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说理
横桥清溪的风骨和味道/卓美
作者:卓美 发布时间:2018/2/1 点击次数:141 字体【

 

  如果不是祖祖辈辈的妥乐人对银杏树报有敬重之心,一千年的光阴足够让一片银杏林死无数回。
  我在桥面上寻找马蹄印,想执意用一只马蹄的印迹来证明一个模模糊糊的传说。
  下石桥也叫德福桥和下马桥,是进世界古银杏之乡妥乐村的第一座古桥,关于这座小桥的称谓,我反正更喜欢叫它下马桥,我总感觉下马桥一名跟妥乐人千百年来护树爱树、人树相依的情怀有很大的关系。下马桥很低矮,低矮到如果不是朋友提醒,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就在刚才我的双脚走过的竟然是一座历经风雨、承担过600年人踩马踏的古桥。仔细查看桥身,几块肩并肩的石头举着桥面,微微弯曲的桥拱上,攀爬有几根红绿相间的藤蔓。再往最低处看,透明透亮的溪流拐带着宛若金箔的银杏叶,轻车熟路地绕过突兀的石头,欢天喜地朝下奔去,弄得一条溪沟里开满了浪花。
  下马桥的名字有两三个,传说也是林林总总。在那些或美好或感伤的传说中,我本人更信服银杏仙子一说:妥乐村的银杏树之所以长势茂盛,硕果累累,仰仗于银杏林中银杏仙子的庇佑。朴实的村民希望银杏仙子不受到过多的打扰,希望神与树,树与人共荣共生而定下村规民约:凡进妥乐村的人,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在小石桥前必须下马步行入村,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必须懂得谦逊,懂得在走进一片银杏林之前放弃人类唯我独尊的无礼和傲慢。对此传说我深信不疑,如果不是祖祖辈辈的妥乐人对银杏树报有敬重之心,一千年的光阴足够让一片银杏林死无数回。
  我折回桥头,以之前同样的步伐从下马桥上再次走过,没有马匹可骑,当然也没有下马的程序,但每迈出一步都带着无尚的敬意,我在努力感知善待自然、敬畏苍生的力量。一整块长条石安放在下马桥的右面等人来坐,我坐在条石上看四周风物,以草木之心洞悉古今人心。现如今,沪昆高铁、南昆铁路、沪昆高速已经纵贯盘州大地,骑马坐轿已然成为历史,可下马桥还叫下马桥,它还在坚守初心。
  上马桥也叫上石桥,因为紧邻伏龙树也叫伏龙桥。上马桥的桥龄、长度和宽度都和下马桥一模一样:建于明洪武年间,长10米,宽2.5米。不难明白一条溪水上的两座小桥为何长宽一致,总之,10米的长度足够放逐一条山溪的理想,2.5米的宽度也足够妥乐村的人情世故出出进进。建于同一年代的上马桥和下马桥当然有同样的简洁,也一样的和村中小路同高低,但是上马桥明显离溪面比下马桥高,所以它的拱更有型,更美,再加上旁边有伏龙树依偎,有无数黑蟒般的树根烘托,上马桥成了众人戏水的地方。由于地势较平坦,这一段的溪流缓缓的,悠悠哉哉的,溪声贴着溪底的褐色石头绕着弯,想听到溪声很不容易。无以计数的金叶子聚集在溪流的拐弯处,少数的金片片在溪流正中的旋涡中打着转,想走又折回来的样子。
  上马桥得名于妥乐村一位行侠仗义、力大无穷的勇士,这位路姓男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也因好打抱不平而得罪了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在县衙差遣人来抓捕路姓男子之时,水田中耕田的大黄牛被路姓男子抱上了田埂,来人为此敬畏三分,牵马请路姓男子骑行,过桥的时候,石头桥面被负重的马匹踩出了深深的蹄印,村民无不称奇,之后,路姓男子顺利打赢了官司得胜而归。从那之后,无论到外做生意还是求学赶考,无论是相亲还是接媳妇,人们都要从这座桥上马而去,以示吉利顺当。我在桥面上寻找马蹄印,想执意用一只马蹄的印迹来证明一个模模糊糊的传说。
  杏湖桥是妥乐村最新、最宏伟的桥。杏湖桥因杏湖而生,杏湖桥加重了杏湖的美。杏湖桥与杏湖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意境。杏湖桥有五道高大气派的拱门,三层凉亭式楼阁都用纯木建造。站在一层的长廊抬头仰望,楼阁的横梁和立柱间不见半颗铁钉,榫铆咬合,气势恢宏。在楼阁的长木凳上小坐半日,几只水蚂蚱百无聊赖地在湖面上梭过来梭过去,梭了整整一个下午,湖面上竟然没有荡出来半丝涟漪。杏湖的水大多来自下马桥下的那条小溪,此刻,山溪汇聚一塘,仿佛忘记了梦想,也仿佛和我一样真心实意地厌烦了奔波。几朵粉色的和橘黄色的莲花欣赏着自己的粉裙子和黄裙子,总也欣赏不够的样子。一朵白云停在了几簇水草的旁边。杏湖水岸,小楼靓丽,青山绵延。杏湖桥也叫幸福桥,原来是一个祝福,今天成了现实。有的桥连接历史,有的桥通向幸福。
  乐民有洞上洞,有桥上桥。初次听到桥上桥名字的时候,我自以为这不过是一座桥和另一座桥上下交叉或重叠而已,等亲眼所见才明白这座横跨于劝屯河的桥上桥是一处桥分三台的奇桥。上台是新修的通村公路,中台是明国时期所建的引水桥,下台是建于明洪武年间的石拱桥。年代最久远、身处峭壁最下方的石拱桥没有具体的名字,也没有传说,人们只知道这座桥为明朝付友德、蓝玉将军所率领的“调北征南”将士所建,这座石桥也是现今乐民境内保存最完好、年代最远、形状最唯美的古桥。石拱桥外就是著名的“千户所城”,是一部分调北征南将士离开江南故土后的第二故乡。戍边安民,数万将士将根扎在了盘州乐民这片土地上。
  站在无名桥的对面看无名桥上野草肆虐。不知道有多少将士在这座桥上徘徊过,那些一生都回不到故乡的人们,是否因这座无名桥想起南京的长乐桥,或者扬州的五亭桥?又是否会因为这座无名桥想起“二十四桥明月夜”的诗句?
  人迹罕至的无名桥与之前的两座古桥相比更加苍凉。
  也因为苍凉,这座桥好像更有味道,更有风骨。

 

  上一条:春天的路口/任随平  (任随平)
  下一条:二访唐家湾/任芙康  (任芙康)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