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抒情
杜鹃花开映山红/娄炳成
作者:娄炳成 发布时间:2020/3/7 点击次数:253 字体【

 

  阳春三月,暮春时节,走进陇南的大山深处,晨雾随风飘荡,山路弯弯悠长,杜鹃花红了,一枝枝,一簇簇,隆重地开满了山岗,开满了坡坎,开满了林地。透过淡蓝色的轻盈薄纱般的山岚,翘望春色盎然的山野,一团团,一片片,像森林里的火炬,似天空中的云霞。就在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满山的杜鹃花已在眸子里开到了极致。五彩缤纷的杜鹃花,仿佛是一群淳朴的山里春姑,去赶赴一个盛大的节日,好奇地簇拥着,在推推搡搡之间,鼓突着心事,窃窃地私语,争奇斗艳,把春天装点成了一幅长卷瑰丽的风景画。
  “杜鹃”既是花名,也是鸟名。那么,到底是因鸟名而得花名,还是因花名而得鸟名呢?仔细琢磨,反复推敲,从杜鹃的“鹃”字就能够看出几分端倪,其偏旁属于“鸟”部,因而杜鹃也就是鸟名无疑了。想必是杜鹃鸟开始鸣叫的时候,映山红这种花也绽放了,故而又有了杜鹃花的名称。大自然的确很神奇,往往超乎我们的想象力,杜鹃鸟给人以听觉的愉悦,杜鹃花则给人以视觉的美感,声形并茂,相辅相成,相对成趣。
  据说,全世界的杜鹃花约有九百种。在我国,有春杜鹃、夏杜鹃之分,杜鹃鸟鸣叫的时候,正是芒种即将到来之时,芒种是夏季的第三个节令,这个时间前后开放的杜鹃花,自然就是夏杜鹃了;而我们陇南的春天到来得较早,也有夏杜鹃,但更多的是春杜鹃。民间管杜鹃花叫踯躅、山石榴、映山红、满山红等,这种花十分美丽,有深红、淡红、玫瑰色、紫色、白色等多种颜色,真可谓姹紫嫣红,五彩缤纷。当她们在春季开放时,满山鲜艳,像彩霞绕林,因而被人们誉为“花中西施”,常常唤起人们无比热烈的美好感情,也象征着国家的繁荣富强和人民的幸福生活——这便是人们热爱杜鹃花的根本原因所在。
  相传,古代的蜀国是一个和平富庶的国度。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盛,人们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生活得十分幸福。可是,无忧无虑的富足生活,使人们慢慢地变得懒惰起来。他们一天到晚,醉生梦死,纵情享乐,久而久之,连播种的时间都忘记了。当时蜀国的国君,名叫杜宇,是一个非常负责而勤勉的君王,很爱戴他的百姓。他看到人们乐而忘忧,心急如焚。为了不误农时,每到春播时节,就四处奔走,催促人们珍惜春光,把握农时,赶快播种。可是,如此地年复一年,使人们养成了依赖习惯,不见杜宇就不播种。
  杜宇忙于四处奔波,终于积劳成疾,告别了他的百姓。可是他对百姓还是难以忘怀,灵魂化为一只小鸟,每到春天,就四处飞翔,发出声声啼叫:“布谷!布谷!”直叫得嘴里流出鲜血,鲜红的血滴洒落在漫山遍野,化成一了朵朵美丽的鲜花。人们被感动了,开始学习他们的好国君杜宇,变得十分勤劳。后来,他们就把那小鸟叫作杜鹃鸟,把那鲜血化成的花叫作杜鹃花,听到杜宇鸣叫、杜鹃花开,就赶紧耕作播种,用辛勤的汗水换来丰收。
  李时珍说:“蜀人见鹃而思杜宇,故呼杜鹃。”《禽经》云:“江左曰子规,蜀右曰杜宇,瓯越曰怨鸟。”《蜀王本纪》云:“杜宇为望帝,淫其臣鳖灵妻,乃禅位亡去。时子规鸟鸣,故蜀人见鹃鸣而悲望帝。”古代成语“鸠占鹊巢”中的“鸠”,说的也有杜鹃。自唐代以后,杜鹃鸟就被汉族人称为“冤禽”、“悲鸟”、“怨鸟”,无数文人墨客为其吟咏诉冤。天长日久,杜鹃鸟被推上了“文化鸟”的宝座,定位为一种可怜、哀惋、纯洁、至诚、悲愁的象征。而在民间,杜鹃的文化含义却截然不同,其叫声酷似“布谷布谷”,含有劝农、知时、勤劳等正面意义,因而就有了“映山花红柳河荫,杜鹃知时劝农勤”的说法。
