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首 页 | 新 闻 | 万松浦书院 |  文库 | 书院专访 | 书院讲坛 | 书院学刊 |  新书推荐 | 个人专栏 | 徐福
dvbbs

>> 新人奖·诗歌区
万松浦论坛交流区活动·展示区第九届 文学新人奖新人奖·诗歌区 → [原创]新征文:总有花朵在春天重逢(组诗)

您是本帖的第 399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新征文:总有花朵在春天重逢(组诗)
溪有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手上路
文章:5[查看]
积分:206
注册:2013年11月19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溪有源

发贴心情
[原创]新征文:总有花朵在春天重逢(组诗)
总有花朵在春天重逢(组诗)

张型锋

花园里的蚂蚁

它们用触角开门
在清晨的风中,通过露水光明的隧道
并且保持足够的净洁,在内心
勾勒花香的形状

它们顺着脆嫩的茎
在向上的路上,途中那些
关节处生出的叶子,多好的床铺
却难以留宿它们

如果有短暂的逗留
一定是有迷路的花粉,在成年之前
追逐梦里的青果,不小心把自己
耽搁在爱情的路上

这些参加爱心接力的人
会送她们回去,只是其中一些
沉迷于出走,会偷偷溜掉
它们也不追,就像释放了自由

天色暗了下来,采花贼们
假装得多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做
它们口里含着花蜜,不声不响
原路返回



总有花朵在春天重逢

你肯定还会认识她们
这些山茶、连翘、白玉兰
她们在唇上涂抹了春光
在牙齿上安放了闪电
克服了隆冬和炎症
来与你见面
手心里握着香气和花粉
你几乎还要相信
去年的她们,都缩回到
枯枝、地皮里去了
再也出不来
你几乎不敢相信
这些失散一冬的姊妹
又重新站在枝桠上
保持灵魂和肤色如一
她们在风中频频摇手
露出酒窝、吹响口琴
一脸幸福的样子
好像没有经历过小寒、大寒
好像没有期盼过谷雨、惊蛰
好像没有谋划过抗争
酝酿和萌芽



云彩、花儿,她们都叫朵

这些迟早要穿婚纱
要嫁人的婀娜姑娘,她们把自己
飘得那么远,开得那么灿烂
干净,一点心事都没有
好像纯洁就是她们的
护身符,好像芬芳就是
她们的国度

她们起了这么好听的
名字,和她们的模样、气质
一百分相配。我愿意在嗓子里
含着这样的字眼:朵、朵、朵……
并用舌尖轻触它们的光亮
和温润,好像我会因此
不再发黑、木讷

其实,我知道自己
是个老粗,不仅仅是性格和脾气
连手掌里握着的手帕
都是粗糙、词不达意的
缺乏细腻和纹路
但我发自心底喜欢她们
这些叫朵的女郎

我愿意看着她们
飘得更高、更远
我愿意从她们的芬芳里
闻到浅浅的甜,淡淡的咸
我愿意一辈子
做个稻草人,一颗木头的心脏
被雨水浇出苔痕


在春风吹绿蒿草的时候

这些芍药、牡丹
这些在袖口上刺绣
在额头上贴香片的姊妹
她们早就定好了日子
在春风吹绿蒿草的时候
一起跑向山头,呼啦啦、呼啦啦
风口里摔倒一大片,站不起来的
就扎根在半路上,再也不走了
还能赶路的,就拍拍胸口
把裤脚向上卷起一些,再跑
她们不抢下远处的山头
就不肯罢休,就不肯
在月朗星高的晚上
轻轻喘气,相互传递花粉
她们啊不争个第一
就不肯稍稍休息一下
顺便观察四周的险情……
这个重大的疏忽
使得一个叫风的男人
阴谋得逞,他沿路撒下
露水的陷阱,并用丝绸结成网套
绊倒了她们中的一个
这个可怜的泪人儿啊
至今还在他怀里
声声喊痛



个人简介
    张型锋,男,1983年生,山东汶上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青春》、《天津文学》等刊物,入选中国年度儿童文学、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深圳30年新诗选等多种文学选本。曾获中华校园诗歌节大学组一等奖、在南方诗歌奖、深圳青年文学奖等奖项。著有诗集《大地的骨刺》、《黑夜与白马》。现居深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11/30 14:48:00


Copyright ©2000 - 2005 wspqwl.cn