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精萃 >>南方草木状
南方草木状
作者: 发布时间:2011/11/1 点击次数:2211 字体【

 

提要
  《南方草木状》三卷,晋嵇含撰。含事迹附载《晋书·嵇绍传》。考《隋志》、《旧唐志》俱有含集十卷,(《隋志》云其集已亡,但附载郭象集下,《旧唐志》仍著录。)而不载此书,至《宋志》始著录。观此书载指甲花自大秦国移植南海,是晋时已有是花。而唐段公路《北户录》乃云指甲花本出外国,梁大同二年始来中国。知公路未见此书,盖唐时尚不甚显,故史志不载也。诸本但题谯国嵇含,惟宋麻沙旧版前题曰“永兴元年十一月丙子,振威将军、襄阳太守嵇含撰”云云。载其年月仕履,颇为详具。盖旧本如是,明人始刊削之。然《晋书·惠帝本纪》,永宁二年正月,改元永安,七月改建武,十一月复为永安。十二月丁亥,立豫章王炽为太弟,始改永兴。是永兴元年不得有十一月。又永兴二年正月甲午朔,以干支推之,丙子当在上年十二月中旬,尚在改元前十二日,其时亦未称永兴。或其时改元之後,并十二月一月皆追称永兴,而辗转传刻,又误十二月为十一月欤?惟《隋志》称广州太守嵇含,而此作襄阳太守。考书中所载,皆岭表之物,则疑襄阳或误题也。其书凡分草、木、果、竹四类,共八十种。叙述典雅,非唐以後人所能伪,不得以始见《宋志》疑之。其本亦最完整。盖宋以後花谱、地志援引者多,其字句可以互校,故独鲜讹阙云。
 


校點說明
  《南方草木狀》三卷,晉嵇含撰。嵇含,字君道,自號亳丘子,譙郡(治所今安徽亳縣)人。“竹林七賢”之一嵇康孫。好學,能文章,官廣州太守。

  該書介紹嶺南地區植物,分草、木、果、竹四類,凡八十種。內容該備,文字簡潔,向称典雅。

  此書主要版本,有《百川學海》本、《說郛》本、《增訂汉魏叢書》本等。今以《百川學海》本為底本,以其他諸本作校勘,進行標點。
 


卷上
  南越交趾植物,有四裔最為奇,周秦以前无称焉。自汉武帝開拓封疆,搜來珍異,取其尤者充貢。中州之人,或昧其狀,乃以所聞詮敘,有裨子弟云尔。

  草類

  ○草類

  甘蕉望之如樹,株大者一圍餘。葉長一丈,或七八尺,廣尺餘二尺許。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著莖末百餘子大,名為房,相連累,甜美,亦可蜜藏。根如芋魁,大者如車轂。实隨華,每華一闔,各有六子,先後相次,子不俱生,花不俱落。一名芭蕉,或曰巴苴。剝其子上皮,色黃白,味似蒲萄,甜而脆,亦療飢。此有三種,子大如拇指,長而銳,有類羊角,名羊角蕉,味最甘好。一種子大如鷄卵,有類牛乳,名牛乳蕉,微減羊角。一種大如藕,子長六七寸,形正方,少甘,最下也。其莖解散如絲,以灰練之,可紡績為絺綌,謂之蕉葛。雖脆而好,黃白不如葛赤色也。交廣俱有之。《三輔黃圖》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宮,以植所得奇草異木,有甘蕉二本。

  耶悉茗花、末利花,皆胡人自西国移植於南海。南人憐其芳香,競植之。陸賈《南越行紀》曰:南越之境,五穀无味,百花不香。此二花特芳香者,緣自胡国移至,不隨水土而変,與夫橘北為樍異矣。彼之女子,以彩絲穿花心,以為首飾。

  末利花,似薔蘼之白者,香愈於耶悉茗。

  豆莞花,其苗如蘆,其葉似薑。其花作穗,嫩葉卷之而生。花微紅,穗頭深色,葉漸舒,花漸出。舊說此花食之破氣消痰,進酒增倍。泰康二年,交州貢一篚,上試之有驗,以賜近臣。

  山薑花,莖葉即薑也,根不堪食。於葉間吐花,作穗如麦粒,軟紅色,煎服之,治冷氣甚效。出九真、交趾。

  鶴草,蔓生,其花曲塵色,淺紫蒂,葉如柳而短。當夏開花,形如飛鶴,觜翅尾足,无所不備。出南海。云是媚草,上有蟲,老蛻為蝶,赤黃色。女子藏之,謂之媚蝶,能致其夫憐愛。