  春末夏初,常常可以听到“布谷、布谷”的叫声,或者叫“早种包谷、早种包谷”,或者叫“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还有“快黄快割”,声音清脆悠扬,非常悦耳动听。山民们取其鸣叫急促、恳切,有苦苦相劝之意,都叫它“布谷鸟”,实际就是杜鹃鸟。在山民的心目中,杜鹃鸟是催春鸟,报时鸟,劝进鸟,吉祥鸟,也就十分喜爱。
  从古人对杜鹃鸟的认识来看,说法各一,没有定论,民间传说也有多种版本,不尽相同。但对杜鹃花却没有异议。杜鹃花系杜鹃花科,落叶灌木。中国是杜鹃花分布最多的国家,约有五百三十余种,堪称杜鹃花的故乡。杜鹃花种类繁多,花色绚丽,花、叶兼美,地栽、盆栽皆宜,是中国十大传统名花之一。四川东部,重庆西南,酉阳、秀山等地,盛产杜鹃花,大多都叫作映山红。陇南也盛产此花,不仅开遍山野林地,丘陵峡谷,在花卉市场,人工繁育的盆景也很多,且十分畅销,深受花卉盆景爱好者欢迎。
  鸟与花同名,最有意思的当属杜鹃。二者本为不同物种,但既然能够同名,必有其因缘瓜葛。据说,杜鹃花的花语有两个:一是“永远属于你”;二是代表“爱的喜悦”,相传喜欢此花的人纯真无邪。杜鹃花的箴言是,当见到满山杜鹃盛开,就是爱神降临的时候。暮春初夏,莺飞草长,万物欣欣向荣,随着粮夏作物的相继成熟,食物开始增多,正是自然界各类飞禽走兽谈情说爱、求偶繁衍的大好时光。人们睹物生情,联想到了人类自身,春心顿生,爱意如蜜,把杜鹃花与男欢女爱联系起来,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宋代李时可的《杜鹃花》一诗写道:“杜鹃踯躅正开时,自是山家一段奇。莫据眼前看易厌,帝城只卖担头枝。”由此可见,在经济发达、人民生活水平较高的宋代,杜鹃花已经作为特殊商品上市售卖了。既可以作为园林花景,供人观赏;也可以作为庭院花卉,美化环境;或者作为家庭盆景,陶冶性情,从而进入了人们的物质精神生活领域,给人以美的享受。富有诗意的自然之物,总是以其美感获得人们的青睐,让人心甘情愿地去培育呵护。
  清明节到来的陇南,天气开始暖和了,山也朗润起来了。此时,婀娜多姿的春姑娘迈着轻快的脚步,笑盈盈地走遍了秦巴山地的每一个角落,她纤细的小手一挥,春雨就自天而降,山地都变成浓郁的苍碧,各种各样的杜鹃花便张开了笑脸,争先恐后地绽放了。山坡上,石崖旁,小溪边,这儿一丛,那儿一簇,千姿百态,仪容万方,有的花低着头,像一位害羞的小姑娘,怕见陌生人;有的在绿叶之间开放,看起来更引人注目;有的向天空仰望,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有的高昂着头,显出几分傲然之气。
  那一朵朵杜鹃花,经过寒冬风雪的洗礼,内心深处,酝酿着美丽的诗句,蕴藏着粲然的花语。有了杜鹃花开,洁冬与明春才有了婉约的牵手,彩霞和山川才有了深情的相拥。有了杜鹃花开,春天才如此万紫千红,春光才如此明媚多娇。走过季节,走过烟雨,五彩缤纷的杜鹃花,引来了一个又一个灿烂明媚的春天。血色的杜鹃花,含着如纱的春雾,怀着朝霞的激情,揣着少女的心事,依偎着旖旎春光,依偎着秀美山峦,依偎着和煦东风,映红了悠悠岁月,仿佛是永远唱不完的情歌,永远写不完的诗行——这便是杜鹃花的神韵吧。

 

 

 

  上一条:人勤春来早/杨志宏  (杨志宏)
  下一条:邻里之间/杜卫东  (杜卫东)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