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共赏 >>小小说
报复/吴守春
作者:吴守春 发布时间:2017/9/1 点击次数:315 字体【

 

  打电话的竟是她。
  我有点激动,但也有些隐忧。我说,你咋不打我的手机。她说,打了,但回答总是空号。我说,我最近换了号码。她说,我只好打你家电话,可是,好几次,接的都是她。我只得仓皇挂了。这次,我又鼓起勇气打你家电话,接电话的终于是你。
  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几乎二十年没联系过了。
  经不住她的近乎恳求,我犹豫着答应在老地方见面。她卖着关子,说,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约我。我说,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毕竟有着两年的恋情。曾经孤傲的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找我的。我能不拔刀相助无动于衷!她说,你肯定能,而且,只有你能。
  我们在那个叫梅花山的老地方见面了。
  积攒了二十年的话,此刻,仿佛都像梅花,凋谢零落。我们默默地漫无目的地朝山林深处走去。
  她止住步,逡巡了四周,说,就在这里坐坐吧。
  那时,我们最喜欢来的就是这块云深不知处的风水宝地。
  她默默地掏出一本日记,交给我。
  这是她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日记。
  我说,找我来,就为欣赏你女儿日记?她说,你看看,就清楚了。
  我拣她已折过页的日记看着,不觉心跳: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模糊地记录着她的父母狼烟四起的战争。
  怎么,吵架了?我抬起头,问。
  她点点头。
  我说,勺碰碗碗碰锅嘛。
  她说,没有你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他……他和他们班一个学生家长不干不净,那学生父母离异……
  你找我调解?我说。这事我显然爱莫能助。
  她咬牙切齿,透着杀气地蹦出二个字:报复!
  报复?我说,你杀人让我端盆!
  她说,你误会我了。
  那就……离婚。我说。各走各的路,也千万不能干蠢事,不管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
  可……我们有个上六年级的孩子呀!谁都舍不得孩子。再说,男到四十一枝花,女到四十豆腐渣。他这样对待我,我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你是想……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一个本分的良家女人,心里除了丈夫,就是你……我想……我想……
  我猜出她的意思了。我说,失去的才感到珍惜,当年我们因误会分手,其实,你没和我生活,我并非像你想的那样……
  至少比他在生活作风方面强。她说。
  良久,我故作忏悔地说,你打了几个电话,她和我纠缠不清,因为,因为我也曾经犯过这方面的错误。为了平衡她的心态,我只好顺水推舟地给自己栽脏。
  她陌生地漠视着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回家,老婆盯视着我,质问:一个下午死哪去啦,手机也关了?
  想了想,我还是老老实实把梅花山的事和盘交待了。
  老婆讥讽:这么崇高啊!你不是常说她如何如何么?怎么,送上嘴的肉你竟不尝?怪不得近段日子接了几个不寻常的电话呢。
  我说,要是有那事,我还会和你说?
  老婆说,收回你那一套吧,这都是你们男人糊弄女人的鬼花招。进了包厢,回家,直说进了包厢,女人就被瞒住了。你以为我是傻瓜!
  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冷战了一段日子,我寻思自己是不是太窝囊了。反正你认定我了,何不一不做二不休,不然,我太冤枉了!
  我拨打她家的电话。
  第五次吧,她接了。
  她惊喜地说,是你。
  我支支吾吾,说,是我。我终于把你打通了,你又没手机。
  她说,你这办法妙,你终于帮我报复他了。
  我说,啥?
  她说,那几个电话,他接了,你就挂了。他起了疑心。他气愤地说,我还以为你恪守妇道,原来,你也偷鸡摸狗。自己屁股上有屎,还嫌我衣服上的灰呀!
  我愣了一下,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你们不会离婚吧?
  她说,男人就是怪,我“红杏出墙”,他反而不放我了,并且信誓旦旦,要与那个女人一刀两断。我们现在总算扯平了。

 

 

  上一条:银面松鼠/庞羽  (庞羽)
  下一条:简单/王勉  (王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