  甘■〈艹儲〉,盖薯蕷之類,或曰芋之類。根葉亦如芋,实如拳,有大如甌者。皮紫而肉白,蒸鬻食之,味如薯蕷。性不甚冷。舊珠崖之地,海中之人皆不業耕稼,惟掘地種甘■〈艹儲〉,秋熟收之,蒸曬切如米粒,倉圌貯之,以充粮糗,是名■〈艹儲〉粮。北方人至者,或盛具牛豕脍炙,而末以甘■〈艹儲〉荐之,若粳粟然。大抵南人二毛者,百无一二。惟海中之人寿百餘岁者,由不食五穀,而食甘■〈艹儲〉故尔。

  花之美者,有水蓮,如蓮而莖紫,柔而无刺。

  水蕉,如鹿葱,或紫或黃。吳永安中,孫休嘗遣使取二花,終不可致,但圖畫以進。

  蒟醬,蓽茇也。生於蕃国者,大而紫,謂之蓽茇。生於番禺者,小而青,謂之蒟焉。可以謂食,故謂之醬焉。交趾、九真人家多種,蔓生。

  菖蒲,番禺東有澗,澗中生菖蒲,皆一寸九節,安期生採服仙去,但留玉舄焉。

  留求子,形如梔子,棱瓣深而兩頭尖,似訶梨勒而輕。及半黃,已熟,中有肉,白色,甘如棗,核大,治嬰孺之疾。南海、交趾俱有之。

  諸蔗,一曰甘蔗,交趾所生者。圍数寸,長丈餘,頗似竹。断而食之甚甘,笮取其汁,曝数日成飴,入口消釋,彼人謂之石蜜。吳孫亮使黃門以銀碗並盖,就中藏吏取交州所献甘蔗餳。黃門先恨藏吏,以鼠屎投餳中,啟言吏不謹。亮呼吏持錫器入,問曰:“此器既盖之,且有油覆,无緣有此,黃門將有恨汝?”吏叩頭曰:“嘗從臣求莞席,臣以席有数,不敢與。”亮曰:“必是此。”問之,具服。南人云:甘蔗可消酒。又名乾蔗。司馬相如《樂歌》曰:太尊蔗漿折朝酲,是其義也。泰康六年,扶南国貢諸蔗,一丈三節。

  草麴,南海多美酒,不用麴糵,但杵米粉,雜以眾草葉,冶葛汁滫溲之。大如卵,置蓬蒿中,蔭蔽之,經月而成。用此合糯為酒,故劇飲之,既醒,犹頭熱涔涔,以其有毒草故也。南人有女,数岁,即大釀酒。既漉,候冬陂池竭時,寘酒罌中,密固其上。瘞陂中,至春,潴水滿,亦不復發矣。女將嫁,乃發陂取酒,以供賀客,謂之女酒。其味絕美。

  芒茅枯時,瘴疫大作,交廣皆尔也。土人呼曰黃茅瘴,又曰黃芒瘴。

  南方冬无積藁,瀕海郡邑多馬。有草葉類梧桐而厚,取以秣馬,謂之肥馬草。馬頗嗜而食,果肥壯矣。

  冬葉,薑葉也,苞苴物,交廣皆用之。南方地熱,物易腐敗,惟冬葉藏之,乃可持久。

  蒲葵,如栟櫚而柔薄,可為葵笠,出龍川。

  藥有乞力伽,術也。瀕海所產。一根有至数斤者。刘涓子取以作煎,令可丸,餌之長生。

  赬桐花,嶺南處處有。自初夏生至秋,盖草也。葉如桐,其花連枝萼,皆深紅之極者。俗呼貞桐花,貞皆訛也。

  水葱,花葉皆如鹿葱。花色有紅、黃、紫三種。出始興。婦人怀妊,佩其花生男者,即此花,非鹿葱也。交廣人佩之,極有驗。然其土多男,不厭女子,故不常佩也。

  芜菁,嶺嶠已南俱无之。偶有,士人因官,携種就彼種之。出地則変為芥,亦橘種江北為樍之義也。至曲江方有菘,彼人謂之秦菘。

  茄樹,交廣草木,經冬不衰,故蔬圃之中種茄,宿根有三五年者。漸長,枝幹乃成大樹。每夏秋盛熟,則梯樹採之。五年後樹老子稀,即伐去之,別栽嫩者。

  綽菜,夏生於池沼間。葉類茨菰,根如藕條。南海人食之,云令人思睡,呼為瞑菜。

  蕹,葉如落葵而小。性冷味甘,南人編葦為茷,作小孔浮於水上。種子於水中,則如萍根浮水面。及長,莖葉皆出於葦茷孔中,隨水上下。南方之奇蔬也。冶葛有大毒,以蕹汁滴其苗,當時萎死。世傳魏武能啖冶葛至一尺,云先食此菜。

