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小小说
招领老鳖/相裕亭
作者:相裕亭 发布时间:2020/4/1 点击次数:259 字体【

 

  刘阿大,县政府大院烧锅炉的。前年县直机关分最后一批福利房时,也让他捞到一个三居室,尽管是小套,楼底,阴天下雨,有些潮湿。但,这对于四十二岁才土地带人进城的刘阿大来说,已经不错了。
  前些年,没有这房子时,刘阿大早早晚晚地都要往郊区老家跑。现在不管怎么说,老婆孩子都跟看他进城了。用刘阿大的话说,他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一心一意地烧锅。
  这天早晨,阿大又跟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准备去机关烧锅炉。
  那阵子,正是五更头上,天刚蒙蒙亮,刘阿大穿好衣服一开门,见自家门口趴着三个盘口大的黑乎乎的东西。
  阿大吓一跳,心想这是啥东西?试看用脚踢一下,还露出了白肚皮,再弯腰细看,哇!是三只大老鳖,每只都有一斤半到两斤的样子。
  阿大想,这地方是县政府机关家属区,不靠沟、不靠河,周围又没有大饭馆、大宾馆什么的,从哪儿爬来这玩艺!?阿大忙找来脸盆,把它们一个个拣起来,随后去屋里拍他女人的光屁股,说:“嗨!快起来看,三只大老鳖!”
  女人迷迷糊糊地睡得正香呢,拨拉刘阿大一把,说:“你干什么,你?一大清早的。”
  阿大把脸盆往床前歪了歪,说:“我拣到三只大老鳖!”
  “什么?!……”
  女人裹看被子坐起来,问:“你拣到啥东西?”
  “三只大老鳖!”
  女人喜上眉梢,问:“在哪拣的?”
  阿大也堆看一脸的笑容,说:“门口。”
  “哪个门口?”
  “就俺家门口。”
  “咦!……”女人笑着说:“这可真是天上掉下馅饼了!”女人撩开被子就要下床,一看,两大腿还光呢!忙去床上找裤子。
  阿大呢,看看那三只老鳖,直犯嘀咕,这么大个的鳖,可不是养殖的,只能是野生的,这要值不少钱的!它们是哪里来的呢?
  女人提醒阿大,说:“会不会是楼上胡部长家的?”
  胡部长是分管人事的,家里常有人来送个小礼什么的。没准他家里夜里门没关严,那几只鳖从他家门缝里跑出来了。
  阿大说,要真是胡部长家的,等会儿得给他们家送去。胡部长在解决阿大家属户口的问题上,帮过忙哩!
  女人说:“你趁这会儿,胡部长家正在睡觉,上去看看他们家门敞没敞?”
  阿大觉得女人的话有些道理,随悄悄跑二楼胡部长家门口望了望,见人家房门关得严严的,又悄悄下来了。
  女人说:“哪会是谁家的呢?”
  阿大不吱声。
  女人说:“会不会是三楼乔主任家的?”
  乔主任主抓城建方面的工作,女人看人家整天小车接送,早早晚晚的常有人提些烟酒什么的打听乔主任家的楼层。
  阿大说:“这往哪去猜呀,这楼上住着好些当干部的!”
  女人思忖了一会儿,说:“不管他,吃!”
  女人想把那三只老鳖煮了吃了拉倒,可阿大不同意。阿大说,这一定是楼上那位领导家跑出来的,我们住在楼底,给人家拣起来是应该的,大伙都是机关里工作的人,住在一个楼上,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好做出那样的事呢!
  女人不吱声了。
  阿大说,你先找个大点的盆,给它们弄点水养好了,没准天亮就有人下来找了。
  可天亮以后,来来往往的人都忙着上班,根本没有哪个下楼来找老鳖。
  阿大女人在楼道口,还见人就问:“你家丢没丢老鳖?”
  被问的人都笑,都说没有老鳖丢。
  有几个不忙着上班的人,还到阿大家看老鳖了。
  但,就是没有来认领老鳖的。
  中午,刘阿大看还没有人来认领老鳖,就把机关写通知的小黑板拎来,就他刘阿大那粗手大字,写出了一个领鳖启示,挂在了楼道的进出口显眼处,启示内容如下:
  哪位领导家丢了老鳖,请到本楼刘阿大家认领(三只)。
  这里需要注明的是,刘阿大是机关烧锅炉的,在他看来机关里的人都是他的领导;再者,括号里注明三只,刘阿大的本意是想引起失主的重视。
  哪知,此“启示”挂出去以后,整个机关家属区一片哗然!个个都说刘阿大心眼太实,傻,两口子都傻!
  阿大却闷在鼓里,一门心思地盼人家来认领老鳖。
  可他那样风风雨雨地一传开,哪个还会去认领呢!?
  末了,有明白人戳阿大,让他快把那几只老鳖吃掉。要不,再这样张扬下去,就不好了!
  阿大开始不理解,等人家告诉他,这里面关系到党风腐贩的问题时,阿大当下就有些紧张了。当天就把那三只老鳖一锅给煮了。
  吃鳖时,女人一个劲儿惋惜,说:“早知道这样,一拣到那天,俺悄悄地吃了多好,还肥!”
  阿大不吱声,他反复地想:个别的领导,已经让他得罪了。

 

 

  上一条:鲸/梁宝星  (梁宝星)
  下一条:时间之殇/黄桂元  (黄桂元)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