药也深有研究,尤其对本草学造诣尤深。他用鼻嗅,把正仓院所藏药物一一加以辨正。他带至日本麝香、沉香、阿梨 勒、胡椒、蔗糖等,都是很宝贵的。现存奈良正仓院中的一部分药材,就是鉴真带至日本的。
    鉴真还著有《鉴真秘方》一书,现已失传。现在流行的《医心方》一书中,仍引用一些鉴真的秘方。鉴真弟子法进所撰《沙弥戒经钞》十卷中,对鉴真的医药思想也有专门叙述。
    当时光明皇太后患病,日本名医都束手无策,鉴真献上药医治,不几天就病愈。日本奈良时代 的医药黄金时期,这与鉴真的贡献是分不开的。直到江户时期,药商都尊鉴真为祖师。
    鉴真一行在日本美术方面起的作用也是极为显著的。奈良时代的美术受唐代绘画风格、技法影响较深,是日本美术史上的灿烂时代。鉴真到日本以后,进一步推动了日本美术的发展,对后来 的平安时代的绘画也有一定的影响。
    鉴真东渡还带去了点心、水果。传说豆腐的制做方法最早也是鉴真带至日本的。在日本民间豆腐坊主人,都把鉴真奉为祖师。鉴真一行还向日本人民传授印刷、榨糖、缝纫、制药、烹饪等中国传统的技术,受到日本各界人士的欢迎和敬重,其影响极为深远。在中日交通史、中日文化交流史和日本文化史、日本宗教史上,鉴真都占有一个重要地位。
    鉴真虽然是宗教家,但是他的影响已远远超越宗教领域而为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中日友好往 来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坚强意志和百折不挠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继承的。虽然鉴真逝世已1200多年,但是直到今天,仍然留在中日两国人民的心中,受到两国人民的崇敬和怀念。
    1922年,在扬州大明寺旧址建立《古大明寺唐鉴真和尚遗址碑》,还刊印了日人真人元开著的《唐大和上东征传》,使这部著作在中国也广为流传。
    1963年,在纪念鉴真逝世1200周年纪念时,郭沫若曾赋诗云:“鉴真盲目航东海,一片精诚照太清(指天空),舍已为人传道艺,唐风洋溢奈良城。”
    1980年4月13日,日本佛教界与中国佛教界协商,日本佛教代表团把鉴真漆坐像送回扬州法静寺安放供奉。法静寺原名大明寺,清代乾隆年间改为法静寺,自鉴真坐像回扬州之日起,又恢复了大明寺的原名。5月4日至24日,又请鉴真坐像至北京巡展供奉。此像是日本国宝,后又送回日本。迎送鉴真坐像,扬州、北京都举行了隆重的法事大会,中央及各省地方报纸都作了详细报道。
    日本奈良等地至今还留有许多鉴真遗迹。在我国扬州市的平山堂建有鉴真纪念堂。每年到这些地方瞻仰和参观的中日两国人民络绎不绝,都深深怀念这位中日友好、中日文化交流的先驱者, 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主要参考书目:
    1、《唐大和上东征传》,(日)真人元开著,汪向荣校
          注
     2、《鉴真传》,江向荣著
     3、《蓬莱谈今说古》,李嘉著
     4、《七海扬帆》,姚楠、陈桂荣、丘进著   

 
上一篇:龙口西归浦遥隔大海 中韩友谊情徐福为媒——中国龙口市徐福文化艺术团第六次访韩演出侧记
下一篇:流寓海外行教化 中华文化传邻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