  冶葛,毒草也。蔓生,葉如羅勒,光而厚。一名胡蔓草。寘毒者,多雜以生蔬進之,悟者速以藥解。不尔,半日輒死。山羊食其苗,即肥而大,亦如鼠食巴豆,其大如■〈犭屯〉,盖物類有相伏也。

  吉利草,其莖如金釵股,形類石斛,根類芍藥。交廣俚俗多畜蠱毒,惟此草解之,極驗。吳黃武中,江夏李俁以罪徙合浦,始入境,遇毒,其奴吉利者,偶得是草,與俁服,遂解。吉利即遁去,不知所之。俁因此濟人,不知其数,遂以吉利為名。豈李俁者,徙非其罪,或俁自有隱德,神明啟吉利者救之耶?

  良耀草,枝葉如麻黃。秋結子,如小粟,煨食之,解毒,功用亞於吉利。始者有得是藥者,梁氏之子耀,亦以為名,梁轉為良尔。花白,似牛李,出高凉。

  蕙草,一名薰草。葉如麻,兩兩相對,氣如蘼芜,可以止癘。出南海。

  凡草木之華者,春華者冬秀,夏華者春秀,秋華者夏秀,冬華者秋秀。其華竟岁。故婦女之首,四時未嘗无華也。
 


卷中
  木類

  ○木類

  楓人,五嶺之間多楓木,岁久則生瘤癭,一夕遇暴雷驟雨,其樹贅暗長三五尺,謂之楓人。越巫取之作術,有通神之驗。取之不以法,則能化去。

  楓香,樹似白楊,葉圓而歧分,有脂而香。其子大如鴨卵,二月華發,乃著实。八九月熟,曝乾可燒。惟九真郡有之。

  薰陸香,出大秦。在海边,有大樹,枝葉正如古松。生於沙中,盛夏,樹膠流出沙上,方採之。

  榕樹,南海、桂林多植之。葉如木麻,实如冬青,樹幹拳曲,是不可以為器也。其本棱理而深,是不可以為材也。燒之无焰,是不可以為薪也。以其不材,故能久而无傷。其蔭十畝,故人以為息焉。而又枝條既繁,葉又茂細,軟條如藤,垂下漸漸及地,藤梢入土,便生根節,或一大株,有根四五處,而橫枝及鄰樹,即連理。南人以為常,不謂之瑞木。

  益智子,如筆毫,長七八分,二月花,色若蓮,著实,五六月熟。味辛,雜五味中,芬芳。亦可鹽曝。出交趾、合浦。建安八年,交州刺史張津,嘗以益智子粽餉魏武帝。

  桂出合浦,生必以高山之巔,冬夏常青。其類自為林,間无雜樹。交趾置桂園,桂有三種:葉如柏葉,皮赤者,為丹桂;葉似柿葉者,為菌桂;其葉似枇杷葉者,為牡桂。《三輔黃圖》曰:甘泉宮南有昆明池,池中有靈波殿,以桂為柱,風來自香。

  朱槿花,莖葉皆如桑,葉光而厚,樹高止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若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数百朵,朝開暮落。插枝即活。出高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指甲花,其樹高五六尺,枝條柔弱,葉如嫩榆。與耶悉茗、末利花皆雪白,而香不相上下。亦胡人自大秦国移植於南海。而此花極繁細,才如半米粒許。彼人多折置襟袖間,盖資其芬馥尔。一名散沫花。

  蜜香,沉香,鷄骨香,黃熟香,棧香,青桂香,馬蹄香,鷄舌香。案此八物,同出於一樹也。交趾有蜜香樹,幹似柜柳,其花白而繁,其葉如橘。欲取香,伐之經年,其根幹枝節,各有別色也。木心與節堅黑,沉水者,為沉香;與水面平者,為鷄骨香;其根,為黃熟香;其幹,為棧香;細枝緊实未爛者,為青桂香;其根節輕而大者,為馬蹄香;其花不香,成实乃香,為鷄舌香。珍異之木也。

  桄榔,樹似栟櫚实,其皮可作綆,得水則柔韌,胡人以此聯木為舟。皮中有屑如麵,多者至数斛,食之與常麵无異。木性如竹,紫黑色,有紋理,工人解之,以製弈枰。出九真、交趾。

