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学刊 >>《背景》第四十期
海边散步………………………………………………………齐惠卿
作者: 发布时间:2016/4/21 点击次数:257 字体【

  

海边散步

  借休假的机会,离开一座城市到另一个我并不熟悉,但也不算陌生的地方--北戴河。这里离大陆不远,离海更近,贴近,无限贴近,近到可将自己融入大海的怀抱,进入一种散漫悠闲的状态。此时,风从海上吹来,带着浓浓的海腥,湿湿的水汽,和遥远的气息,最终削弱了盛夏的濡热。
  我住宿的地方是农家院,朴素,简单,或者可谓清寒。一直觉得舒适,豪华,星级似乎从来都和我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虽不至于怒目而视,但也无法靠近。二层楼的窗向北开,我就总错认为那是向阳的一面;因此每次去海边,我都认为是向北走。这想法很执拗,站到了海边也改不了这种意示,似是孩子时期就有的主张。那时,我们住在村北,转过后房山就是田野、菜园、杨树林。面向北站立,是一个用我的文字一直都在描述的世界,这是一个丰富的世界,恰如其分地融入我一生的记忆,融入我离开它之后的回顾。就在前两天,我回到了故乡,从我熟悉的一个个门口走出来,向北,一眼看到的还是那片天地。只是,它们离人们居住的房屋更近,绿色的植株贴到后房檐上,你想通过必须用手挡开它们。我站在海边的感觉就像站在我家房后边的感觉,尤其清早看太阳在雾汽迷漫中升起,这是一种需要慢慢体味的事情,似乎更需要一心情,纯净的心情,无庞杂事物,无对事态的清醒认识,而这种心情只有孩提时代才更容易具备。不知愁苦,只识清欢,一路小跑,一路揪着狗尾草、车前子、小田旋,进门就喊妈妈,我饿了,饭熟了没有。现在,我想去推开那扇门,可是母亲不在了,老屋也不再属于我们。我们围着它转了一圈,叨念着它的变化。我并不想认领这老屋,我只想认领我的童年和青春,只想认领我失去的一部分生活。如今,那种清苦中的幸福已经丧失,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
  在海边,我有一个奇妙的发现:多么精明的人,多么呆傻的人,多么油腔油调和笨嘴拙舌的人,在这里都一律回到了婴儿时期,回到了可爱的童年,天真,烂漫,无邪。对着无边的大海屏气,凝神,久久不动。原来海有一种让人返璞归真的力量,它吸纳你的思维,让你与它同振;它呼吸你的情感,让你与它同醉。在一堆礁石旁,一个老人家要老伴一定要表现出三岁孩子的天真烂漫,老太太就真的弯腰去拾一颗石子,然后扭头微笑,满海边便鲜花灿烂起来。他们的样了着实可爱,那是一种抛弃俗世生活的生动,身心完全放松的自如。而孩子们却无需装出一副纯真,他们把自己打造成砂粒的样子,不,他们本来就是一粒砂,他们长时间的远离这里,现在不过是一次回归;他们完全融合在沙滩里,或躺,或卧,或坐或跑。他们搂着一堆砂子,像紧紧抱着一件玩具,怕它丢了,摔了,坏了,怕一失手四分五裂了。他们更知道珍惜,更容易感动,更懂得收藏。我相信我的所有美好的记忆都来自童年,而非成人之后。他们正是这个年龄,无忧无虑,心无芥蒂,纯真的透明,清澈的透亮。然而,他们会一天天长大,离开海边的沙堆,走向海岸,走进人群,并学会人的处世哲学。这样,他们就成熟了。动物的成熟使动物远离人类,人的成熟使他在人群中如鱼得水。与此相比,我倒喜欢他们面对人世的一种笨拙,那是人类存在的原始状态,是一切灵魂的始祖。笨拙不是丑恶,相反,笨拙代表着青涩和纯粹。它不需刻意修饰和伪装,它来自人的本性。
  海水漫上来了,漫过沙堆,浸透城堡,将它打开,让它四散。就像一群人终有一天会被时间疏离,被世相阻隔,被认识分野;砂归砂,石归石,贝归贝。这是时间的大海,时间的浪涛,时间的流砂。这些,谁都不可能阻止,谁也不可能改变。
  我在海岸上走着,沙滩松软,却始终没有一只漂亮的贝类出现。而最美丽的贝壳却在礁石里镶嵌着,如洁白的栀子花盛开。低头端详之际,竟似闻到了浓郁的芬芳,你不禁要抽抽鼻子,细细品味。但见它们在坚硬的礁石中怒放,簇拥,罗叠,精雕细琢着一场不离不弃的生死之约。无论潮来汐往,它们都清韵有致,绚丽多姿。它们是大自然的艺术品,它们是大海的史书,见证了贝类和岩石的生死之交。可是,也许某一年,这些镶嵌着贝壳的礁石就会离开大海,离开海水和盐的浸泡,离开最遥远的海风的吹拂。它们会像其他海洋的果实,被陈列到游人面前,被明码标价,被交易,被带到离大海很远很远的地方。这样的生死之交会在金钱和利益的趋使下成为绝唱;这样的生死之交,将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忧伤的回忆。可我不是渔民,因此,我可能很少回忆关于鱼类,关于海藻,关于小木船,关于贝壳的故事。我只能回到我的陆地上,去回忆我的驴、马、牛,鸡、鸭、鹅;回忆闪着雨水之光的田园、覆盖着白雪的河流、青纱帐的芬芳。因为它们一样都被商业化了。它们在一座座工厂下沉睡,在一片片居民楼下共眠,并在被圈起的栅栏里愁眉苦脸。
  我在海边的一棵松树下站着。这个海边种植的松树一直让我讶异。我觉得,松树不应该是海边的植物,它应该守在大山里,守在原始森林。它们真正属于棕熊,属于松鼠,属于蓝鸫鸟和苍鹰。它们不会轻易在世间露面。但这个海边,种满了松树,又穿插着不少白杨和国槐,开花的木槿和矮丛林,使我觉得,松树有一种共融的勇气,高贵的优雅,平民的取向。
  于是,我又沿着这条海岸,在环绕的松林路上,向前走去。这是一条值得你徜徉的海岸,晨风很轻柔,海浪很温和。

  上一条:成都访古………………………………………………………朱文科  ()
  下一条:去到南方的山岗上……………………………………………古清生  ()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