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抒情
夏天的雨/刘江滨
作者:刘江滨 发布时间:2018/9/3 点击次数:171 字体【

 

  雨,一年四季都下,但雨在不同的季节却有不同的性格,春雨温顺,夏雨暴烈,秋雨忧郁,冬雨冷酷。当然在北方寒冷的冬天主要是下雪,雨极少,几可忽略。虽然空气聚而为云,沛然成雨,四季皆然,然而,我却觉得,雨是属于夏天的,只有夏天的雨才有雨的模样、雨的气势、雨的风格。如果比作一出戏,春雨是序幕,秋雨是尾声,只有夏雨才是惊心动魄的正剧。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说明春天下雨少。杜甫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韩愈诗云:“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描写的都是春雨,温顺绵柔,润物无声,像处子一般安静恬然。而秋雨呢,总是带有些许缠绵悱恻的味道,下起来淅淅沥沥让人烦闷。一场秋雨一场凉,加上落英缤纷,叫人徒增感伤。苏辙诗云:“禾田已熟畏愁霖,积潦欲乾泥尚深。一雨一凉秋向晚,似安似病老相侵。”革命者秋瑾更是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名句。春雨给人以欢喜,秋雨给人以忧愁,同样是下雨,却给人迥异的情绪感受。
  夏雨,才是真正的下雨,轰轰烈烈,痛快淋漓,大气磅礴,雷霆万钧。
  夏天的雨,花样繁多,有阵雨、雷雨、大雨、暴雨,甚至是太阳雨,不管是哪种雨,都是一种脾气,爽快,奔放,自由,豪迈。“倾盆”、“瓢泼”、“滂沱”“如注”等这样的词语,形容的都是夏雨。
  夏天的天气,多酷热,闷热,烈日当空,晒得树叶打蔫,禾苗焦枯,狗吐出舌头呼哧带喘。蓝天上白云朵朵,像极了棉花棉絮,时快时慢在空中飘移。民谚云:云彩向东,一阵风,云彩向西,一阵雨。忽而,仿佛在白棉絮中泼了黑墨,白云变成乌云,渐积渐厚,瞬间飘到头顶上空,一不留神,一阵大雨哗哗而下,等你抱着脑袋跑到屋檐下,刚刚立定喘口气,却云散雨收了。真是来得疾去得快,刘禹锡诗云“东边日出西边雨”,就是说的这种情形。民谚又云:谁知哪片云彩能下雨?以此来譬喻运气的降临不可预知。阵雨过后,太阳又在当空灿烂着,这时候往往会出现一道绮丽的景观——彩虹。科学的解释,是阳光照射在空气中的水滴时,发生折射或反射,在空中形成七彩拱形的光谱。毛泽东诗云:“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生动描摹了雨后彩虹的景象,同时,也说明彩虹的出现常在下午。冀南一带农村将彩虹叫作“绛”,“快看快看,出绛了!”但不能用手指,迷信的说法,会烂手指头。我想,农人对彩虹这种气象景观有神秘感,赋之祥瑞之意,是必须敬畏的,以手指之,则为不恭。
  夏雨本就暴烈,如万箭齐发,直射地面,砸在屋顶、窗户、树叶上,发出砰砰、啪啪的巨大声响。如此,还犹嫌不够,借风作威,借雷作势,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地人间,一场大戏壮怀激烈,过足了瘾。其实,一场暴雨来临之前,已然是蓄足了势,做好了铺垫。乌云密布,天色如夜,“黑云压城城欲摧”,天空仿佛一口倒扣的锅。知了停止歌唱,燕子麻雀惊慌地掠地而飞,啾啾哀鸣,蜻蜓也失去了平日的悠闲,莽撞地胡飞乱翔。雨点还未落下,空气已是湿漉漉的了。一道闪电,撕破天幕,一声惊雷,天际滚动,欻欻,咔咔,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大雨倾盆而下。立时,天地相接,一片白茫茫,水蒙蒙。房檐挂起水帘,树木化为竖琴,地面汇成小溪。苏轼诗云:“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杨万里词曰:“急雨打篷声,梦初惊。却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还聚。聚做水银窝,泻清波。”两位大诗人都以“跳”做喻,以“珠”做比,夏雨的形状动态,跃然纸上。
  实际上,雷和电,是夏雨的哼哈二将,多虚张声势,夸大其词,为虎作伥。民谚云,干打雷不下雨,或雷声大雨点小,也以此讽喻那些光说不练的人。真正可怕的夏雨,反而没有忽雷闪电,咋咋呼呼,而是内敛低调,不事声张,闷头下起来没完没了,没日没夜,好像要把银河的水都倾泻了。
  夏天还有一种奇特的雨叫太阳雨。天空明明日头高悬,乾坤朗朗,却雨点子骤然掉下来,还没醒过神来,雨歇了,太阳没有眨眼,只是地面被打湿,爆出尘土热乎乎、潮乎乎的腥味,才确认刚刚下雨了。太阳雨是诗,句子短促,唯有惊叹;是小说,扑朔迷离,难以捉摸;是魔术,玩了个大大的障眼法。实际上,是那朵雨做的云飘到了太阳底下,挥洒了一下。
  夏天的雨还属于童年。可以光着脚跑到雨中撒欢而不怕淋湿,雨后可以看彩虹,采蘑菇,捉泥鳅,逮青蛙,村里水塘蓄满了水则可玩水游泳。夏天的雨,一如院落中的那只大瓮,储满了童年的记忆。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是一句大家熟知的励志的话,这“雨”,只能是夏天的雨。

 

  上一条:一片修行的叶子/江子  (江子)
  下一条:牵着小蜗牛去散步/陈佩香  (陈佩香)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