  訶梨勒,樹似木梡。花白,子形如橄欖。六路,皮肉相著,可作飲,変白髭髮令黑。出九真。

  蘇枋,樹類槐花。黑子。出九真。南人以染絳,漬以大庾之水,則色愈深。

  水松,葉如檜而細長,出南海。土產眾香,而此木不大香,故彼人无佩服者,嶺北人極愛之,然其香殊勝在南方時。植物,无情者也,不香於彼而香於此,豈屈於不知己而伸於知己者歟?物理之难穷如此。

  刺桐,其木為林。三月三時,布葉繁密,後有花赤色,間生葉間,旁照他物,皆朱殷。然三五房凋,則三五復發,如是者竟岁。九真有之。

  棹樹,幹葉俱似椿,以其葉鬻汁漬果,呼為棹汁。若以棹汁雜彘肉食者,即時為雷震死。棹出高凉郡。

  杉,一名披煔。合浦東二百里,有杉一樹,汉安帝永初五年春,葉落,隨風飄入洛陽城。其葉大常杉数十倍,術士廉盛曰:合浦東杉葉也。此休徵當出王者。帝遣使驗之,信然。乃以千人伐樹,役夫多死者。其後三百人坐断株上食,过足相容,至今犹存。

  荊,寧浦有三種:金荊可作枕,紫荊堪作床,白荊堪作履。與他處牡荊蔓荊全異。又彼境有杜荊,指病自愈。節不相當者,月暈時刻之,與病人身齊等,置床下,雖危困亦愈。

  紫藤,葉細長,莖如竹根,極堅实,重重有皮。花白子黑,置酒中,历二三十年亦不腐敗。其甚截置煙炱中,經時成紫香,可以降神。

  榼藤,依樹蔓生,如通草藤也。其子紫黑色,一名象豆,三年方熟。其殼貯藥,历年不坏。生南海。解諸藥毒。

  蜜香紙,以蜜香樹皮葉作之。微褐色,有紋如魚子,極香而堅韌。水漬之,不潰爛。泰康五年,大秦献三萬幅,常以萬幅賜鎮南大將軍當陽侯杜預,令寫所撰《春秋釋例》及經傳集解以進。未至而預卒,詔賜其家,令上之。

  抱香履,抱木生於水松之旁,若寄生。然極柔弱,不勝刀鋸。乘濕時刳而為履,易如削瓜。既乾,則韌不可理也。履雖猥大,而輕者若通脫木,風至則隨飄而動,夏月納之,可御蒸濕之氣。出扶南、大秦諸国。泰康六年,扶南貢百雙,帝深叹異,然哂其製作之陋,但置諸外府,以備方物而已。按東方朔《瑣語》曰:木履起於晉文公時,介之推逃祿自隱,抱樹而死。公抚木哀叹,遂以為履。每怀從亡之功,輒俯視其履曰:悲乎足下!足下之称,亦自此始也。
 


卷下
  果類

  竹類

  ○果類

  檳榔樹,高十餘杖,皮似青桐,節如桂竹,下本不大,上枝不小,調直亭亭,千萬若一。森秀无柯,端頂有葉。葉似甘蕉,條派開破,仰望眇眇,如插叢蕉於竹杪。風至獨動,似舉羽扇之掃天。葉下繫数房,房綴数十实,实大如桃李,天生棘重累其下,所以御衛其实也。味苦澀,剖其皮,鬻其膚,熟如貫之,堅如乾棗。以扶留藤古賁灰並食,則滑美下氣消穀。出林邑。彼人以為貴,婚族客必先進,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一名賓門藥餞。

  荔枝樹,高五六丈餘,如桂樹,綠葉蓬蓬,冬夏榮茂。青華朱实,实大如鷄子。核黃黑似熟蓮,实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酢者,至日將中,翕然俱赤,則可食也。一樹下子百斛。《三輔黃圖》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宮。扶荔者,以荔枝得名也。自交趾移植百株於庭,无一生者,連年移植不息。後数岁,偶一株稍茂,然終无華实,帝亦珍惜之。一旦忽萎死,守吏坐誅死者数十,遂不復茂矣。其实則岁貢焉,郵傳者疲斃於道,極為生民之患。

  椰樹,葉如栟櫚,高六七丈,无枝條。其实大如寒瓜,外有粗皮,次有殼,圓而且堅。剖之有白膚,厚半寸,味似胡桃,而極肥美。有漿,飲之得醉。俗謂之越王頭,云昔林邑王與越王有故怨,遣俠客刺得其首,懸之於樹,俄化為椰子。林邑王憤之,命剖以為飲器,南人至今效之。當刺時,越王大醉,故其漿犹如酒。

