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学刊 >>《背景》第十六期
斜雨飞丝濡我情——忆大足石窟春秋之行………………………舒婷
作者:舒婷 发布时间:2010/4/27 点击次数:1541 字体【


斜雨飞丝濡我情——忆大足石窟春秋之行

    4月的大佛湾,雨是薄荷绿,且若即若离,比烟稍浓了,比雾又略淡了,间尔受渗漏的阳光所点拨,像调酒师那样晃出五光十色的霓红。十月的大佛湾,林木依然葱茏,草色并不金黄。雨针绣够叶面那些釉彩,坡边那些菊蕊蝶须,牵出一粒缀一粒的鸟鸣,让它们滚动着跌下峡谷,溅起谷底嗖嗖的溪声。
    名闻遐迩的大足宝顶石窟就在这里的峭壁上,刚刚被联合国审核通过为“人类世界文化遗产”。
  大佛湾在宝顶山的怀抱里,宝顶山在众山拱卫,峰回路转,丛林叠翠的大足县境内。从重庆出发,沿新开辟的高速公路,不及打个盹儿,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大足县。
    春也来,秋也来,两次到大足,牵肠挂肚的都是宝顶山的佛光,以至没看清县城是什么样子。只记得宾馆不错,虽然床单和被套无可奈何的潮,却是干净的。如果不失眠,就梦见在雾气氤氲的地穴里寻宝,很焦急,因为捡到的佛雕小金币,捧在手心立刻融化成水。县里有个小歌舞团,自编自导一台极富本地色彩的民间歌舞,总有外来观众一边抚着拍红的手掌,一边难以置信发问:“这些娃娃们真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吗?”
    重庆姑娘的美丽是全国人民公认的,在这个基础上,大足姑娘更加得天独厚。常年纯净润腻的空气,不仅明目养颜(于是她们个个眉是青山黛眼是春波横呀),而且天然保湿(于是她们肤如凝脂,藕节般的臂膀勾魂摄魄)。她们柔若无骨,传情的指尖、颤动的腰肢和绽放的纤足,活脱脱是从石窟壁上,款款步下的“媚态观音”。
  宝顶石窟里最多的就是美不胜收的观音像,居然有两百多尊。其中“数珠手观音”的雕像极为女性化,衣袂飘展,眉目含羞,若有所思,如此风情万种,因而昵称“媚态观音”(对菩萨简直大不恭敬呢)。最令人叹为观止的当是千手观音,也有个冗长的封号叫“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这尊开凿于晚唐的佛像背后,手臂密密麻麻像孔雀开屏似的,无穷无尽伸展开去。葡萄手、自佛手、杨柳枝手等等,有一千只以上,而且形态决不重复(导游说的,不信可以数数。我们忙不迭点头。即使有时间,只怕数不过来呢)。每一只手心都有一只眼睛,寓意法力无边广施善缘,大概还洞察秋毫,不被坏人利用吧?
  我最喜欢的是水月观音,造型富于动感还颇有人情味,右腿跷于石座,手拈天衣一角,裸臂上的肘带临风飞扬,左脚轻触莲花,作戏水状。女儿态十足,略加三分淘气。“观音水边坐,静观水中月”,佛龛的门楣和门柱上,镌有波纹恍恍涟漪阵阵。想象晴好的夜里,月色当徘徊不去。
  一直以为,水是大佛湾的灵气所在,半山雨霁半山雾岚,却也不缺湿漉漉的阳光四处漂染。谷底浅流从不干涸也不暴涨,曾有人提议拦溪为湖,规划旅游风景,因其砂岩质地不能贮水而作罢。造物神奇,终于护住这一方静土,容不得俗人扰了众菩萨的清修。
  丁冬不绝的水声,在编为29号的“圆觉道场”里,是如磐如弦的背景音乐。整个洞窟从石壁掘进,南道狭如瓶颈,洞里却颇为宽敞阴凉。其布局、结构和混合的雕刻技巧,都经过缜密的总体设计。正壁并列3身佛像,左右两壁分立12尊圆觉菩萨,背向洞口低头合掌跪于台上的问法菩萨,以及石壁上的浮雕祥云瑞雾、奇峰怪石、紫竹菩提、飞禽走兽,均由窟门上方凿开的长方形天窗,所投射进来的柔柔自然光,一一照明。终于看清泉水从窟顶蟠龙的口中淅沥滴下,右壁有一位托钵老僧,接住龙涎,再经暗沟不露痕迹地排出。
  祥和、神谧、景仰,与水声共鸣着。
  肆意恣横的泉水在大佛湾,被巧妙地引入“牧牛图”里,让憨态可掬的牛犊仰颈渴饮不停;在“九龙灌顶图”里,原本飞溅的瀑流被疏导成巨龙口中的喷泉,沐浴着龙嘴下的释迦太子全身,飘飘洒洒注入金刚台下的半圆形水池,经池底的水沟流走。天衣无缝的画面设计,既形象地诠释了佛典,又艺术地创造了一处园林景观。
  大佛湾的龛龛窟窟多如蜂房,现行的编号竟有290号。别人看到的多是造像的精美、雕刻的细腻,以及源远流长的佛传经典;而我眼里、耳里、心里,全是水的无微不至,水的流畅活泼,水的动中寓静,血脉一样滋润着石头的故事,一洞一窟骤地生气勃勃起来。
  如此被水魂蛊惑着,常游离众人之外。幸亏导游吴大小姐独具魅力,屡屡把我唤醒。我的近视眼总是盯着她的胸牌,马马虎虎把她叫做‘吴戈’,“吴戈’小姐想我一定读书不多,便更耐心向我讲解。她是一级导游,妖媚得像一尊走动的“数珠手观音”。她的明眸皓齿,她的杨柳手势,比她字正腔圆的解说更吸引听众,尤其我们中的一群男作家。
  宝顶山仅是大足石窟的代表作,其他还有南山、七拱桥、千佛崖等大小石窟近百处,造像5万余尊,非一朝一日可以翻阅到底的。对比信息时代里的文化泡沫与过眼烟云,这样一部深邃的民间艺术宝典,珍藏在大足县的崇山峻岭之中,不愧是人类文化的永恒遗产。
  南山古朴的木廊里,主人照例备好笔砚,铺开宣纸,请赋诗题字,美称“墨宝”。诗人高洪波果然不孚众望,七步不到即成绝句;另有津门张雪杉,端的泼墨成章,立等可取;于是诸君挽袖抿襟,笔走龙蛇,才思勃发以至欲罢不成。我在闪右躲,恨不得站到观音旁边,立地化做一尊怔忡的石头女侍。
  惶急间,有人点到我的名字,要我为石窟即兴留诗。我双手抱头,正欲夺路鼠窜,忽听周副县长金口解围:“不要为难她了,我相信她不可能写应景诗的。’我佛慈悲啊!阿弥陀佛!
  不论走到哪里,毛笔题字总是我的一大劫,是所有美景佳肴的潜在威胁。唯有在大足县,因了周父母官的善解人意,我虽半饥着肚子,却好生快活自在。倒不是大足没有好菜好饭,餐餐满桌青红紫白,盘碟相加有如叠罗汉,只是样样极辣。涕泪泗流地求要一碗清汤面,立刻送上一大脸盆。问:怎么还是辣的?答:锅是辣的。
  伸出舌头,抿抿南山的零丁雨,不辣,却是一股橘香。

  上一条:•身在自然•  ()
  下一条:鼓城红叶……………………………………………………………金翔  (叶金翔)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