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新人奖·诗歌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第十一届 文学新人奖新人奖·诗歌区 → [原创]【第十二届万松浦文学奖征文】彭三县的诗(组诗)

您是本帖的第 172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第十二届万松浦文学奖征文】彭三县的诗(组诗)
彭三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小飞侠
文章:1690[查看]
积分:13040
注册:2017年3月24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彭三县

发贴心情
[原创]【第十二届万松浦文学奖征文】彭三县的诗(组诗)
【第十二届万松浦文学奖征文】彭三县的诗(组诗)

苔衣
文/彭三县

金字塔上的冬雪,被春云篡位
于是尘世的桃花开了

此时落日像落红
把天幕呜咽成河

不随波逐流的我
像一块缄默的石头

独自守着内心
固有的淡定和清贫

即使被时间的洪水淘过
至死也要抓住两岸故土情

看我身上的苔衣
又长出一寸的翠绿


归途
文/彭三县

君临天下的,霸气之鹰,衍生闪电、雷鸣和风雨
它把钥匙扛在肩上,举翅就能打开天空

听,长唳一声,天外天,仿佛它要力换万物
落日、骏马和皓月,只是它心灵影子的投射

它背负着苍穹翱翔,长喙上钓着地平线
它在取长途和遥远,它是世俗的叛逆者

归途,只是它为自己,在路上制造的风暴
背着行囊出深山的人,在黑夜消失之前

他必须虔诚地,接受鹰的纹身和灌顶
灵魂的图腾,血液在燃烧。称霸者永远没有归途


我的雕刻刀和农民工结成亲眷
文/彭三县

我心中有一把雕刻刀,和你们结成亲眷
惟有真情能释解:你们厚厚的脊梁
是汗水、滑囊液和血制成的磨刀石
今夜,我心灵的工棚邀请你们来住宿啊

磨刀霍霍。你们脊背上突兀重叠的瘢痕
被锋利一个接一个地一路磨平,再磨
磨着磨着,就磨出你们骨骼断裂的脆响

如春雷声声。划过大都市阴霾的天空
不知伤痛和呻吟的雨,恰在这个时候
裹着你们入梦乡,把沾满灰尘的呼吸
送给望月的妻儿,灯笼和篱笆更红了

啊,我的雕刻刀,再锋利再温柔再有神
也刻不出你们,这惯于满足的幸福
我只好在一张宣纸上刻下对你们的赞美


我遇见一个豢养一头麻雀的人
文/彭三县

豢养一头麻雀的人,叽叽又喳喳
把你门里的黑,叫成天下的白
叫成忍不住的饥饿,敲叩
那些市侩的门。这绝非危言耸听

台阶高入云端,正襟危坐的门
即使叫开了。你也得不到
一粒被门缝挤碎了的半星芝麻

天又黑了。叽喳声仍是洋洋盈耳
是诉求应得的食物,和一种真相
最后,你彻底:与自己妥协
让它们啄食你的眼泪
和你眼睛里面,那些暴毙的灰烬

好在你藏起了那该忍住的一滴泪
此时,放大,如一镰弯月
裹着夜色和凉意,挂在你
紧紧抿住的唇边,迟迟不肯落下

还是把泪落下吧,豢养麻雀的人
你比芝麻还小的事,让我的心门
敞开,为你释怀。你即使有泪
也该弹劾我这不敢见天光的灵魂


黑豆,黑色的汗珠子
文/彭三县

早起,我打混合豆粉的时候
突然,从粉碎机里跳出一粒黑豆
说不清什么念头
我剥开它的豆衣
——黄仁,金黄金黄的

我心头一颤
想到了挖煤矿工身上黑色的汗珠子
我说它们一定也想脱去外衣
与太阳比一比热能和颜色

再回到原来
黑豆的模样

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们
记住粒粒皆辛苦
是家训也是修行
伴我渡


一面镜子
文/彭三县

一面镜子
对我一面幻海
我时常梦游其中探望亲人

不敢照镜啊
醒来的时候我浑身潮湿
海浪仍在拍岸
海风更加咸涩
我成了怀思的泪人
并对自己说——

爹娘在大海边淘盐
一条船,载时光
一瓢饮,望乡月
日子过得老道
过掉是白发
又长出的是海盐

咸得我海潮撞击咽喉
有很多话儿
说不出来

一场清明雨
从前天下到今天
淅淅沥沥
下得我的民间
都是泪人

360度的礼物
文/彭三县

一斤月饼我没吃,两斤烧酒我没沾
这是小时候串亲戚拎的礼物
放下了。它会跑又会转
像左右手一转,亲情热度360
最终归属于自己

当下我出手的礼物
回不回来,就是那回事
——它挂在天空
是月亮,也是月饼,它豢养砾石

砾石就是酒色。我呷一口
被硌的牙齿和我一起
苦笑出一滴泪。就像此时
中秋之夜,落下的雨
真凉啊

真凉的雨,让我想起
归雁的翅羽扇出的农谚
八月秋高,毛豆烧烧
粒粒熟透。送给伙伴的她
——她穿着红布裙
正在向我闪着一双黑眼睛


一张木椅子
文/彭三县

只能容纳一个人就坐的木椅子
我保洁它时是空着的
它三缄其口,好像有发霉味道
是它旷世的沉默

我想让它晒晒太阳
它不干。必竟它对我是空着的
我也不敢正襟危坐
也许我的心脏
位于纵膈偏右边的位置

在座位与位置之间
这张木椅子是闲不住的
送走灰尘,迎来尘埃。迎来我
和一些人
总是紧紧盯着它的空缺

有一天。背着没人的时候
昏暗的灯光下,我尝试坐过它
它不接受我灵魂之所在
只接受大腹便便的肉体
那一刻
我也很人物啊。我靠着椅背

把自由还给了跷起的二郎腿
多么美妙人生啊
我气血平衡不想离这个位置

木椅子,木椅子,请你接受我吧
其实我的心脏是红的,在左边
是属紫檀木的,生来就叫“红木”

鹿鸣
文/彭三县

昨天的病魔让我戴上它的假面具
我像戴着沉重的枷锁啊
必须得穿过那时光的雨帘和人流

找医院就是找熟人找亲人
最终找到的还是自已的家

家容我撒娇和哭泣容我不讲理
不像医生要我体重般的银两
比如家让我放下自己
让我看到了健康的裸重的童年

看那时某个下午我发烧感冒了
饮下母亲熬制的姜汤
另加一个童话我又像小鹿一样
跑到夕阳的野花里玩耍去了

不是梦母亲喊吃晚饭的声音
穿过那时的也是此刻的暮色
我一路花香跑到母亲的怀里
呦呦鹿鸣:我没病的病好了

个人简介:
彭三县,男,河南南阳人。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协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官民刊。偶有作品获奖。诗观:精短、新奇、寓意。

通联地址: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农业银行综合管理部(伏牛路18号)/彭三县
电话:13703415572
微信号:jinze1156(是如何)
邮箱:pengsanxian@qq.com
邮编:473000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10/14 15:03:00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