  楊梅,其子如彈丸,正赤。五月中熟,熟時似梅,其味甜酸。陸賈《南越行紀》曰:羅浮山頂有胡楊梅,山桃繞其際,海人時登採拾,止得於上飽啖,不得持下。東方朔《林邑記》曰:林邑山楊梅,其大如杯碗,青時極酸,既紅味如崖蜜,以釀酒,號梅香酎。非貴人重客,不得飲之。

  橘,白華赤实,皮馨香,有美味。自汉武帝,交趾有橘官長一人,秩二百石,主貢御橘。吳黃武中,交趾太守士燮,献橘十七实同一蒂,以為瑞異,群臣畢賀。

  柑及橘之属,滋味甘美特異者也。有黃者,有赬者,赬者謂之壺柑。交趾人以席囊貯蟻,鬻於市者,其窠如薄絮,囊皆連枝葉,蟻在其中,並窠而賣。蟻赤黃色,大於常蟻。南方柑樹,若无此蟻,則其实皆為群蠹所傷,无復一完者矣。今華林園有柑二株,遇結实,上命群臣宴飲於旁,摘而分賜焉。

  橄欖樹,身聳,枝皆高数丈。其子深秋方熟,味雖苦澀,咀之芬馥,勝含鷄骨香。吳時岁貢,以賜近侍。本朝自泰康後亦如之。

  龍眼樹,如荔枝,但枝葉稍小。殼青黃色,形圓如彈丸,核如木梡子而不堅。肉白而帶漿,其甘如蜜,一朵五六十顆,作穗如莆萄然。荔枝过即龍眼熟,故謂之荔枝奴,言常隨其後也。《東覌汉記》曰:單于來朝,賜橙、橘、龍眼、荔枝。魏文帝詔群臣曰:南方果之珍異者,有龍眼、荔枝,令岁貢焉。出九真、交趾。

  海棗樹,身无閑枝,直聳三四十丈,樹頂四面共生十餘枝,葉如栟櫚。五年一实,实甚大,如杯碗。核兩頭不尖,雙卷而圓。其味極甘美。安邑御棗,无以加也。泰康五年,林邑献百枚。昔李少君謂汉武帝曰:臣嘗遊海上,見安期生食臣棗,大如瓜,非誕說也。

  千岁子,有藤蔓出土,子在根下,鬚綠色,交加如織。其子一苞恒二百餘顆,皮殼青黃色,殼中有肉如栗,味亦如之。乾者殼肉相離,撼之有声,似肉豆蔻。出交趾。

  五斂子,大如木瓜。黃色,皮肉脆軟,味極酸。上有五棱,如刻出。南人呼棱為斂,故以為名。以蜜漬之,甘酢而美。出南海。

  鉤緣子,形如瓜,皮似橙而金色,胡人重之。極芬香,肉甚厚白,如蘆菔。女工競雕鏤花鳥,漬以蜂蜜,點燕檀巧麗妙絕,无與為比。泰康五年,大秦貢十缶,帝以三缶賜王愷,助其珍味,誇示於石崇。

  海梧子,樹似梧桐,色白,葉似青桐,有子如大栗,肥甘可食。出林邑。

  海松子,樹與中国松同,但結实絕大,形如小栗,三角,肥甘香美,亦樽俎間佳果也。出林邑。

  庵摩勒,樹葉細,似合昏花。黃实似李,青黃色,核圓作六七棱,食之先苦後甘。術士以変白鬚髮,有驗。出九真。

  石栗,樹與栗同,但生於山石罅間。花開三年方結实。其殼厚而肉少,其味似胡桃人。熟時或為群鸚鵡至,啄食略尽,故彼人極珍貴之。出日南。

  人面子,樹似含桃,結子如桃实。无味,其核正如人面,故以為名。以蜜漬之,稍可食。以其核可玩,於席間飣餖御客。出南海。

  ○竹類

  云丘竹,一節為船出扶南。然今交廣有竹,節長二丈,其圍一二丈者,往往有之。

  ■〈⺮思〉簩竹,皮薄而空多,大者徑不过二寸。皮粗澀,以鎊犀象,利勝於鉄。出大秦。

  石林竹,似桂竹,勁而利,削為刀,割象皮如切芋。出九真、交趾。

  思摩竹,如竹木,而筍生其節。筍既成竹,春而筍復生節焉。交廣所在有之。

  簞竹,葉疏而大,一節相去六七尺,出九真。彼人取嫩者磓浸紡績為布,謂之竹疏布。

  越王竹,根生石上,若細荻,高尺餘,南海有之。南人愛其青色,用為酒筹,云越王棄餘筭而生竹。

  上一条:佛国记  ()
  下一条:洛阳名园记  ()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