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学刊 >>《背景》第五期
锦瑟年华书与度……………………………………………………王鹤
作者:王鹤 发布时间:2007/8/3 点击次数:2165 字体【

 

锦瑟年华书与度

  天地如序,懵懂的少年在川流不息的时光中黯然泅渡。韶光奔离,尝嗟怨岁月空无。回首前尘,却暗自庆幸那些书山跋涉的时光。岁月在指间在书页上滑过,那些深深迷恋过的历史文学哲学,曾共我,在孤寂的阅读中细数一弦一柱的怅然年华。

  历史:千年一梦

  “两脚踏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最难释怀的便是那份历史的缱绻。史海无涯,幸而有书。持卷观史,叹千古兴亡,究古今之变。生命的激情便在这纵横的时空中神采飞扬!
  翰墨书简,续扬着悠悠历史。丝帛纸卷,承载了泱泱文明。三坟五典,史传春秋。卷帙浩繁的史乘中我且撷一瓢饮,五千年的故国旧梦,八千里的大地山河,便在这柔柔软软的纸页间挺立起一帧壮丽的华夏图腾!
  历史不只是太史公们的臧否,更是稗官野史的钩沉;历史不只是治乱兴亡的纪略,更是史家深邃的人文思辨;历史不只是帝王将相的风流,更是黎民黔首的疾苦;历史不只是盛世王朝的煊赫,更有山河破碎的悲戚;历史不只是长袖善舞的美人名士,更是生灵涂炭的天下苍生……
  日月经天犹如是,江河行地犹如是。历史注定是博大而孤独的,所以史宜夜读。一盏孤灯一卷书,盈盈史韵中浮续着千年文明的一脉心香。《史记》中至请至性的快意人生,魏晋名士的翩翩风采,青莲居士的锦绣文章都氤氲在苍茫夜色中守望千年。读史是一种多重的生命体验,一种时间空间和心理上的远游。宋元的唏嘘感慨,明清的缱绻悲愤……五千年的沧海桑田在胸中吐纳,生命在这厚重的历史积淀中变的深沉厚重。
  在阅读中与那些旷远的灵魂对晤,在历史中找寻现实的镜鉴,读史是一种奇妙的旅程穿越历史的天空仿佛跌入一枕青衫书剑式的旧梦里,一梦千年……

  哲学: 思考的芦苇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尼采如是说。可是人若放弃思考,上帝恐怕就要哭泣了
  先哲说人不过是一根芦苇。芦苇是不知道快乐的,当她快乐,因为她开始思考。小时侯看到一本启蒙的小册子让我混沌的心灵真正感受到了思考的魅力。清楚的记得那本叫做《名哲言行录》的书把我带到雅典街头,遇见喃喃自语的苏格拉底,读到塔列斯的名言“人啊,认识你自己!”睿智的异域哲思让我心驰神往,触动了我这株小小芦苇最初的快乐。
  后来渐渐喜欢上先秦文化,先秦是个哲学鼎盛的黄金时代,百家争鸣的社会氛围催生了一批旷世的哲人,奠定了中国哲学思考的基本格局。后世哲人辈出,却再无人能出其右!
  读史是镜鉴别人,哲学却是人类对自身的一种自省。哲学就是怀着一种乡愁的冲动寻找人类的精神家园。为处于永恒困扰的芸芸众生建立起一座精神坐标。在这个没有了英雄与神话,没有了诗人与梦想的时代,哲学还在不停寻找,寻找人类丢失的美好。
  智慧面对无知所感到的是巨大的悲悯和孤寂。所以读哲学并不轻松。时常捧一本厚厚的大部头艰涩的阅读,在先哲的只言片语中寻找智慧,在精神的高地撷取片片云朵,擦拭我浮躁琐碎的灵魂。
  世事纷扰,人何以堪?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惟有哲学,这个人类精神指向,引领着世人冲出蒙昧的藩篱。阅读,成全了一株芦苇的幸福。

  文学: 浮世绘

  大千世界,光怪陆离。人生海海,悲欢离合。文学是一方舞台,历史在这个舞台上浓墨重彩。文学是一面镜子,人生在这面镜子里嬉笑怒骂。
  但凡读过《红楼梦》的人无不为其博大精深而折服,正如书中所言“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文学在浮华世间牢笼百态,描摹炎凉事态,写意悲喜人生。文学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窗外别有洞天!
  文学是一个时代精神的发现者与塑造者。翻开一本书,便走进了一个时代,开启了一个世界。每部文学作品背后都有一颗孤寂而桀骜的灵魂,用深邃的眸子审视世间悲喜。每个作者都是一个麦田守望者,守望生命的挚诚。
  曾一度把文学当作茶余饭后的消遣,冬日火炉旁的一卷诗,午后慵懒的一场白日梦而已,漫无目的的阅读中却发现了缪斯女神的神奇:她使孤独的人为自己的痛楚找到了名字和定义,她使孤立的个体产生温暖的归属感。文学是一幅精彩纷呈的浮世绘。更是对个体生命意识形态未曾止息的人文关怀。
  读史使人决策明知,哲学让人思想深刻,文学令人生命更加丰富。
  浮躁的时代众生喧嚣,读书离我们越来越远,曾几何时被低俗的文化垃圾牵住视线,曾几何时,被虚拟的网络网住身心。再回到已生尘的书桌前,嗅着久违的书香,潜心读书,是一种迷失后的回归,更是一种文化的吸引。

  上一条:生命是用来挥霍的…………………………………………………池莉  (池莉)
  下一条:海滨文讯………………………………………………《背景》编辑部  (《背景》编辑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