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院学刊 >>《背景》第四期
春天的万松浦之旅…………………………………………………苍鹭
作者:苍鹭 发布时间:2007/4/26 点击次数:929 字体【


春天的万松浦之旅


    谷雨的麦子扬花灌浆之前,我在春天里开始了一次万松浦之旅。裹着晨曦,离开蜗居已久的城镇,我的思绪流淌在一种迷惘之中。汽车窗外的雾霭渐渐明亮起来,一轮朝阳正穿过黎明鲜红的翅膀朝我的渴望迎来。微风静静地吹着麦子拔节的原野,道路两旁的白杨树高耸遥遥天际。我看到一条河流拐弯的地方有几只水鸟正在苇草边觅食,它们的影子给朝霞的水彩印在了浅水中。于是岁月上裸露的沙滩被我的眼睛渐渐收拢在远去的视野里。一次短暂的出走与漂泊,远方之远的孤独在哪里?穿过河流两岸苹果树花朵盛开的春光,大地的一座座远山开始呈现出一幅幅丹青的写意。我的灵魂在北方的树木上进入了一种漫游,我想知道那些青山的轮廓来自哪一个地质年代岩石的结构。当黄昏的鸟鸣被夕阳镌刻在松林的时候,我抵达了心中向往已久的远在大海之滨的万松浦家园。
    入夜之后,一弯漂浮的新月吻在万松浦书院以西万亩松林的树梢上,它的光晕散发着朦胧的诗意,这样的意境让我想起辽阔的乌苏里江流域林莽上的原始森林。我在书院的树丛中呼吸着松脂的香气,倾听着昆虫之曲和远处传来的大海的涛声。不时有夜鸟从松林中惊起向更远处的松林飞去,它们的身影被那轮天空中悬挂的新月凝固在一丛丛浓厚的夜色里了,我该向哪里寻找一盏盏生命的星光呢?在这个脉涌着地气的万松浦松针之夜,我的心灵充满了空旷的静谧。
    早晨是在一声声喜鹊的鸣叫中醒来的,我在书院的草地上徘徊着,阳光很灿烂。书院中的一棵白杨树进入了我双眸中的视线 ,它立在书院主楼西边的一道古河堤,它的主干纹路粗燥,走近看;树身的细部有几处昔日岁月留下的伤痕。但三枝年轻的分杈上的叶子茂盛又浓绿,它为什么孤独地站在这里?也许那些成才的白杨树全被一个时代砍伐了。也许是砍伐时一个善良的人动了侧隐之心,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年代都有一些令我们无法忘怀的好人。是白杨树丑陋的躯干挽救了它自己的一棵生命,使它在这个喧嚣的时代的一隅仍然守望着最后的万松浦。
    在万松浦书院主楼与万松浦图书馆之间的草坪里有一座鲁迅先生的雕像,先生的目光和表情庄严而凝重,他面朝南方,向着他故乡遥远的天空沉思着。让我想起先生的《秋夜》一文中的开头“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那种语言的意境和先生深邃的思索,也许只有雕塑与木刻才能呈现出先生的品格气节与魅力。鲁迅先生这座雕像的存在,应该代表着万松浦书院文化精神的一种走向,他是万松浦书院的灵魂和我们民族之躯上的一座闪亮的灯塔。先生对那个时代的批判和战斗精神是惟一的,也是永远的。在眼下的这个物化时代,先生的人格与思想仍具有其非常重要的意义。
    书院主楼的走廊优雅纯静,有很多幅名人画像和书法摄影作品,透着一股浓郁的书墨气息。在美妙而愉悦的欣赏中,一幅题为《母亲》的作品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在这幅画前停留下来。《母亲》呈现着一颗夕阳汁液流淌的色彩,画面的金黄里融合了一种猩红的调子,把一位年迈母亲的身躯镶嵌在大地麦田收割后的裸露之中。那些被收割后的麦茬正齐唰唰地射向辽阔的天空;母亲蹲在地上拾着麦穗,她的身旁有一只紫穗槐编织的篮子,母亲的眼神盯在麦茬地,她的面部表情虔诚。她在拾穗她生命中最后的岁月与灵魂。母亲拾穗的情景此刻变成了大爱无言的一篮金子,一种大地的精神。她的心中此刻一定充满了老年的喜悦和祈祷,看了让我的灵魂颤栗和感动。
    万松浦向北不远就是大海,从一座码头坐船到桑岛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桑岛周围碧绿的海水宛如一块翠玉,我的眼睛在船的航线上雕刻着大海的浪花。于是,很快桑岛的黑礁岩便在海鸥的游弋中进入了我心中的盘旋。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黑礁岩,它的结构布满了细密的点状地质图案,不时可以看到一些海鸟在礁石上遗留的粪迹。在把黑礁岩推还给大海中远航的船帆之后,我来到桑岛一排排海草房的民俗里,这些拙朴的民居建筑凝聚了胶东半岛海上渔民多少代人的智慧和愿望?在一栋海草房门廊一幅福满园的字牌下,我留下了一帧自己的影像。越过桑岛的海草房,我走入了桑岛背后一大片看不到边的洋槐树林。虽然春季的物候早已骑在谷雨的节令上,桑岛的天气依然寒冷。洋槐树林的叶芽刚刚抽出一些嫩黄的颜色,看上去给人一幅北方粗狂版画的感觉,树木的图像正在木刻天空里几团漂零的白云。我向洋槐树林深处漫游着,当树林接近北面大海边的时候,突然有两只海鸟从树下的荻草中飞向了大海;它们翅膀的剪影使海上孤寂的天空一片幽蓝。过了一些时候,不远处洋槐树林中又传来一声声咕咕咕的鸟鸣,我放眼望去,在几棵洋槐树的枝头,原来有三只戴胜鸟在鸣叫,它们每叫一声就点动一下头部,戴胜鸟头上绚丽的扇形冠羽非常迷人。
    当正午的太阳打开一面大海的牧场,把它的金币撒在了大海的船帆上。海风吹着海滩上裸露的贝壳;海水散发着潮湿的咸腥味;海浪的白蔷薇拍打着海岸线上的水藻和漫长的岁月,于是渔船便驶向了渔民一生劳作的海流中。我是一个穿行于时间之河的过客,返回是必须的,因为在桑岛一群鸥鸟的告别里,我带回了十二只口含月光的贝壳。我的心记住了贝壳的图案和黑礁石的纹理,十二只诞生过寓言的贝壳将在我的书房中永远保存着我对大海的一种怀念。

 

  上一条:做客万松浦·  ()
  下一条:海滨文讯………………………………………………《背景》编辑部  (《背景》编辑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