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叙事
邻里之间/杜卫东
作者:杜卫东 发布时间:2020/3/7 点击次数:226 字体【

 

  刮风了,丈夫起身关门。门是撞锁,咣当一声。
  妻子从厨房跑出来,瞪一眼丈夫:声儿太大!然后握住门拉手,轻轻拧开,又轻轻关上,没一点声音。示范完毕,妻子对丈夫说,千万别使劲儿。不然,小高会觉得我们对人家有意见。
  丈夫一愣,觉得妻子说得在理。
  前两天,丈夫和小高姐妹同乘电梯上楼。小高问,散步去了?丈夫答:是。小高的姐姐说:吵到你们了吧?我们嗓门儿大。小高说,是啊,这两天我两个姐姐都来了,还说跟你们道个歉呢。你是作家,好静。丈夫连忙摆手,不,不,一点关系都没有,有点说笑声还提振人气呢!
  丈夫说的是心里话。他们住的小区“候鸟”居多,每年“十一”后才开始来人。今年他和妻子来得早,整个小区有点冷清。隔壁小高一来,楼层才不时响起一阵阵欢笑声。小高夫妇很友善,下楼时,他们常顺手把妻子放在门口的垃圾袋拿走;到物业取东西,只要有妻子的邮件或快递,肯定会一并带回。
  三十多年前,丈夫和妻子搬进楼房。或许是平常工作太忙,住了多年,丈夫还认不清一个楼层的邻居。退休了,他们在三亚买了房,每年来三亚过冬,竟又找回了当年住大杂院的感觉。北京、上海、重庆、陕西、内蒙古……这里的住户来自五湖四海,基本都是退休老人带着孙子孙女,每天的活动就是休闲和锻炼。见面的机会多了,一来二去,搭上了话;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比如,在业主食堂就餐时,常碰上一对老年夫妻。看上去,女方的年龄比男方大,因为总是被男方照顾。吃鱼时老先生会给老伴择刺;下台阶时,会恰到好处地伸出胳膊给老伴当扶手。熟了才知道,身板笔直的老先生已经九十四岁高龄,耳不聋、眼不花,思路清晰,谈锋甚健,退休前是公务员。老伴儿个子不及他的肩膀,两个人却一路携手,走过了银婚、金婚和钻石婚纪念日。妻子曾求教老先生的长寿秘诀,结果大失所望,他居然不爱吃水果和蔬菜。老两口常年辗转于各地养老社区,品尝南北美食,饱览各地风光,说再过两年——是,再过两年不打算满世界跑了,就在阳澄湖畔的苏州吴园定居。谈及长寿秘诀?老人笑答:一句话,能动则动,心情舒畅!清晨或者傍晚,丈夫和妻子常常看见老两口手拉着手散步。在朝阳或者晚霞的映照中,那背影与路边的三角梅、旅人蕉、椰子树,构成了一幅肃穆的油画,用生动的线条和色块,诠释着什么叫爱,什么是地老天荒。
  丈夫喜欢小孩儿,见到来自天南地北的孩子,总忍不住想去捏一捏小天使粉红的脸蛋。这时候,领着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就会笑逐颜开地说:和爷爷握个手,跟爷爷说再见!特别是来自呼市的蒙蒙,三岁多的一个小男孩儿,一双大眼睛像挂着露珠的黑葡萄,晶莹透亮。每次见到丈夫,都会一边喊着爷爷一边扑上来。有一回,丈夫含了一块椰子糖,蒙蒙走出几步了,竟回过头来问:爷爷,您嘴里吃的是什么呀?得知是糖后,很认真地说:爷爷,吃糖对牙齿不好,以后,您少吃点行吗?见丈夫答应了,小家伙又走回几步伸出手,说那我们击掌吧!霎时,丈夫被蒙蒙的天真无邪感动得一塌糊涂。
  还有抚顺的三宝妈、太原的姐妹俩,呼市的刘姐,吉林的李哥,每个人都有一串动人的故事;每个故事后面都有一段难忘的温情。
  当然,见面最多的还是小高夫妇。
  小高不小,五十五岁了,今年刚退休。和她的先生一样,潇洒挺拔,活力四射。退休后的生活是他们早就规划好的。忙了大半辈子,该好好为自己活一回了:上午,去健身房打乒乓球;下午到合唱团唱歌;晚上,围着小区走三圈儿,一圈儿十五分钟,三圈儿下来四千八百步。接下来,看会儿电视,一家人打两圈儿麻将,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小区的迎春晚会上,夫妻俩还朗诵了一首诗,情绪饱满、声情并茂。小高曾找过妻子,每天在家不闷吗?我们一起去唱歌吧。听说妻子要为丈夫打稿子,伸出大拇指“点赞”:退休了还能发挥余热,真好!
  小高的女儿、女婿从国外来三亚看望父母。女婿是个“老外”,金发碧眼,身材挺拔。那天妻子做酱牛肉,小高一家人外出游览回来,一出电梯门,“老外”就吸了吸鼻子,说好香啊。他的太太逗他,你是不是馋了?妻子听到他们的对话,忙端起一盘刚酱好的牛肉送过去,回来时春风拂面、神采飞扬。丈夫知道,肯定是妻子的厨艺受到了国际友人的高度赞扬。
  最让丈夫和妻子感动的是昨天半夜。丈夫被妻子拽醒,睁开眼,妻子说突然天旋地转,头不能摆动,眼也不敢睁。丈夫慌了,客居他乡,亲朋好友都远在千里,怎么办?他一下想到小高夫妇,忙起身去敲门。小高问明情况,不由分说道:拿好医保卡,戴上口罩,我们有车,马上去医院。接下来,挂号、问诊、各种检查,小高夫妇忙前跑后,细心周到。丈夫觉得不再孤单了,像一叶扁舟,虽然有风浪打来,但船上除了他,还有两个信得过的水手呢!所幸,医生说心血管无大碍,可能是颈椎问题,可以到门诊做进一步检查。出了急诊室,丈夫觉得很抱歉,说虚惊一场,让你们受累了。小高说,虚惊一场好,虚惊一场是最好的结果!
  打道回府。三亚的夜空并不黑,而是透着一片深蓝,如同平静时的大海,妙不可言;皎洁的月色如同一张网,罩住了大地上的山川河流和花草虫鸣。与白天相比,周边的山和远处的树都不再清晰,如梦如幻。丈夫突发奇想,把皎洁的月色想象成一本童话书的封面,如果翻开,里面该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和传说啊!
  真美。注视着车外的景致,丈夫由衷地感叹。
  真美!小高的先生握着方向盘随声附和:来三亚两年了,还没有认真欣赏过它的夜色呢,今天,算是补上了这一课。
  噢,对了,丈夫是我,一只喜欢飞翔的“候鸟”;我们住的小区叫“棕榈滩”,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
  其实,诗不仅在远方,也在我们的生活中每时每刻生成!

 

 

 

  上一条:杜鹃花开映山红/娄炳成  (娄炳成)
  下一条:写在一位年轻女士照相簿上的诗行/拉金  (拉金)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